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九十九章 所谓破绽

  “奴婢不哭!不哭!”这样说着,阿罗的眼泪却还是不停地掉下来,她刚才真的很害怕,害怕瑕月受冤而死。

  待得心情平复一些后,阿罗疑惑地道:“对了,主子,您怎么会mei shi 的?太后不是说您害二阿哥,要将您处死吗?”

  凌若轻笑道:“阿罗,在你眼里,哀家就是这样一个老糊涂吗?”

  阿罗连忙跪下道:“奴婢不敢,奴婢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瑕月拉起她道:“太后根本就没有想要我死,只是借此施计,引出真正的凶手,如今事情已经查明,yi qie 都是哲妃所为,皇上已经下旨将她赐死。”

  阿罗闻言,比zi逃过死劫还要高兴,连连点头道:“那就好!”

  “虽然你主子没有做错事,但你刚才对皇后出言不逊,甚至辱骂皇后,所以哀家罚你受杖责,你可心服?”

  阿罗并不认为zi刚才的话错了,但眼下这个时候,她自然不会蠢的将实话说出来,再次跪下道:“奴婢心服,多谢太后开恩。”

  “不必谢哀家,谢皇后吧,幸亏皇后宽宏大量,不予追究,否则你可没机会站在这里。”

  阿罗闻言,当即乖巧地朝明玉磕头谢恩,后者勉强一笑,道:“希望你好好记住今日的jiao xun 。”

  待得阿罗答应退下后,凌若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瑕月,“你是何时发现哀家计划的?”

  瑕月屈一屈膝,道:“皇额娘有心提醒儿臣,儿臣又怎会不明白。”

  明玉蹙眉道:“皇额娘何时提醒过你?”

  瑕月微微一笑道:“皇额娘说二阿哥亲口告诉水秀,臣妾每次见到他,都会让哄他吃东西,但臣妾记得很清楚,臣妾并不曾次次带东西去,更不曾哄骗二阿哥吃什么东西。二阿哥是绝对不会与水秀说假话来害臣妾的,所以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水秀在撒谎。水秀不可能被人收买,皇额娘也不可能指使水秀撒谎害臣妾。所以,臣妾斗胆猜测,皇额娘是想提醒臣妾,这yi qie 并非真实,只是一场引蛇出动的戏。”说到此处,她朝凌若道:“皇额娘,儿臣可有说错。”

  凌若满意地点头道:“不错,这是哀家故意露给你的破绽,总算你领会到了没有让哀家失望。不过……若你真是害永琏的凶手,那么这个破绽就会变成一把利刃。之后,哀家安排富察氏去冷宫传旨,就是想试探你们的真实反应。不过……”她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瑕月道:“你是否早就猜到哀家在内殿,所以一直在引诱哲妃说出害永琏的qing kuang?”

  凌若在命杨海押瑕月去冷宫之前,已经吩咐过,让杨海故意多绕几个圈子,走慢一些,以便他们先行赶到冷宫。

  “这个儿臣真是不知道,不过皇额娘既有此计划,不可能没有完备的安排,另外……”瑕月看了一眼杨海道:“杨公公故意走得这么慢,儿臣多少察觉到了一些。”

  凌若笑看着瑕月身后道:“皇帝,你这位娴妃的心思,当真是一等一的敏锐,连哀家都忍不住佩服。”

  瑕月与明玉讶然回头,发现弘历不知何时站在她们身后,连忙屈膝行礼,在命她们起身后,弘历朝凌若行了一礼,道:“皇额娘过赞了,娴妃这点心思,也就能博皇额娘一笑。”

  瑕月意外地道:“这件事,皇上一开始就知道了吗?”

  凌若笑言道:“哀家事先知会了皇帝,让他配合哀家一起演这出戏,引出真凶。否则……你以为皇帝当真如此不辩是非吗?”

  “儿臣不敢。”在瑕月话音落下后,明玉突然开口道:“所以说,整件事只有儿臣被瞒在鼓里,一无所知是不是?”

  凌若听出她话语中的不满,道:“哀家也不想瞒你,只是你一向信任哲妃,又没有那么许多的心思,若是与你说了,怕是会被哲妃瞧出破绽来。”

  弘历接过话道:“是啊,这是抓到真凶的最好计划,知道的人越少越不容易出错;再说,皇额娘之后不是叫你一起去了冷宫吗?”

  明玉暗吸了一口气,低头道:“皇额娘一片苦心抓到害永琏的真凶,儿臣感激不尽。”

  凌若深深看了她一眼道:“永琏不止是你的儿子,也是哀家的孙子,无需感激。不过皇后,你往后可真要分清好歹,莫要再轻易相信他人的花言巧语,否则这样的祸事,还会重演,明白吗?”

  “是,儿臣明白了。”明玉羞怒交加地应着,她身为皇后,却一而再地被凌若这样当众jiao xun ,明玉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虽然看不到明玉的神色,但凌若是何许人,只凭一丝声音就断出她心中的不满,暗自摇头,“希望这一次,皇后是真的明白。”

  明玉不愿继续留下来,寻了个借口道:“出来很久了,儿臣想回去kan kan永琏。”

  凌若知道她的心思,并不勉强,由着她离去,弘历踌躇片刻,微一低头道:“皇额娘,儿臣也想去kan kan永琏。”

  得到凌若应允后,弘历转身离去,在经过瑕月身边时,他脚步一顿,轻声道:“朕晚些去看你,记得让太医kan kan你手上的伤。”

  待得弘历走的不见影子后,凌若收回目光,对杨海道:“给娴妃看座。”

  瑕月连忙道:“多谢皇额娘。”

  在小心翼翼地就着杨海端上来的椅子坐下后,瑕月道:“儿臣这次能够得证清白,全赖皇额娘,儿臣shi zai不知该如何感谢才好。”

  凌若看着宫人将茶奉予瑕月后,言道:“哀家说过,只要你安分守己,哀家就一定不会亏待了你。”

  瑕月恭敬地道:“儿臣一直都谨记皇额娘的话,从不敢忘记。”

  “哀家知道。”凌若轻叹了一口气,道:“这次总算没有白忙一场,找出了谋害永琏的真凶,可惜……没有揪出与富察氏合谋之人。”

  瑕月迟疑片刻,道:“虽然这件事表面上已经结束了,但儿臣会继续查下去,直至追查到那人为止。”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