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三百三十七章 好消息

  紫鹃闻言越发害怕,浑身发抖,想要求饶,却说不出话来,夏晴见状,道:“奴婢与此鹃一起负责运送玉泉山水,不论谁犯了错,都是两人的错,奴婢不敢推卸责任。”

  瑕月点头道:“好,既然这样,本宫就连你一起罚了。”在夏晴二人害怕的颤抖中,她道:“就由你们负责将这地上的水擦干吧,然后再去打满一桶井水送来。”

  夏晴愕然地抬起头,颤声道:“娘娘,您不罚奴婢们了吗?”

  瑕月挑一挑眉道:“本宫不是已经罚了吗?还是说你嫌太轻,非要本宫再加重?”

  夏晴连连摇头,“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她感激地磕头道:“多谢娘娘开恩。”她心里明白,瑕月这个罚责真的很轻,几乎可以说没有责罚,回过神来的紫鹃也连连磕头谢恩。

  瑕月看到她们身上半湿的衣裳,对知春道:“去拿两套衣裳给她们吧。”

  知春应声道:“是,奴婢这就去拿。”

  待得瑕月走远后,紫鹃抚着胸口,心有余悸地道:“我以为这次少不得要受皮肉之苦,没想到竟然有惊无险。”

  “嗯,幸好娴妃娘娘心善,没有为难我们。”这般说着,夏晴却是想起苏氏与她说过的话,在苏氏口中,娴妃是一个十恶不赦之人,她也一直这么以为。可真正见过之后,方才发现,娴妃不仅不恶,还很是通情达理,要换了一个主子,她们今日怕是惨了。

  不多时,知春拿了两套衣裳过来,让她们去一间空的厢房之中换上,虽然也是宫人的衣裳,却比紫鹃她们原来穿的要好多了,紫鹃受宠若惊地道:“姑姑,我们明日洗净了就送回来。”

  知春笑笑道:“不必了,主子说了,这两套衣裳送你们,拿回去换着穿就是了。”

  紫鹃惊喜之余,连连说谢,随后与夏晴二人一起擦拭着地上的水,然后又打了一桶井水回来,做完这一切后,正好看到知春过来,夏晴连忙唤住她道:“姑姑,我们想去向娘娘谢恩,您能否帮我们通传一声?”

  见她如此识礼,知春神色越发温和,道:“你们之前已经谢过很多次了,不必再谢,回去吧,不过下回做事可真要仔细一些,不是每一次都是这么好运的。”

  “是,多谢姑姑提点。”两人朝知春一再道谢之后,离开了延禧宫,虽然多了这么一出事,但两人心情都很好,说说笑笑回到了辛者库。

  夏晴刚搁下水车,就看到魏静萱站在不远处看着她笑,连忙走过去道:“何时过来的?”

  “来了很久了,就等着姐姐呢,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姐姐。”面对魏静萱神秘兮兮的笑容,夏晴笑道:“是不是得了皇后娘娘的称赞啊?”

  魏静萱笑道:“何止啊,我还求了皇后娘娘同意,让姐姐去坤宁宫当差呢,你说是不是好消息?”

  夏晴惊愕地看着魏静萱,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却不是高兴,而是紧张地道:“皇后娘娘有没有怪罪你?你也真是的,我在这里好好的,这么着急做什么?”

  魏静萱笑嘻嘻地道:“没有呢,皇后娘娘人很好的,哪里会因为这些小事怪责,而且要真是怪责的话,我也不能来这里接姐姐你是不是?”说着,她推夏晴去屋中,道:“赶紧将东西收拾了,随我走吧,这个地方,真是一刻也不想多呆。”

  能够离开辛者库,夏晴自然也高兴,道:“不急,我还有许多事情没做。”

  “让别人替你做就是了。”说到此处,她朝不远处的宋嬷嬷道:“嬷嬷,可以吗?”

  宋嬷嬷不敢得罪她,连连点头,道:“自然可以,夏晴你赶紧走吧。”

  “多谢嬷嬷。”在夏晴迭声道谢的时候,魏静萱走到苏氏面前,道:“苏姐姐,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

  苏氏点头道:“去吧,记住我教给你的话,多为自己打算。”

  魏静萱用力点头,这个时候,夏晴亦来到苏氏身前,道:“苏姐姐,你保重,我与静萱会多来看你的。”说话之时,她想起之前见到的瑕月,心中再次浮起疑问,但并没有多问。

  “知道了,快走吧。”在苏氏的言语下,二人离去,她们走后,莺儿挪到苏氏身边,小声道:“主子,她们都走了,万一以后不听主子您的吩咐,这可如何是好?”

  苏氏冷笑一声道:“夏晴姑且不论,魏静萱却是一定会听话,因为如今的她,已经不甘心再做一个小小的宫女,瞧着吧,她以后还有得来这她最不愿意来的辛者库。”

  乾隆四年的春光明媚而灿烂,自从明玉向弘历认错之后,就再次成为恩宠最盛之人,其次是瑕月,再次则是愉贵人,弘历每个月都有四五日的时间歇在她那里,比嘉嫔与仪嫔都要多。

  至于乾隆三年入宫的两位秀女柏氏与富察氏皆被封为贵人,但弘历对她们两个的恩宠极淡,入宫半年,统共只召幸过几次,远不及同为贵人的珂里叶特氏。有宫人猜测,依此下去,珂里叶特氏或许会成为又一位主位娘娘,毕竟宫中主位还有许多空着,晋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与后宫一样宁静的还有前朝,除了贵州苗乱,甘肃等地灾荒之外,余下的皆还算太平,并没有特别的事。这与康熙、雍正初登基之时不同,乾隆朝开始之初就已经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一众对皇位存有觊觎之心的乱臣贼子,皆被胤禛以雷霆手段清除,连胤禛亲子弘时都死了,哪怕还有余孽存在,也被这等手段吓破了胆,不敢萌生念头,所以在之前几年,皆特别安稳。不过,安逸日子久了,有些人就容易忘了伤疤背后的疼痛,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弘历对此有所察觉,不过因为未影响大局,所以隐忍不发,只命人暗中追查,然密查所得的结果,却令他大为皱眉。

  瑕月进到养心殿时,看到的就是弘历拧着眉头发呆的模样,她轻手轻脚地将炖好的银耳莲子粥放到弘历面前,直至这个时候,弘历才惊觉瑕月进来,抚额道:“怎么也不唤朕一声?”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