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三百八十章 掌握之中

  不过周明华对于开胃药散的添加始终有所保留,并且决定一旦愉贵人害喜的情况缓解,就立刻停用;对于一个孕妇而言,吃的太多,并不是好事,一旦胎儿过大,很可能会危及母子性命。

  宋子华在来见瑕月之前,一直担心她会让自己再做什么事,幸好瑕月在听完他的奏禀后,只是让他继续留意周太医那边的情况,余下的什么也没提。

  这日,明玉在轿舆中坐得有些气闷,趁着停下歇息的时候,唤过魏静萱道:“扶本宫去外面走走。”

  魏静萱正要答应,瑾秋凑过来殷勤地道:“主子,刚才过来的时候,奴婢瞧见有一片紫色的木槿花,甚是好看,奴婢扶您过去可好?”

  明玉思索片刻,颔首道:“也好,静萱,你再去拿两个软枕来,如今这几个,靠得久了,还是有些难受。”

  待得魏静萱依言退下后,瑾秋扶着明玉往回走,大内侍卫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时刻守护明玉安危。

  走了一段路,果然瞧见一片木槿花,明玉深吸了一口带着淡淡花香的空气后吩咐道:“这香气颇为好闻,折一些回去放在轿舆中。”

  瑾秋赶紧答应,在折了一捧回到明玉身边后,几次欲言又止,明玉瞥见她这个样子,道:“有话想与本宫说吗?”

  瑾秋低头道:“奴婢……最近听来一些话,不知该不该说。”

  明玉蹙一蹙眉道:“有话就说,本宫最不喜你们吞吞吐吐的样子。”

  瑾秋小心翼翼地道:“主子,您还记不记得当日魏静萱与夏晴一起跑到您面前相互指责的事?”

  明玉弯腰折了一枝木槿花在手中把玩,“无缘无故提这个做什么?本宫当然记得。”

  瑾秋悄悄咽了口唾沫,道:“其实当日,在她们过来之前,曾有人听到她们在房中的对话;真正想要爬上龙床的人,不是夏晴,而是魏静萱。”

  “什么?”明玉惊呼一声,旋即神色凝重地盯着瑾秋道:“你这话是听谁说的?”

  瑾秋依着之前想好的话道:“奴婢是从朱用那里听来的,至于亲耳听到她们对话的那个人是谁,奴婢并不知晓。”

  明玉思索半晌,摇头道:“不会是静萱,她对本宫一直都很忠心,岂会做这样的事。”

  见明玉对魏静萱如此信任,瑾秋又妒又恨,强行压下后,道:“奴婢刚听到的时候,也不相信,但好几个人都在传,而且传得绘声绘影,不像是空穴来风的样子。再者,细细回想起来,夏晴自来到主子身边后,一直颇为老实,实在不像魏静萱所言的那样。”但明玉仍有所不信,她凑到其耳边轻声道:“主子,论资容,魏静萱可是比夏晴更胜一筹;姿容越美,其心思自然也有越多,娴妃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现在不加提防,等她成为第二个娴妃的时候,可就来不及了。”

  听得这话,明玉的神色终于冷了下来,道:“想办法找出曾听到她们对话的那个人,本宫要亲自审问。”

  瑾秋见明玉中计,心中一喜,连忙道:“是,奴婢一定想办法打听。”

  明玉点点头,示意她扶自己回去,待得回到轿舆处时,魏静萱正站在那里,见她过来,迎上来道:“主子,奴婢已经照您的吩咐,多放了几个鹅毛软枕,应该会舒服一些。”

  明玉淡淡地应了一声便上了轿舆,后者敏锐地觉察到不对,在重新启程后,她故意放慢了脚步,来到瑾秋身边,低低道:“姑姑,刚才主子与你说了些什么?”

  她的观察力令瑾秋心中一凛,道:“好端端地怎么问起这个来,有事吗?”

  魏静萱柳眉轻皱道:“没什么,就是有些好奇,主子回来后,态度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瑾秋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道:“哪有这回事,我瞧着还是与之前一样。你啊,定是想多了。至于刚才,也没说什么,就是说了一些琐事,还有再过几日才能到京城。”

  魏静萱笑笑道:“看来还真是我想多了,让姑姑见笑了。”

  瑾秋假意提醒道:“我知道你一心想要侍候好主子,不过太紧张了也不好,越紧张越容易做错事。”

  “是,我会记住姑姑的话。”说完这句话,魏静萱加快脚步,追上了前面的轿舆,并不知道瑾秋在她离开后,露出了一个渗人的笑容。

  但瑾秋同样不知道,自己与魏静萱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

  齐宽来到瑕月轿舆边,细细复述着刚才的见闻,自从那日瑾秋离开金莲映日苑后,瑕月就命他想办法盯住瑾秋。

  “瑾秋应该与皇后娘娘说了不少话,但奴才隔得太远听不清楚,不过……奴才总觉得皇后娘娘听完后,对魏静萱的态度有些不一样。”

  瑕月轻笑道:“看来事情已经在朝着本宫预期的发展了。”这般说着,她将一张折起的纸条递给齐宽,“入夜之后,想办法将纸条交给魏静萱,但别让她发现你的身份。”

  齐宽正要答应,无意间从纸条的缝隙中看到几个字,当即神色一变,迅速打开纸条瞄了一眼,不敢置信地望向轿帘后那半张绝丽的脸庞,“主子您……您为何要这么做?”

  清冷的声音从轿舆中传出来,“你何时变得这么没规矩,居然擅自偷看本宫让你转交的东西。”

  齐宽没有多加辩解,低头道:“奴才知罪,但奴才实在不明白主子这么做的用意,您不是一直都想……”虽然附近皆是自己一方的人,但齐宽仍怕被有心人听去,所以停下了后面的话。

  沉默了一阵后,清冷的声音再次传来,“你觉得想要让瑾秋或者朱用倒戈到本宫这一边,容易还是不容易?”

  齐宽想也不想便道:“不是不容易,而是很难。”这也是他从一开始知悉瑕朋计划后,就说过的一句话。

  瑕月点头道:“如你所言,很难,所以本宫要将他们往绝路上逼,只有失去一切,甚至连活命这个最卑微的愿望都不一定可以达成的时候,他们才能为本宫所用,懂了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