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九十四章 该死

  弘历尚未开口,明玉已是跪下,恨声道:“皇上,那拉瑕月这样害永琏,根本不配为人,求皇上将她赐死!”

  她虽性子温软,但永琏是她的命根子,谁敢动永琏,她绝对不会放过,更不要说她对瑕月早就存有诸多不满。

  弘历低头看了一眼手指上的鲜血,那是在与瑕月有拉扯之际染上的,殷红的鲜血看起来是那么刺目。他暗暗吸了口气,将目光转向凌若,“皇额娘,您认为该如何处置那拉氏。”

  凌若面无表情地道:“正如哲妃所言,那拉氏若有发弱意,不妨留她一条生路,但……她并无悔意。”

  “儿臣明白了。”弘历应了一声,转向犹如孤魂野鬼一般的瑕月,正要开口,阿罗拉住他的袍角,泣声道:“皇上,求求您不要杀主子,不管怎么样,主子都曾救过您的性命,您身为天子,怎么可以恩将仇报!若您一定要有一个人死,奴婢愿意代主子去死,求您放主子一条生路,求求您了。”

  瑕月扶起哭得泣不成声的阿罗,摇头道:“没有用的,阿罗,你就算求上一百遍一千遍也没有用。”

  “一百遍一千遍没用,奴婢就求上一万遍十万遍,奴婢说什么都不能让您死。”说罢,阿罗挣开瑕月,再次跪了下去,不停地朝弘历与凌若磕头,一直磕到皮破血流都不肯停下。

  明玉冷声道:“犯了错就该受罚,没有人可以替她求情!”

  阿罗厉声道:“主子没有犯错,是你们冤枉她。”说到此处,她恨恨地盯着明玉,“身为皇后,却如此糊涂,不辩是非,就算二阿哥这次救回一命,下一次,也会被你害死!”

  明玉脸色铁青地道:“你居然敢咒永琏,想死不成?”

  阿罗豁出去道:“今日我既开口了,就没打算继续活着。这两年主子一心对二阿哥好,可你呢,却处处针对主子,总觉得主子存心不善,却不知道zi一直在被人利用。做人做到你这样,真是可悲至及!”

  阿罗的话句句如针,气得明玉浑身发抖,她自小出身官宦之家,之后又嫁给弘历,一路从亲王嫡福晋到大清的皇后,何曾被人这样斥责过,且还是一个最低等的宫女。

  “放肆!”明玉回过神来后,狠狠一掌掴在阿罗脸上,紧接着是又是一掌,连着掴了二十几掌,直至她zi打累了方才停下,“你是什么身份,居然敢这样与本宫说话?”

  阿罗被掴的两颊红肿,一边嘴角都破了,她都好象没有所觉一样,吃吃地笑道:“都要死了,还有什么不敢的,再说,我说的都是实话。皇后……真是可悲得很!”

  明玉被她气得几乎要发狂,瑕月拉起阿罗厉喝道:“不许再说了,这里没你的事,立刻离开!”

  “奴婢从六岁那年起,就一直陪在主子身边,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主子。”

  瑕月急切地道:“我不需要你陪,走啊,立刻走!”

  “谁都不许走。”凌若冷冷开口道:“既然你这个奴婢如此忠心耿耿,哀家就成全了她。”在瑕月惊惶的神色中,她吩咐道:“来人,将阿罗拖下去,乱棍打死!”

  听到这话,瑕月比她zi被赐死还要紧张害怕,跪下哀求道:“不要,太后不要,求您放过阿罗一条生路,所有事情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与阿罗无关。”

  “那她辱骂皇后一事呢?”凌若冷笑道:“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她没有再给瑕月哀求的机会,径直让宫人将阿罗拉了下去,随即又对杨海,沉声道:“你去监刑,明白哀家的意思吗?”

  杨海飞快看了凌若一眼,低头道:“奴才明白

  “你们一定会后悔!”这是阿罗被拉下去的最后一句话,不多时,远远传来阿罗的哀嚎声,瑕月跪在大殿上一遍又一遍的哀求。

  弘历看着她,眸中闪过一丝不忍之色,出言道:“皇额娘,阿罗……”

  凌若冷然打断他的话,“哀家心里有数,皇帝不必多言。”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阿罗的哀嚎声已经没有了,而瑕月的最后一丝期望也在杨海进来后破灭,“启禀太后,阿罗已经被杖毙!”

  阿罗死了……阿罗死了……

  那一刻,瑕月脑海里只有这几个字,如阿罗所说,从六岁开始,她与阿罗就没有分开过,多少艰难的日子,都是阿罗陪着她熬过来的,她将阿罗当亲人一般看待,突然之间,阿罗就从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不知过了多久,她抬头看向凌若,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阿罗死?你明知道她罪不该死,明知道她说的并没有错,为什么还要她死!”

  凌若冷声道:“只凭她不敬皇后这一点,就该死了!”

  “不是,她不该死!”瑕月疯狂地挥舞着手臂,此刻的她远比刚才zi面临死亡时激动,“我要去看阿罗,我要去看她!”

  凌若眸光一闪,道:“杨海,抓住她!”

  杨海应了一声,上前牢牢按住瑕月,不让她走出去,瑕月死命挣扎着,僵持之际,杨海趁着无人注意,在她耳边迅速说了一句。

  fen从瑕月眼中迅速消退,但不到一会儿功夫,又席卷重来,一边挣扎一边道:“放开我,我要去见阿罗!放开!”

  凌若揉着额头,烦燥地道:“吵得哀家头都疼了。”顿一顿,她道:“杨海,带几个人押她去冷宫,稍后再处置。”

  在瑕月被押下去后,慈宁宫终于重新平静了下来,哲妃此时已经彻底心安了,经此一事,瑕月已经彻底完了,区别只在于,她是死还是废。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凌若再次开口道:“皇帝,虽然哀家以为那拉氏没必要继续活着,但她毕竟是你的妃子,yi qie 由你zi决定。”

  弘历低头道:“yi qie 就以皇额娘的意思去办,儿臣这就下旨赐死那拉氏,为永琏讨回公道。”

  【作者题外话】:今天白天人在外面,晚上才有时间写,我会努力再写一点的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