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三百零三章 回天乏术

  冬梅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地道:“那二阿哥那边……就由着他活下去吗?咱们做了那么多,为的不就是取二阿哥的性命吗?”

  “这还用你来提醒?”愉贵人斥了她一句,寒声道:“我自然不想二阿哥继续活下去,但他命大,有徐太医为他保命,就算再不甘也没办法。不过我真是没想到,徐太医居然连这种奇毒也能解。阿玛替我寻来此药的时候,明明说过,一旦中毒,就无药可解,区别只是活得长与短罢了。”这一点,她连富察氏都没有透露,后者一直都以为必须要下足份量才可以致永琏于死地。

  不管愉贵人如何不甘心,事实就是事实,由不得她不承认,“二阿哥就让他先活着吧,下次再取他性命。”说罢,她叮嘱冬梅道:“记着,这件事已经结束了,也与咱们无关,万不可在人前露出破绽来,知道吗?”

  冬梅赶紧道:“主子放心,奴婢一定会小心的。”

  愉贵人微一点头,道:“行了,扶我去用膳吧,这两天都没有好好用过一顿膳,胃都开始有些不舒服了。”

  天色渐深,明玉却一直不见弘历回来,命瑾秋去体元殿kan kan,究竟秀女有没有选好。

  瑾秋回来后,脸色古怪地道:“主子,体元殿的宫人说皇上早就选过秀女离开了,这会儿去了……去了……”

  见瑾秋吞吞吐吐,明玉不悦地道:“去了哪里,快说。”

  瑾秋无奈地道:“皇上去了延禧宫。”

  “延禧宫?!”明玉脸色难看地道:“皇上不是说要回来照顾永琏的吗,怎么又去延禧宫了,去做什么?”

  瑾秋低头道:“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

  虽然瑾秋未说,但明玉哪里会不明白,弘历去延禧宫必然是去看瑕月了。一想到弘历扔下zi与永琏不理,去见那个女人,明玉就气不打一处来,冷声道:“准备肩舆,本宫要去延禧宫。”

  瑾秋小声劝道:“主子,天色已晚,刚才又下了一会儿雨,地上湿滑,您还是不要去了。”

  明玉瞪了她一眼,不悦地道:“没听到本宫的话吗?立刻去准备肩舆!”

  瑾秋不敢多言,正欲下去,一直没说过话的水秀突然道:“皇后娘娘,其实二阿哥已经没什么事了,皇上来与不来都是一样的,您又何必这么辛苦过去呢。”

  明玉回头看着她道:“水秀,你这是在教本宫怎么做事吗?”

  水秀低头道:“奴婢不敢,奴婢只是不想娘娘太过操劳。”

  明玉冷声道:“太后命你来此,是让你好好照顾永琏,而不是过问本宫的事,好好做你的份内事。”

  水秀正要说话,躺在床上的永琏咳嗽起来,自从服用了容远所开的药后,永琏已经没有咳嗽了,不知为何又突然如此。

  水秀赶紧替他抚背,但是永琏一直咳个不停,脸涨得如鸽子血一般,瞧着甚是吓人。

  明玉慌张地道:“永琏怎么了,为何突然咳得这么利害?”

  明玉话音刚落,永琏突然“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黑血来,这下子连水秀也慌了,勉强定一定神,对愣在那里的瑾秋道:“立刻去请徐太医,快!”

  瑾秋回过神来,赶紧答应一声,往太医院奔去。幸好因为永琏病情未稳之故,容远暂时留在宫中未走,否则这会儿关了宫门,想找也找不到。

  明玉手忙脚乱地擦着永琏嘴边的血,颤声道:“永琏,你别吓皇额娘,你……你不能有事的。”

  永琏此时已经醒了过来,听到明玉的话,xu ruo 地道:“皇额娘,儿……儿臣好难受啊!”

  明玉不停地点头道:“皇额娘知道,你再忍忍,徐太医很快就来了,到时候就mei shi 了。”

  永琏张嘴欲言,却又有一口黑血从他嘴里喷出来,连明玉脸上也被溅到了几滴,散发着一种腥臭的气味。

  明玉吓的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水秀还算镇定,唤来宫人道:“立刻去慈宁宫、延禧宫,请太后与皇上过来,就说二阿哥qing kuang危急!”

  在宫人离去后不久,容远随瑾秋匆匆过来,就在他跨过门槛的时候,永琏又吐了一口黑血。明玉看到容远犹如瞧见了救星,紧紧拉着他的手慌声道:“徐太医,你不是说永琏mei shi 了吗,为什么他又突然吐血?”

  容远亦瞧见了永琏吐出的黑血,神色凝重地道:“娘娘莫急,让草民先替二阿哥诊脉。”

  明玉连连点头,紧张地注视着容远,容远的手指刚一碰到永琏的手腕,神色就为之一变,低低道:“怎么会这样?”

  “徐太医,永琏到底怎么样了,你快告诉本宫!”容远没有回答明玉的询问,将全副心神都放在永琏的脉象上。在他诊脉的时候,凌若与弘历、瑕月亦先后到了,三者虽然很担心永琏,但都没有出言打扰,直至容远收回手,凌若方才急急道:“徐太医,永琏为什么会突然这个样子,他要不要紧?”

  容远沉沉叹了口气,跪下道:“草民无能,请太后治罪。”

  凌若脚下一阵踉跄,颤声道:“治罪?你……这是什么意思?”

  容远愧疚地道:“草民之前在用银针逼出藏匿在二阿哥穴道中的毒后,二阿哥脉象转稳,草民以为毒已经清除,没有什么大碍了;但原来不是,藏匿在穴道中的毒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毒侵入二阿哥的五脏六腑之中,此刻开始爆发出来。”

  弘历惊声道:“怎么会这样,你不是为永琏诊过脉吗?若真是这样,以你的医术,不可能诊不出的。”

  容远涩声道:“这种毒物的毒性极其诡异,在它爆发出来之前,单从脉象上看,除了xu ruo 之外瞧不出任何yi yang。”

  瑕月忍着脑中的晕眩,哆嗦地道:“徐太医,你……你告诉本宫,二阿哥……他……他还有没有救?”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容远身上,deng dai 着他的回答,明玉跌跌撞撞地冲过来,一脸期望地道:“有救的是不是,徐太医,你医术那么高,一定可以救永琏是不是?”

  容远不敢与她对视,低头艰难地道:“如今毒性已经侵蚀了二阿哥的五脏六腑,回天……乏术!”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