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一十一章 想通

  翌日,慈宁宫传来旨意,着阿罗前去见驾;太后传召,阿罗虽不情愿,也只得过去,瑕月得知后,让齐宽陪着她一起去慈宁宫。

  一路之上,不时遇到宫人,面对他们的目光,阿罗觉得浑身不自在,一再加快脚步,到后面,几乎是小跑着过去。

  齐宽跟上她安慰道:“阿罗,别那么紧张,没事的,没有人会说什么。”

  阿罗一边躲避着别人的目光,一边慌声道:“你不用安慰我,他们一定在背后议论我的事,整个宫里都在议论。”

  齐宽无奈地道:“就算别人真议论又怎么样,正如主子昨日说的那样,你并没有错,根本不用在意别人怎么说。”

  阿罗没有理会他,只是快步走在前面,待得踏进慈宁宫后,瞧见凌若在檐下赏雪,连忙缓了口气,与齐宽一起上前行礼。

  在示意他们起身后,凌若惊讶地道:“怎么气喘得这么急?”

  “回太后的话,奴婢急着赶过来,所以这一路上走得快了些。”说罢,阿罗又道:“不知太后传奴婢来,有何吩咐?”

  凌若似笑非笑地道:“这一路过来,对你而言,很痛苦是不是?你觉得所有人都在背地里议论取笑你,这也是你过了这么久,却一直不肯踏出延禧宫的原因,对不对?”

  阿罗沉默片刻,涩声道:“这件事传得人尽皆知,他们怎么会不议论。”

  “不错,据哀家所知,许多人都在议论,但是……阿罗,你需要在意这些吗?”凌若的话令阿罗愕然,“请恕奴婢不明白太后的意思。”

  在进殿坐下后,凌若道:“娴妃可曾与你说过皇后的事?”

  阿罗低头道:“回太后的话,主子说过,奴婢的事是皇后指使孙黄二人所为,因为这件事皇后已经被禁足于坤宁宫。”

  “那她有没有与你提过来昨日来此见哀家的事?”

  阿罗摇头道:“主子只说了皇后的事,余下并未提及。”说到这里,她试探地道:“主子来见太后,可是为了奴婢的事?”

  “不错。”凌若微一点头,感慨地道:“娴妃对你当真是很好,为了替你讨回公道,甚至不惜得罪皇帝,来此请求哀家下旨废后。宫里多少人,费尽心机讨好皇帝,得罪皇帝……她是哀家所知的第一人。”

  阿罗万万没想到瑕月为了自己,竟然做到这一步,忍着眼底的酸意,哽咽道:“奴婢贱命一条,不值得主子这般做。”

  “所有人都这样觉得,但娴妃始终坚持,若非最后她听了哀家的劝,如今……怕是已经与皇上闹得不可开交了。”说到此处,她转而道:“你觉得外面那些人的目光还有议论让你很难受,那你可曾想过娴妃,在你缩在屋中不出来的时候,她一直在承受那些非议,同时还要想办法替你寻出害你的那些人,还你那个在很多眼中不以为然的公道。”

  听着凌若的话,阿罗仿佛看到瑕月跪在慈宁宫中,求凌若废明玉后位的样子,垂泪道:“主子待奴婢的好,奴婢这一辈子都还不清。”

  “娴妃才是在意你,待你好的那个人,你只需要在意她一人既可,何必去管别人?你越是逃避,那些人就议论的越是凶,想要真正摆脱,只有鼓起勇气去面对。莫要让亲者痛,仇者快。”

  阿罗抹去脸上的泪,抬头道:“是,奴婢明白了,多谢太后提点。”

  凌若颔首道:“明白就好,只要你能熬过这一关,哀家相信,不会再有任何事可以难倒你。”

  待得阿罗再次点头后,她道:“好了,回去好好侍候娴妃吧。”

  从慈宁宫出来,面对他人的目光,阿罗还是很难受,但她努力不让自己再逃避躲闪,像以前一样,迎视着那一道道目光,正如凌若所说,只有鼓起勇气面对,她才能真正摆脱过去。

  死,是摆脱这一切最好的方法,但主子为她付出了那么多,她不可以死,哪怕是为了主子,她也一定要活下去。

  延禧宫中,知春见瑕月一直看向紧闭的殿门,知其是在担心阿罗,宽慰道:“主子放心吧,有齐宽陪着阿罗,不会有事的。”

  瑕月忧声道:“话虽如此,但这是阿罗出事之后第一次出去,本宫担心她心结未解,会受不了外人的目光。”说着,她又道“去了这么久,按说也该回来了,怎么还不见人影,知春,你出去看看。”

  知春正要答应,殿门被人推开,齐宽与阿罗一道走了进来,看到阿罗回来,瑕月悬在心中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待得阿罗起身行礼后,温言道:“这一路上过去可还好?”

  “回主子的话,一切皆好。”这般说着,阿罗突然跪了下来,在瑕月惊讶的目光中,哽咽道:“多谢主子为奴婢所做的一切,奴婢这一辈子都会记着主子的好。”

  瑕月起身扶起她道:“傻丫头,你是本宫的亲人,本宫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无需说这些见外的话,本宫最大的心愿,就是……”

  不等瑕月说完,阿罗已是道:“主子放心,奴婢已经想通了,从这一刻起,奴婢会好好的活下去,不会再轻言生死,也不会再逃避。”

  “好!”瑕月激动地点头,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阿罗解开心结,愿意重新站起的这一刻。

  阿罗抚去瑕月眼角的泪水,感激地道:“太后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奴婢了,多谢主子为奴婢所做的一切。”

  瑕月握住她的手,内疚地道:“可惜本宫始终未能为你讨回真正的公道。”

  “不,主子已经做得够多了,若主子真为了奴婢而得罪皇上,孤老半生,奴婢就算讨回公道,也不会开心。”说到此处,阿罗低头从袖中取出一把匕首,正是昨夜手刃孙黄二人的那一把,轻声道:“昨夜,奴婢坐在屋里,看着这把匕首,您知道奴婢在想什么吗?”

  瑕月正欲摇头,想起昨夜临别前,阿罗所说的那句话以及言语间透露的恨意,脑海里闪现一个可怕的念头,骇然道:“你……你该不会是想去行刺皇后吧?”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