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一十章 手刃

  这一次,阿罗没有再拒绝,由着宫人替自己梳洗,望着铜镜中那张渐渐清晰起来的容颜,竟然有些陌生。

  “这样才是本宫认识的阿罗。”瑕月笑一笑,道:“好了,天色不早了,先歇着吧,有什么事情等明日再说。”

  阿罗没有说什么,在瑕月快要走到门口时,她突然道:“主子。”

  瑕月停下脚步,回头道:“怎么了,还有事?”

  迎着她疑惑的目光,阿罗鼓起勇气道:“奴婢想去见那两个人,可以吗?”

  阿罗愿意去了结这件事,瑕月自是乐见其成,但想到她刚才近乎失控的表现,又有所担心,走上去握住阿罗微微颤抖的手,道:“若是你觉得为难,可以过几天再说,不必急在一时。”

  阿罗摇头道:“奴婢没事,主子无需担心。”

  瑕月紧一紧掌中冰凉的手,颔首道:“那好吧,本宫陪你一起过去。”

  孙强与黄得才二人顶着风雪跪在院中,冻得浑身哆嗦,恨不得赶紧找个地方避避风雪,但知春一直站在不远处的檐下盯着他们,令他们不敢妄动。

  看到瑕月带着阿罗出现,知春连忙迎上去行礼,瑕月道:“去取皇上以前赐给本宫的珐琅匕首来。”

  待得知春依言取来后,瑕月将匕首交给阿罗,道:“去吧,你想怎么处置他们都可以。”

  阿罗接过匕首,一步步往孙黄二人走去,看到阿罗出现,两人连忙磕头求饶,希望阿罗可以饶过他们一命。

  “阿罗姑娘,这一切都是皇后娘娘的主意,我们……我们只是听命行事,求您高抬贵手,饶我们两个一条贱命。”

  皇后娘娘?阿罗疑惑地回头看向瑕月,后者道:“皇后的事,本宫待会儿再向你解释,如今先处置这两人。”

  阿罗点点头,重新看向二人,夜色中,那两道冰冷仇恨的目光,比这漫天的冰雪还要让人发寒,“我认得你们,就是你们俩个将我害成这样,就是你们!”

  她的声音凄厉如夜枭,黄得才看到她紧紧攥在手中的匕首,慌忙抬起僵硬的手掴着自己的脸颊,一边掴一边道:“我们该死,我们不是人,求阿罗姑姑娘饶命。”

  在他之后,孙强也不停地打着自己的脸,希望可以求得阿罗饶命;殊不知,早在他们身份确认的时候,就已经是死人了,哪怕现在阿罗放过他们,他们依然会死,根本没有任何活命的机会。

  阿罗尖声笑道:“我记得我当初也是这样哀求你们,求你们放过我,结果呢?你们放过我了吗?!”

  孙强颤声道:“我们也不想的,当时……一时糊涂才会接下这桩差事,事后我们一直活在自责与后悔之中。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们一定不会做那种事,阿罗姑娘,求您慈悲,给我们一个机会。”

  黄得才急急接过话道:“是,我们二人发誓,一定会痛改前非,每日行善。”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瑕月低声嘱咐齐宽道:“找几个身强力壮的内侍盯住些,这两人怕是不肯受死。”

  在齐宽暗自安排之时,风雪之中传来阿罗尖锐的声音,“我放过你们,谁来放过我?我所有一切都毁在你们手上,我做不到原谅!做不到!”

  孙强满头冷汗地道:“可是你现在就算杀了我们,也改变不了什么,何不放我们一条生路。佛家说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过度的紧张,令他语无伦次,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屠刀……”阿罗望着手中的匕首,喃喃道:“我不放,就算成不了佛,我也不要放下这把屠刀,我要亲手杀了你们俩人,让你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说完最后一个字,阿罗握紧手中的匕首,狠狠朝孙强刺来,孙强躲避不及,被刺伤了手臂,他眸中闪过一抹狠色,扑上去意欲去抢阿罗手中的刀,黄得才亦是如此。隐在暗处的齐宽见状连忙与几个太监一起冲过去,一番撕斗后制住了二人。

  孙黄二人见逃走无望,绝望地叫道:“不要杀我们!求求你,不要杀我们,不想死!”

  回应他们的,是一阵钻心的痛意,阿罗握着匕首,带着满腔的恨意,一下又一下地刺在他们身上,直至他们彻底断气,方才停了下来,她松开满是鲜血的右手,匕首滑落在地,发出“叮”的一声轻响。

  除了双手之外,阿罗脸上、衣上皆沾满了喷射而出的鲜血,这是她第一次亲手杀人,却没有感觉太多害怕,因为恨意已经掩盖了一切。

  在命宫人将尸体拖下去后,瑕月走到怔怔站在原地的阿罗面前,道:“去换身衣裳,然后来暖阁见本宫,本宫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你。”

  阿罗无声地点点头,待得换了衣裳洗尽沾染在身上的血迹后,来到东暖阁,瑕月依言将整件事的经过告诉了阿罗,随后内疚地道:“虽然皇上知道了皇后所犯的恶行,但始终对她心存仁慈,未曾废后,仅仅是禁足一年。”

  阿罗自嘲地道:“奴婢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宫女,试问皇上怎么肯为奴婢废后。”

  “是本宫不好,没有为你讨回应有的公道。”面对瑕月的话,阿罗摇头道:“与主子无关,您已经尽力了。”说到此处,她讽刺地笑道:“如今皇后娘娘总算可以安心了,不必再害怕奴婢会嫁给傅恒。”

  想到阿罗经历的那些事,瑕月心中一痛,道:“对不起,若非本宫的关系,皇后或许不会那样针对你,是本宫对不起你。”

  阿罗摇头道:“没有,主子从来没有对不起奴婢,错的那人是皇后,像她那样的人,根本不配为皇后,甚至根本不配为人。”

  瑕月听出她话中的恨意,却不知该怎么安慰,只能道:“别想这些了,回去好好睡一觉。”

  阿罗依言退下,在回到自己屋子后,并没有睡下,在桌前坐了整整一夜,桌上放着一把尚有鲜血未曾拭尽的匕首,正是刚才用来杀孙强与黄得才的那一把。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