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零二章 失言

  魏静萱被她当面斥责,俏脸微白地道:“奴婢并不曾怂恿主子什么,而且主子是清白的;倒是娘娘您从刚才起就一直诬陷主子,居心何在?!”说罢,她一指躺在担架上的人,“还有,这个人真是……”

  “啪!”魏静萱的话再次被打断,不过这次不是言语,而是掌掴,“你是什么身份,居然敢这样与本宫说话?”

  魏静萱捂着脸张口欲言,另一边脸颊上亦挨了一掌,一时间两边脸颊都传来火辣辣的痛意,令她暂时无法言语。

  明玉又惊又怒地道:“娴妃,静萱是本宫的宫女,你这样不由分说地掌掴她,眼里还有没有本宫这个皇后?”

  瑕月毫不退缩地迎着明玉的目光,道:“魏静萱小小年纪却阴狠毒辣,怂恿娘娘做下一件又一件的错事,臣妾如今就代娘娘好好教训她!”

  “你放肆!”明玉愤怒地道:“莫说静萱没有如你所说的那样,就算是有,也轮不到你来教训!”

  在她们对峙时,魏静萱对担架上那人的身份越发怀疑,每次她一说到这个,娴妃就借故打断她的话,分明就是心中有鬼,她一定要戳穿娴妃的谎言,以免主子着了娴妃的当。

  想到这里,魏静萱忍着脸颊地痛意,道:“主子,担架上那人,很可能……”话说到一半,再次被人打断,不过这一次,并不是瑕月,而是弘历,“孙强,还跪着做什么,赶紧去辩认!”

  明玉没有看到魏静萱使来的眼色,紧张地道:“皇上,朱用如今中了毒,脸色青黑,怕是不易辩认,不要等他身上的毒彻底解了再说,先将孙强二人关押起来。”

  弘历目光复杂地看着她,道:“就算脸色再怎么改变,轮廓还在,应该可以辩认得出来,皇后不必担心。”

  在他说话的时候,孙强已经起身来到担架边,躺在上面的“朱用”看到他,似乎很激动,发出沙哑难辩的声音,“你……是你……”

  瑕月走到其身边,道:“如何,孙强,认出来了吗?”

  “草民……”虽然只看到半张发黑的脸,但孙强仍然辩认出当初见自己的,并不是这个人。他正要说不是,挨着担架边的腿突然传来一阵微疼,有尖锐锋利的东西隔着衣物横在他腿上。

  瑕月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他的腿,随后道:“孙强,好好看清楚,究竟是还是不是?”

  在瑕月说“不是”二字时,孙强感觉腿上的痛加深了一些,他惶恐地看着眼前这个美若天仙的女子,不知该怎么回答。

  担架上的“朱用”再次发出难听的声音,“我……认得你,热河那个人,就是你!”

  见孙强一直愣在那里,瑕月眸光一冷,催促道:“说,到底是不是他?”

  孙强双腿一次,险些跪倒在地,勉强撑住身子后,他颤声道:“应该……应该……是他!”

  他话音刚落,明玉便激动地道:“不可能,你不可能见过朱用,你胡说!”

  瑕月似笑非笑地道:“皇后娘娘,之前您说臣妾冤枉您,如今孙强指认当初指使收买他的人就是朱用,您又说他胡说,敢情是非对错,皆由您一人说了算?既是这样,那您不管做了什么,都是不会错的。”

  明玉脸色难看地道:“本宫不是这个意思,总之不会是朱用,定是他看错了,阿罗的事情,与本宫无关!”

  躺在担架上的“朱用”听到她的话,发出难听的笑声,“你当然不会承认,因为若是承认了,你就不再是母仪天下的皇后,而是世间最恶毒的女子,你的双手沾染了无辜者的鲜血。夏晴、我、瑾秋、阿罗,还有以前的水月姑姑,都是被你所害,你心中早就已经没有了良善!”

  “胡说!”明玉厉声打断他的话,神色激动地道:“本宫没有害过人,本宫的手上也没有鲜血,你莫要在这里冤枉本宫!”

  魏静萱在一旁道:“主子您别激动,或许这担架上的人根本不是朱用。”她生怕再次被打断,所以说得很快。

  就在魏静萱话音落下之时,瑕月与弘历的目光不约而同地在她脸上扫过,皆带着一丝隐晦的不悦。

  明玉惊异地看着魏静萱,问道:“不是朱用?那是什么人?”

  不等魏静萱说话,“朱用”已经道:“魏静萱,你不必在这里胡言乱语,我就是朱用,是你与主子最不想看到的人!当日,你怂恿主子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对付阿罗,之后收买纪由,害我与瑾秋不说,还想要我们的性命;幸好老天有眼,让我活着来指证你们的罪行!”

  “本宫什么都没有做过,本宫无罪!”过度的激动令她忘了刚才魏静萱的话,没有上前去确认朱用的真假。

  “你有!你听信魏静萱的谗言,杖责夏晴,若非娴妃恰好碰到救下她性命,她已经死了;让我去热河收买人强bao阿罗,让她不能再嫁给傅大人;之后受魏静萱挑拨,你将我们贬去辛者库不够,还派人下毒要我们的性命,皇后娘娘,您总说娴妃恶毒,但事实上,您比娴妃恶毒百倍,你根本不配为皇后!”

  面对“朱用”难听至极的言语,明玉脱口道:“本宫没有,是你与瑾秋咎由自取,若不是你们投靠娴妃,本宫……”

  “主子!”魏静萱急急打断她的话,但已经来不及,明玉的话,等于间接承认她派人下毒杀害朱用一事;也等于间接承认她指使孙强二人强bao阿罗一事。

  在被魏静萱阻止后,明玉也醒悟过来,但已经晚了,说出口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一般,无法收回。

  她慌乱地看向弘历,后者脸色阴沉得似会滴下水来一般,“皇上,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是冤枉的,臣妾……”

  她话未说完,弘历已是骤然厉喝道:“闭嘴!”

  明玉被他吓得险些软倒在地,惶恐地看着他,不敢再出声。

  弘历深吸一口气,别过脸道:“娴妃,可以让齐宽起来了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