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零六章 太后

  正如魏静萱猜测的那样,弘历虽然对明玉大为失望,但多年的夫妻情份,令他始终不舍废明玉后位。

  弘历冒着风雪一路来到慈宁宫,未让人通传就径直走了进去,到了暖阁之中,只见凌若闭目坐在椅中,佛珠在其手中一颗颗捻过,瑕月与齐宽一起跪在地上。

  弘历有些忐忑地道:“儿臣给皇额娘请安。”

  凌若缓缓睁开眼,道:“皇帝,娴妃刚才与哀家说了皇后的事,是不是真的?”

  弘历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皇额娘,这件不能全怪皇后,儿臣也有责任,儿臣……”

  凌若打断他的话,沉声道:“哀家不要听这些,只问你到底是真是假?”

  弘历无奈地垂目道:“是,阿罗被强bao一事,确是皇后指使人所为。”

  凌若冷冷一笑,扶着水秀的手起身道:“好啊,堂堂大清皇后,居然指使人强bao无辜女子,真是让哀家长了见识。先帝废后,那拉氏,虽然毒辣,手上沾染了无数人的鲜血,却也不曾做过这样荒唐的事情。皇帝,你真是娶了一位好皇后。”

  面对凌若的讽刺,弘历无言以对,好一会儿方才道:“皇额娘,皇后已经知错了,求您再给她一次机会。”

  凌若冷声道:“娴妃要哀家为阿罗主持公道,皇帝要哀家给皇后一个机会,哀家该听谁的话才好?”

  弘历有些尴尬地道:“儿臣知道皇后此次犯下大错,但皇后并非十恶不赦,相反,她本性善良,只是……”

  凌若拨动着佛珠的手一顿,道:“善良?若皇后心中有一丝善良的话,就不会做出这种事!强bao一个女子,令她失去清白,比杀了她更痛苦,更不要说还是两个人。”凌若缓了口气,道:“她就算不顾惜阿罗,也要顾惜一下傅恒,那可是她的亲弟弟!”

  弘历躬身道:“皇后知错了,求皇额娘再给她一次机会,从轻发落。儿臣如此请求,不仅仅为了皇后,也是为了皇家的颜面。”

  凌若叹了口气,道:“哀家给皇后的机会还少吗?但有哪一次,她是真的知错了?”在弘历的无言之中,她续道:“至于皇家的颜面自然也得顾,但如果富察明玉真的不配为皇后,就算伤及颜面,也当有所决断!”

  弘历听出她话中的冷意,连忙屈膝跪下道:“不要,求皇额娘开恩,不要废明玉后位。”

  凌若盯着他道:“事到如今,你还如此维护她?”

  弘历涩声道:“明玉……毕竟是儿臣亲自选的皇后,儿臣实在不想与她走到那一步!”

  凌若微一点头道:“因为这样,所以皇帝就要一味包庇皇后犯下的罪行?甚至为了她,跪在这里跟哀家求情?”

  弘历瞥了一眼跪在旁边的瑕月,咬牙道:“这是儿臣最后一次为皇后求情,若是她将来再执迷不悟,做下错事,儿臣必定依律处置,绝不姑息。”

  凌若阻止张嘴欲言的瑕月,道:“若哀家还是不答应呢?皇上是不是打算将哀家囚禁在这慈宁宫中,以免伤了你那位好皇后?”

  弘历惶恐地道:“儿臣万万不敢,若是皇额娘不同意,儿臣只有长跪不起!”

  凌若闻言,将目光转向瑕月,“娴妃,皇帝是一定要保皇后的,那你呢,可肯让步!”

  瑕月垂目道:“儿臣说过,其它事情,儿臣都能让,唯独这一件不行,儿臣一定要替阿罗讨回公道。”

  凌若微微点头,道:“皇帝,你先出去,哀家想与娴妃单独说几句话。”

  待得弘历依言退下后,凌若命杨海扶起瑕月,随即道:“娴妃,你还想与皇上继续走下去吗?”

  瑕月沉默片刻,出声道:“若儿臣回答是,皇额娘是否就会劝儿臣放弃所求,就此了结这件事?”

  凌若颔首道:“不错,哀家确是此意。”

  瑕月唇角徐徐弯起,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想不到连皇额娘也一心帮着皇后,亏得儿臣还以为皇额娘能够还阿罗一个公道。”

  面对瑕月的言语,凌若并未生气,摇头道:“你错了,哀家并非帮着皇后,恰恰相反,哀家是在帮你。”

  凌若这句话令瑕月疑惑万分,“儿臣不明白”

  凌若轻叹了一口气,起身道:“刚才皇帝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他不愿废后。”

  瑕月急切地道:“但以皇后所犯的错,废后并不为过;再者,若是一味姑息,只怕皇后行事会越来越过。”

  凌若点头道:“你说的哀家都知道,但哀家不能不顾及皇帝的意愿。另外,若是事情闹得太僵,哀家倒也罢了;但你呢,你准备以后怎么与皇帝走下去?还是说,你打算就这么老死宫中,与皇上不相往来?”

  瑕月用力咬着下唇,待得咬出几个深得吓人的牙印后,方才道:“若只有这么一个方法可以为阿罗讨回公道,儿臣……愿意!”

  凌若怜惜地摇头道:“为了一个宫女,连自身的前程都甘愿放弃,哀家该说你什么好?”

  瑕月涩然笑道:“皇额娘一定觉得儿臣很傻,但阿罗值得儿臣这么做,这也是儿臣欠她的。”

  “善待身边之人,不将他们当成草芥或是棋子,这一点很好;可是你有没有想过,阿罗希望你为她做到这个地步吗?她是你最重要的人,你何尝不是,因为自己,而让你半世孤苦,哪怕她得到了公道,心中也不会安宁。”

  “可是……”瑕月刚说了两个字,便被凌若打断道:“你先听哀家把话说完。”停顿片刻,她续道:“不顾一切去做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这是蠢人的行为,而你,并不是那样的人;否则以你的出身与过往,根本不可能在宫中待到今日。至于皇后那边,虽不能废,但哀家会惩处她,尽可能还阿罗一些公道。不过哀家也可以在此许诺,若是皇后再犯这般严重的错,就算皇上反对,哀家也必废她后位!”

  瑕月紧紧攥着双手,止了很久的眼泪再一次涌上眼眶,而这一次,更多的是无力,她哑声道:“若真有下一次,太后真会废了皇后吗?还是说,再重复一遍现在所说的话?无休止的重复下去。”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