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三百九十二章 隐瞒

  魏静萱望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二人一眼道:“果真死了吗?”

  “是的,若魏姑娘不信,可以去探他们的鼻息。”在说这话的时候,监工目光有所闪烁,不过因为他低着头,并没有人看到。

  魏静萱想要过去一探,冬梅拉住她道:“别过去了,看着怪恶心的,瞧他们浑身是血的样子,应该是死透了。”

  魏静萱想想也是,逐停下脚步道:“既然他们已经被杖毙,我这就回去向皇后娘娘覆命。”

  宋嬷嬷连连点头,旋即又有些不放心地道:“魏姑娘,这件事真不会牵连到我身上?”

  魏静萱微笑道:“嬷嬷放心,皇后娘娘深明事理,不会怪罪于你的。”

  宋嬷嬷闻言长吁了一口气,道:“那就好,多谢娘娘,多谢魏姑娘。”曾几何时,她对魏静萱呼来喝去,如今与之说话,却要小心翼翼。

  “好了,我该回去了,他们二人的皮囊就麻烦嬷嬷处置了。”在宋嬷嬷应声之中,魏静萱离开了辛者库,随后冬梅与秋月也先后离去。

  瑾秋与朱用的死,总算是了结了明玉一桩心事,接下来,她只要专心对付瑕月即可。

  也就在这一日,一份名单悄悄呈到了养心殿的御案上。

  自从弘昼举办赌术比赛之后,不断有赌徒来到京城参塞,短短十几日就汇集了上千人,皆想赢得比赛,得到那一大笔赏银。

  弘昼表面嘻嘻哈哈,与人切磋赌术,暗中则命人记下每一个赌徒的形貌特征,连着姓名籍贯悄悄送入宫中,但在这些人当中,有二十几人的籍贯是热河,但当中有没有强bao阿罗的人,却是无从得知,毕竟他们所知的线索太少。

  弘历将这份名单看了一遍又一遍,试图从这上千人之中,推敲出强bao阿罗的那两个人。

  这个时候,瑕月走了进来,弘历瞧见她,连忙招手道:“娴妃,快过来瞧瞧老五呈上来的名单,一千多人,朕可是想得头也大了,不晓得到底有没有咱们要找的那两人。”

  瑕月答应一声,走到御案前,在看完那一千多个名字后,瑕月取过笔,在其中几个名字上画了圈,言道:“若凶手来了的话,这几个人最是可疑,皇上可让和亲王先查他们。”

  弘历仔细看了瑕月圈出来的名字,皆是籍贯热河,名字姓孙或是姓黄之人,惊讶地道:“你知道那两人的名字了?”

  瑕月长睫微颤,轻声道:“嗯,是阿罗告诉臣妾的,一个叫孙强,一个叫黄得才,那两人犯了事,心中多少有些害怕,所以臣妾推测他们会更名,但姓……当初孙强骗阿罗的时候,化名孙三,改了名却没有改姓,所以这一次,他们可能会延用原来的姓。另外,黄得才右耳上有一颗大黑痣,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弘历颔首道:“有了你提供的线索,要找到他们就容易多了,朕明儿个就派人告诉老五,先着重查这几个,然后再排查其他人。”

  瑕月轻咬着下唇,道:“皇上,若是找到这两人,能否将他们交给阿罗处置。”不等弘历开口,她又急急道:“臣妾知道这样于理不合,但阿罗至今没有从那件事的阴影走出来,甚至几番寻死;若是由她处置,或许可以帮她摆脱阴影,所以臣妾恳求皇上……”

  弘历打断她的话,温言道:“朕明白你的意思,如你所奏!”

  瑕月大喜过望,连忙屈膝道:“多谢皇上!”

  弘历抬手将之扶起,四目相对之时,弘历忽地道:“娴妃,你……有没有事情瞒着朕?”

  面对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语,瑕月并没有露出任何惊色,极其平静地道:“被皇上发现了吗?”

  “不错,朕记得你说过,阿罗的情绪很不稳定,绝口不提当天的事情,怎么会突然告诉你这么多信息;退一步说,就算真是她告诉你的,右耳的痣尚且说得过去,但那两人的名字又是如何得知?那两人既然没有打算杀阿罗,必定会设法隐藏身份,以免被泄露出来,怎么会蠢到自己的名字告诉阿罗呢?”说到此处,他眸光一厉,道:“所以,朕肯定,这些话,绝对不是阿罗告诉你的,是谁?”

  瑕月点头道:“皇上说的没错,不是阿罗告诉臣妾这些,但究竟是谁,恕臣妾暂时不能告诉皇上。”

  她的回答,令弘历不解,“为何不能?”

  瑕月迎着他审视的目光,道:“因为这件事关系重大,在没有切实的证据之前,臣妾不敢妄言。”

  弘历剑眉微拧,道:“关系重大?难不成这件事并不像表面所见的那样?”

  瑕月点头道:“是,在表相之下还隐藏了许多,至于究竟是什么,恕臣妾暂时还不能告诉皇上。”

  “那你准备何时告诉朕?”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弘历言语间已是透出一丝不悦。毕竟,没有谁会喜欢被人隐瞒事情,更不要说弘历还是一国之君。

  以瑕月的心思,自是听出了这丝不悦,她敛袖行礼道:“待得找到黄孙二人之后,臣妾必将所知之事,悉数告诉皇上。此刻……还请皇上恕罪。”

  弘历虽然不高兴,终归是没有勉强她,道:“你既不愿说就算了,朕累了,你跪安吧。”

  虽然弘历语气听起来不太高兴,但他能够允许自己保留这个秘密,而不多加追问,已经令瑕月很欣慰了,再次行礼之后退出了养心殿。

  瑕月刚回到延禧宫,知春就将发生在辛者库的事情告诉了她,随后焦灼地道:“如今瑾秋与朱用已死,再无人可以指证皇后,就算抓到孙强与黄得才也定不了皇后的罪。主子,这可如何是好?”

  齐宽在一旁道:“奴才记得很清楚,带他们去辛者库时,二人手指上都没有戴戒指;而且,他们两个也不像是有私情的样子,这次的事,应该是有人故意陷害,想趁机要他们的性命。”

  瑕月凉声道:“本宫知道,本宫还知道是谁要他们的性命。”

  知春眼皮一跳,脱口道:“主子,是皇后对不对?”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