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三百八十一章 纪由

  她将魏静萱陷害夏晴的事告诉瑾秋,就是要让瑾秋害怕忌惮,从而起心对付魏静萱,但若魏静萱就这么遭害,对她并没有任何好处。她要的,是瑾秋被逼到绝路,从而对明玉生出反叛之心;至于朱用,依着齐宽这些日子的观察,应该是与瑾秋一起在对付魏静萱。

  齐宽已然明白了瑕月的意思,低头道:“奴才明白,奴才定会办妥主子交待的事。”

  是夜,仪驾停在暂时充做行宫的知府衙门之中,魏静萱在侍候完明玉梳洗后,将水倒在井边。不知为何,今儿个一天,她都觉得主子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究竟是自己多疑还是确有问题?而这一切,都是从那个瑾秋带着主子去看什么木槿花开始的;可恶,定是她在主子面前挑拨是非,自从自己得主子器重后,她与那个朱用就处处看自己不顺眼,总是找机会挤兑自己。瞧着吧,她早晚要将这两人赶走,省得他们总在跟前碍眼。

  这般想着,魏静萱拿着铜盆往屋里走,走到途中,发现原本明亮的铜丝路灯不知何时被风给吹熄了好几盏,令那一段路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魏静萱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刚走了没几步,突然被一个人撞得跌倒在地,摔得后背生疼,至于那个撞倒她的人,连扶都没有扶一下就径直走了,任凭魏静萱怎么叫都不回头。

  魏静萱气呼呼地从地上爬起来,朝那人离去的方向怒斥道:“可恶,别让我找到你,否则非得要你好看不可!”

  她想要去掸衣上灰,突然发现自己手中多了一张纸,好像……是刚才被撞的时候塞到手里的,难道……刚刚那个人是故意撞自己的?

  这般想着,魏静萱赶紧快走几步,来到燃着路灯的地方,借着光亮看向手里的纸条,纸条上的字不多,只有十个,但看完之后,魏静萱却是悚然变色。

  “瑾秋欲要害你,千万小心。”

  魏静萱的脸色由阴寒渐渐变为平静,随即将那张纸条撕成无法还原的粉碎后,掷到附近的花木丛中。

  除了多一些纸末之外,一切平静的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也是在这一天夜里,瑾秋侍候明玉入睡之后,悄悄去见了朱用,一见面便道:“人定好了吗?”

  朱用朝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打开门看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可疑的人后,重新关了房门,轻声道:“怎么了,主子已经相信了吗?”

  “嗯,今儿个趁着陪主子散步的功夫,将咱们商量好的话说了,主子有些相信了,不过要亲自询问‘亲耳’听到的那个人。”见朱用沉吟不语,她催促道:“究竟有没有定好人选,你倒是赶紧说句话啊,这件事可是拖了很久了。”

  “你当我愿意拖吗?想要找一个信得过的人哪里有这么容易。”朱用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见瑾秋一脸急切的样子,他道:“实话告诉你吧,倒是找了一个,就是在小厨房当差的纪由。”

  瑾秋对这个人没什么印象,问道:“此人信得过吗?”

  朱用言道:“说不上可信,不过,他家人生了重病,急需一笔银子,所以应该不会耍什么花样,至于往后会不会泄露出去,那可就不敢保证了。”

  “如今最要紧的是除去魏静萱,往后的事,可以慢慢说。”这般说着,瑾秋道:“既然你这边已经找好了人,那我明儿个就与主子说,让她传纪由问话,省得夜长梦多。”

  朱用点头道:“好,我会与纪由说好,你只管照计划进行。”顿一顿,他有些不放心地叮咛道:“在此之前,千万不要让魏静萱发现不对,否则怕是难尽全功。”

  “这个我自然晓得,魏静萱此人,比猴子还要精,今儿个主子待她态度稍有些改变后,就起了疑心,拉着我问东问西,幸好被我搪塞过去。”

  事情就此定下,翌日,照例在沿途行宫下榻之后,瑾秋走到明玉身边,小声道:“主子,奴婢打听到那个人了。”

  明玉眼皮一跳,对垂手候在一旁的魏静萱道:“本宫有些口渴,你去沏一盏龙井来。”

  待得魏静萱依言下去后,明玉冷声道:“是何人?”

  瑾秋附耳轻语道:“回主子的话,是小厨房中当差的纪由,当日,就是他听到魏静萱与夏晴的对话。”

  明玉没有说话,直至魏静萱端着茶盏出现在视线中时,方才冷冷说了一句,“立刻去传他过来。”

  魏静萱听到这句话,在将茶盏奉与明玉时,轻声道:“主子,您让瑾秋姑姑去传谁来此?”

  明玉打量着她道:“静萱,你有没有什么事瞒着本宫?若是你现在说了,本宫或许还能网开一面。”

  魏静萱惊讶地道:“奴婢从来没有隐瞒过主子任何事,主子何以会这么问?”顿一顿,她又道:“是否有人在您面前说奴婢的闲言碎语?”

  “是闲言碎语,还是确有其事,很快就知道了。”说完这句话,明玉不再言语,徐徐喝着刚刚冲沏好的龙井茶。

  过了约摸一柱香的功夫,瑾秋带着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小太监进来,恭声道:“主子,他就是纪由。”

  待得纪由跪下行礼后,明玉道:“纪由,瑾秋说你当日曾听到魏静萱与夏晴的对话,是真是假?”

  纪由嗫嗫着不敢答话,瑾秋在一旁道:“纪由,你不必害怕,只管将你亲耳所闻的事说出来即可。”

  “是。”纪由朝明玉磕了个头,战战兢兢地道:“启禀主子,奴才当日无意中经过魏姑娘与夏晴的房外,确曾听到她们的对话。”

  在魏静萱惊异的目光中,明玉再次问道:“她们都说了些什么,从实讲来。”

  纪由飞快地抬了一下头,颤声道:“她们对主子多有不敬,奴才不敢枉言。”

  明玉有些不耐地道:“本宫恕你无罪,快说。”

  在明玉的催促下,纪由不敢隐瞒,低声道:“回主子的话,奴才听到夏晴在埋怨主子,说主子专横霸道,根本没有身为皇后应有的宽厚仁慈;还说……她长得并不比主子差,凭什么主子是皇后,她就只能是宫女,她……说自己早晚有一天,也会成为宫里的娘娘。”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