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三百四十六章 离间

  黄氏倒吸一口凉气,骇然道:“你是说……有人故意弄断了风筝?这怎么可能,风筝线可是在空中,谁能割得断?”

  “臣妾不敢断言,但确实有极大的可能,至于线……是在空中不假,但只要稍懂一些功夫之人,便可掷石子将其割断,且神不知鬼不觉。”

  黄氏用力握住微微颤抖的手,凝声道:“有人……有人要害永珹是不是?”

  愉贵人幽幽叹了口气,道:“臣妾不知,臣妾只是将自己知道的事告诉娘娘,为了四阿哥的安危,您以后一定要小心,哪怕是您身边亲近之人,也不要轻易相信,以免遭了算计。”

  黄氏神色复杂地盯着她,缓缓开口,“你告诉本宫,是谁要害永珹?”

  “臣妾不敢妄言。”愉贵人话音未落,黄氏已是加重了声音,道:“告诉本宫,到底是谁?”

  愉贵人抬头迎视着黄氏逼人的目光,涩声道:“其实娘娘心里有数,又何必再问臣妾呢。臣妾与您一样,都是猜测,并无真凭实据。”

  黄氏用力咬着唇畔,颤声道:“是大阿哥,但本宫想不通,大阿哥为什么要害永珹,明明他们兄弟感情很好,永珹也很喜欢他这个大哥,这没有理由,没有。”

  愉贵人再次叹气道:“娘娘,天家之中,哪会有真正的兄弟感情,说句难听些的,任何一位阿哥,都会成为别人的箭靶子,毕竟……皇位只有一个。”

  “你是说,大阿哥为了皇位而加害永珹,但他才十一岁而已,哪里会想这些。”黄氏慌乱的话音刚落,愉贵人便道:“十一岁,不小了,而且大阿哥身后,还有一位深谋远虑的娴妃娘娘呢。”

  “娴妃?”黄氏骇然重复了一句,旋即摇头道:“不会的,娴妃不会这么做的,这不可能。”

  愉贵人语重心长地道:“娘娘,我知道您与娴妃一向有往来,她待您也很好,但……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她是不是笑里藏刀。再说,太后之位的诱惑,可不是谁都能抵抗的。”

  黄氏沉默许久,低低道:“本宫还是觉得娴妃不太可能做这样的事,再说大阿哥又不是娴妃的亲生儿子,她帮了大阿哥,自己未必能得到好处。”

  “这一点娴妃也知道,所以她处处讨好大阿哥,先是帮他向皇上求来亲自教授骑射的恩典,又进言让皇上秋围之时,带大阿哥同去;臣妾上次遇到大阿哥的时候,他还与臣妾说很是感激娴妃娘娘呢。”不等黄氏说话,她又道:“其实这些话,臣妾本不该说,但臣妾实在不忍娘娘受人算计而不知,所以斗胆进言,不管怎样,娘娘多提防一些总是没错的。”

  “本宫明白。”黄氏徐徐出了一口气,道:“那依你之见,这件事,本宫该追究下去吗?”

  “这个……”愉贵人犹豫片刻,道:“此事还是由娘娘您自己决定吧,臣妾不敢……”

  黄氏抬手打断她的话道:“此处就只有你我,愉贵人无需忌讳什么,尽管说就是了。”

  愉贵人微一点头,道:“该不该追究其实只在娘娘一念之间,若娘娘想永绝后患,不想四阿哥再受伤,那么就追究下去,将这件事闹到皇上面前,请皇上主持公道;反之,娘娘若是不想与娴妃撕破脸,又或者觉得没必要为着这么一件小事闹大,那么不如就此算了,权当吃了个暗亏。”

  “不行!”黄氏倏然打断她的话,冷声道:“永珹受伤,本宫怎么能就此算了。”

  愉贵人眸光微动,道:“那娘娘的意思是……”

  黄氏深吸一口气,道:“本宫待会儿会去一趟金莲映日苑,永珹虽非本宫亲生,但自他出生之后,就一直是本宫在抚育,本宫早就视他为亲生,绝对不会眼看着他受委屈而置之不理。这件事,本宫一定会替他讨回公道。”

  愉贵人将笑意很好地掩在眼底,做出一副惶恐的模样,“话是没错,但您不怕娴妃反咬一口,说您诬陷她吗?”

  黄氏冷哼一声,道:“真凭实据摆在眼前,本宫如何诬陷她!”

  愉贵人用力点头道:“嗯,就算会遭娴妃嫉恨,臣妾也一定会替您做证!”

  黄氏神色微霁,道:“那本宫在这里就多谢愉贵人了,你先回去吧,到时候本宫再请你过来。”

  “是,臣妾告退。”在愉贵人离去后,黄氏再次去内殿看永珹,后者依旧睡着,但不时会呜咽几声,小小的眉头一直皱着,看的黄氏心疼不已。

  且说永璜,心事重重地回到金莲映日苑,瑕月正好在池边赏莲,看到他过来,笑着招手道:“快来瞧瞧,这几天莲花又开了许多,很是好看。”

  永璜没听到她的话,径直低着头往屋中走去,瑕月讶然看了他一眼,对阿罗道:“去,将大阿哥唤过来。”

  阿罗依言来到永璜身前,屈膝道:“大阿哥,主子请您过去?”

  “啊?”永璜回过神来,看到不远处的瑕月,第一个反应就是要避开,但阿罗此刻就站在自己旁边,他还能避到哪里去,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行礼道:“永璜给娘娘请安,娘娘吉祥。”

  瑕月应了一声,打量着他道:“今儿个怎么闷闷不乐的样子,可是练得不好,被你皇阿玛训斥?”

  永璜下意识地否认,“不是,我没事,娘娘若是没什么吩咐,我想先回去歇息了。”

  瑕月唤住他道:“永璜,你与本宫说实话,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永璜面露慌色,急急摇头道:“没有,我能有什么事,娘娘想多了,我……”不等他说完,瑕月便将目光转向缩手站在一旁的长福身上,“你说,大阿哥出什么事了?”

  长福瞅了永璜一眼,见后者一直朝他使眼色,他只得低头道:“奴才什么都不知道。”

  瑕月冷声道:“长福,你可知对本宫撒谎,是什么罪?”

  长福一下子慌了,赶紧跪下道:“奴才没有撒谎,奴才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