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三百零八章 说服

  永璜稍稍犹豫了一会儿,就答应了,在他们走后,冬梅在愉贵人耳边道:“主子,这娴妃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愉贵人冷冷一笑道:“跟过去不就知道了,走吧。”

  冬梅点点头,扶着她一路跟随过去,在走了一段路后,冬梅迟疑地道:“主子,这不是去坤宁宫的路吗?娴妃要害大阿哥去坤宁宫?”

  愉贵人没有回答,从刚才起,她就一路在猜瑕月的心思,但始终猜不透;这个女人可比富察氏与皇后难对付多了,可惜上次的局没有要了她的性命。

  瑕月所去的地方,正是坤宁宫,永璜在坤宁宫外停下脚步,疑声道:“你说额娘在里面?”

  “不错,进去吧。”在瑕月话音落下后许久,永璜都没有迈步,瑕月瞥了他一眼,道:“为什么不进去?”见永璜低着头不说话,瑕月道:“因为你不敢面对永琏是不是?”

  “我……”永璜本就不善言辞,被她这么一问,更加不知该说什么,许久方才挤出两个字来,“没有。”

  瑕月深吸了一口气,道:“你失去额娘固然痛苦,但你想过你额娘加诸在别人身上的痛苦吗?永琏一向乖巧懂事,可就因为他会阻碍你将来的路,你额娘就残忍的要了他的性命,令皇上与皇后抱憾一生。”

  永璜紧攥着双手,激动地道:“额娘不会做这样的事,你冤枉她!”

  瑕月蹲下身道:“这些话,是本宫亲口听你额娘所说,没人冤枉她;本宫知道,要你接受这样的事很困难,但事实就是事实,不会因为你不承认就改变。”

  “不会的,额娘不会做这样的事,她不会的。”永璜一边说一边落泪,在短短几日间,他不止失去了额娘,还被迫背上富察氏留下的罪孽,就算别人嘴上不说,心里也必然会想。

  因为富察氏的原因,瑕月并不喜欢永璜,但看到永璜落泪,还是有些唏嘘,毕竟他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富察氏所做的yi qie ,与他并无关系。

  沉默片刻,她道:“你额娘不在了,以后你就跟着着本宫吧,本宫……”

  “不要。”永璜打断她的话道:“除了长春gong,我哪里都不去。”

  愉贵人走过来道:“大阿哥,你这样子,太后与皇上会不高兴的。”

  “我不管,我就要待在长春gong。”在永璜固执的背后,是对富察氏的怀念,他已经知道富察氏所犯下的罪,但就算富察氏再不好,也是他的额娘。

  愉贵人待要再开口,瑕月已是道:“愉贵人陪本宫很久了,先回去吧,大阿哥这里本宫会想办法说服。”

  愉贵人眼皮一跳,道:“臣妾回去也无事,还是留在这里帮娘娘一起劝大阿哥吧。”

  瑕月客气而疏离地道:“本宫可以劝服大阿哥,不必劳烦愉贵人。”

  愉贵人是一个极善于察言观色,拿捏分寸的人,听得瑕月这么说,已然明白不管zi说什么,她都不会让zi留下,反而会惹来反感。所以,在瑕月话音落下后,她屈膝道:“那臣妾先行告退。”

  待得愉贵人走远后,瑕月再次开口道:“永璜,你希望你额娘好吗?”

  永璜毫不犹豫地道:“当然希望。”说罢,他神色痛苦地道:“可是额娘已经不在了,我做什么都没用了。”

  瑕月未语先叹,道:“本宫不喜欢你额娘,因为她害死永琏还想要嫁祸本宫,但本宫并不会因为这样就否认了你额娘对你的爱,说到底,她所做的yi qie 都是为了你,只是用错了方法,最终害人害已。”她盯着永璜的双眼道:“你若想要她在九泉之下安心,就好生听话,好生读书,将来为你皇阿玛分忧。”

  永璜泪流满面地看着她,“可是……就算我做得再好,额娘也无法活过来了,我以后都见不到她了。”说到后面,他蹲下身抱膝大哭,渲泻着心中的悲痛与痛苦。

  瑕月没有打断他,一直等他哭声渐渐止住,方才俯身拉起他的手,这一次,永璜没有再拒绝,由她拉着往延禧宫行去。

  在他们离开后,两道人影从广生左门处走了出来,赫然是早就离开的愉贵人主仆。

  愉贵人盯着瑕月远去的背影,冷笑道:“好一个娴妃,居然真说服了大阿哥随她去延禧宫。”

  冬梅连连点头道:“是啊,奴婢刚才仔细听着,觉得她每一句话都抓到了大阿哥的心里,让大阿哥不知不觉间就跟着她走了。”

  愉贵人的笑容越发冷冽,“这份口舌功夫真是不错,不过……大阿哥是我看中的棋子,岂容她这么收走。”

  一听这话,冬梅就知道愉贵人又有了主意,小声道:“主子,您打算怎么做?”

  愉贵人笑一笑,扶着她的手道“回去再说吧。”

  且说瑕月那边,在带永璜来到延禧宫中后,命齐宽去为永璜准备房间,并且将东暖阁收拾出来,给永璜做书房。

  黄昏时分,弘历正式下诏,追封永琏为皇太子,谥曰端慧,是为端慧皇太子!

  弘历给予永琏莫大的哀荣,可是再多的哀荣也换不回永琏的性命,他走了,永远离开了他所牵挂的世界……

  瑕月站在院中,怔怔地睇视着画卷中那个小小的身影,看得出了神,直至手被人握住,方才惊觉身边多了一个人。

  “你的手很凉,朕陪你进去。”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弘历。

  瑕月扯出一抹淡得看不见的笑容,道:“皇上何时来的?”

  “来了一会儿了,瞧你看得那么入神,就没有打扰你。”弘历看了一眼画卷道:“又在想永琏了?”

  瑕月眷恋的看着卷中的人影,“他那么乖巧懂事,臣妾想要不想他也难。”

  弘历沉沉叹了口气,道:“今日的事,你不要怪皇后,对她来说,永琏就是她的命根子,突然之间就去了,这个打击对她而言,shi zai太过沉重。再加上那夜,你对她又说了那样的话,更加深了她对你的误会。”

  瑕月低头道:“那夜……是臣妾说错了话,臣妾不该对皇后不敬,还请皇上恕罪。”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