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三百六十二章 猜错

  愉贵人话音未落,阿罗已经朝她道:“刚才是奴婢一时失言,娘娘是懂规矩之人,还请莫要与奴婢一般见识。”

  面对她讽刺的话语,愉贵人脸颊一搐,虚笑道:“都说没事了,退下吧。”

  待得阿罗退到身边后,瑕月道:“愉贵人说的没错,年老色衰,又无子傍身,确实在宫中很难立足,不过愉贵人忘了吗?本宫已经有一个儿子了。”

  愉贵人扬一扬细眉,道:“娘娘是说大阿哥吗?”

  瑕月颔首道:“不错,大阿哥虽然没有端慧太子那么聪明,但胜在肯下苦功,为人又孝顺,他可不就是本宫的好儿子。”

  “但他并不是娘娘所生,另外……若臣妾没有记错的话,富察氏的死与娘娘有着莫大的关系,试问他怎么会孝顺您呢?就算现在孝顺,多半也是装出来的,娘娘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瑕月抿了一口滚烫的茶水,凉声道:“愉贵人倒是知道的清楚,不过……你怕是要失望了。”

  愉贵人唇角微弯,道:“臣妾也希望是自己多想了,否则娘娘未免太可怜了一些。”

  瑕月搁下茶盏,再看向愉贵人时,目光已经变得幽冷无比,“愉贵人当真以为自己做的事滴水不漏吗?永璜已经把所有事情告诉本宫了,真是好本事,居然想到伪造富察挽秀的信,让永璜成为你手里的棋子,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永璜虽沉默少言,却并非不辩是非之人,他知道谁是真的对他好,谁又是在利用他。”

  听得这话,愉贵人终于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冷声道:“臣妾不知道娘娘在说什么?”

  “不必在本宫面前装腔作势,这件事你很清楚,珂里叶特若莹,本宫承认自己以前小觑了你,让你可以在本宫背后做这么多事,甚至害死了永琏,如今还想要害永珹;不过一切到此为止了,本宫一定会让你为曾经做过的错事付出代价。”说到此处,她缓缓站起身来,迫视着愉贵人道:“一个龙胎,保不住你的!”

  愉贵人冷冷迎视着她的目光,许久,笑容再度出现,扶着冬梅的手起身道:“臣妾不知道娘娘在说什么,不过……若臣妾的孩子有什么事,娘娘一定脱不了干系,不信……就走着瞧吧。”说到此处,她屈膝道:“臣妾还要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先行告退!”

  说到此处,她突然捂住唇一阵干呕,瑕月连忙让人去拿漱盂来,但愉贵人只是一味的恶心,并无东西吐出来。

  这样干呕了一阵子,那种恶心的感觉终于退去,愉贵人长舒了一口气,脸色苍白地道:“让娘娘见笑了,臣妾自从怀孕之后,经常会感觉恶心想吐,有时候是干呕,有时候则会把吃下去的东西全吐出来,实在是难受得紧。”

  瑕月关切地道:“本宫明白,刚怀孕之时是这样的,等满四个月之后就会好许多;不过吐归吐,吃还是要吃的,可别因噎废食,知道吗?”

  愉贵人应了一声,往外走去,在走出房门的时候,恰好看到习箭归来的永璜,瑜贵人笑道:“大阿哥回来了,几日不见,似乎又长高了一些。”

  永璜盯着她没有说话,直至瑕月走出来道:“永璜,还不赶紧恭喜愉贵人,她可是一直对你很照顾呢。”

  永璜点点头,将眼中的憎恨与厌恶收了回去,低头道:“永璜恭喜愉贵人,希望愉贵人早日再为皇阿玛再添一位阿哥。”

  愉贵人笑笑道:“承大阿哥吉言,得空多去我那里坐坐,我让小厨房做你喜欢吃的菜。”弘历在得知她怀孕后,当即命人在石矶观鱼轩中设置小厨房,以便宫人可以随时做她喜欢吃的菜。

  瑕月扶着永璜的肩膀道:“瞧瞧愉贵人,对你多好,往后可不要忘记了。”

  永璜抬头一笑,道:“娘娘放心,我一定会牢牢记着的。”说罢,他对愉贵人道:“我一定会去看望贵人的。”

  愉贵人微微一笑,道:“娘娘将大阿哥教得真有礼貌。”说罢,她再次行礼,转身离去,在转过身之时,那缕笑意犹如没入大海中的小舟,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始终还是小觑了那拉瑕月,这个女人比她想象得还要难对付,不过……这样才有意思,慢慢玩吧,不过,笑到最后的人,一定是她!

  待得愉贵人走远后,瑕月牵过永璜的手笑道:“刚才做得很好,记着,以后也要这样子,不要动气,也不要被她牵着鼻子手。”

  阿罗皱着鼻子道:“对,就当她是一只扁毛畜生。”

  瑕月睨了她一眼,轻斥道:“你倒是学得快,刚才谁叫你多嘴的。”

  阿罗轻吐着舌尖,道:“奴婢知罪,不过若非如此,娘娘也不能暗着骂了愉贵人一通。”

  知春接过话道:“刚才听着主子骂她畜生,可真是解气,不就是怀上龙种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她又不是第一个,还专门跑到咱们这里来耀武扬威,真是可恨。”

  瑕月拉着永璜进屋坐下后,道:“耀武扬威只是其一,还有其二,你们谁人能猜到,本宫有赏。”

  知春与阿罗相互一眼,均是猜不出她话中的“其二”是什么,倒是齐宽道:“主子,另一重意思,可是愉贵人对您的警告?”

  瑕月赞许地看了他一眼,道:“不错,就是警告,她怕本宫出手对付她腹中的孩子,所以一大早就过来告诉本宫,一旦孩子有事,哪怕没有证据,她也会指证是本宫所为。”

  阿罗怔目道:“那万一是别人动的手,难道她也栽到主子头上吗?”

  “从她刚才的话语推断,应该就是这个意思。”齐宽话音刚落,知春便恨声道:“她这样未免也太不讲理了,别人看她腹中的孩子不顺眼,不欲它生下来,关主子什么事,难不成主子还要保她们母子不成?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她本就是这样的人,没什么好生气的,不过……”瑕月轻抚着裙间的花纹,幽幽笑道:“她这次还真是猜错了,本宫并没有打算动手。”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