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一十九章 试探

  “奴婢不敢肯定,但奴婢想不到有什么办法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毒。”宋嬷嬷的回答令瑕月暗自奇怪,若果真不是苏氏,那会是谁呢?难道魏静萱还收买了其他人?

  见瑕月不说话,宋嬷嬷越发害怕,紧张地道:“娘娘,奴婢一直都依着您的吩咐,并不敢有怠慢,还请娘娘念在奴婢一片忠心的份上,原谅奴婢一回。”

  瑕月暂时放下心中的疑虑,道:“罢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本宫也不再责你,不过你没完成本宫交待的事,这调往它处的事,待往后再说吧。”

  宋嬷嬷闻言大喜过望,连连磕头道:“奴婢省的,多谢娘娘不责之恩,多谢娘娘!”

  在她准备离开之时,瑕月道:“夏晴这段时间在辛者库可还好?”

  “回娘娘的话,夏晴与以前一样,每日都会按时去各宫各院送水,不过……这段时间她变得越发不爱说话,往往别人问一句才会答一句,精神瞧着也不是太好。奴婢问她,她也不说,倒是与她同住一屋的人说,这几天夜里,夏晴常做恶梦,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瑕月思索半晌,眸光微微一冷,道:“行了,你回去吧,另外将夏晴给本宫传来,本宫有话问她。”

  在宋嬷嬷离去许久后,一个单薄的人影出现在瑕月视线中,正是夏晴,待得行过礼后,她轻声道:“不知娘娘传奴婢来,有何吩咐?”

  瑕月打量了低垂着头的她一眼,温言道:“本宫刚才听宋嬷嬷说你最近经常做恶梦,担心你有什么事,所以传来问问。”

  夏晴身子一颤,将头垂得更低,“多谢娘娘关心,奴婢没什么事,想是这几日累了一些,所以恶梦频频。”

  瑕月不置可否地点头道:“原来如此,本宫还道是你做了什么不应该的事,所以才会被恶梦所扰。”

  “娘娘说笑了。”这般说着,夏晴又道:“娘娘若是没别的吩咐,奴婢先行告退了。”

  “才刚来怎么就要走,你……”瑕月似笑非笑地道:“不愿意见到本宫吗?”

  夏晴暗自攥紧双手,道:“奴婢不敢,只是奴婢在辛者库中还有差事未做完,去晚了怕遭嬷嬷责备。”

  “她知你是来本宫这里,岂会责备于你。”说罢,她又道:“本宫之前给你的那些开胃健脾丸还剩下多少?”

  “还剩下小半盒,娘娘放心,奴婢每日都有照你的吩咐,在里面咸福宫的玉泉山水中放入两颗。”

  “你做事一向很有交待,本宫岂会不放心。”这般说着,瑕月道:“坐下吧,既是来了,就陪本宫说会儿话,本宫让人沏一盏茶过来。”

  夏晴飞快地看了她一眼,道:“奴婢不敢在娘娘面前放肆,奴婢……”她正想要再次告退,瑕月忽地道:“瑾秋与朱用的死,你都知道了吗?”

  夏晴双手倏然一紧,指甲刺入掌心,传来一阵痛意,借着这股痛意勉强维持着平静道:“奴婢听说了,他们二人似乎是中毒而死。”

  瑕月盯着她隐在阴影中的脸庞,道:“是啊,本宫问了宋嬷嬷,皇上也派人查过,都查不出端倪来,实在蹊跷得很,夏晴,你当时也在内务府,可知道什么?”

  夏晴勉强一笑道:“奴婢若是知道,一定会告诉娘娘,可惜奴婢对此一无所知,直至那天您来辛者库,之后瑾秋与朱用的尸体抬出去,奴婢才知道他们并没有死在之前的杖责下。可惜……终归还是难逃一死。”

  “确是可惜。”瑕月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凉声道:“夏晴,宋嬷嬷与本宫说,朱用他们死的时候,你曾在附近出现过,可有其事?”

  知春与齐宽面面相觑,不解瑕月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宋嬷嬷根本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那厢,夏晴神色一变,不自在地道:“奴婢本就是辛者库的人,在那附近出现并没什么奇怪的,娘娘您这么问……该不会是怀疑奴婢吧?奴婢与他们无怨无仇,试问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呢。”

  “本宫岂会怀疑你,本宫只是……”瑕月起身走到夏晴面前,握住她藏在袖中的手,用力掰开她紧紧蜷屈的手指,一根又一根,在全部掰开之后,露出掌心被掐成深红色的指甲印,在夏晴难看的脸色中,瑕月一字一句道:“本宫只是好奇,若此事真与你无关,你为何要这么紧张?夏晴,是你所为对不对?”

  夏晴用力抽回手,颤声道:“奴婢不知道娘娘在说什么。”

  在看到指甲印之时,瑕月已经肯定了心中的猜测,眸光阴沉地道:“你这般聪明,怎么会不明白;倒是本宫……怎么也想不明白,你为何要替他们办事,甚至甘心双手染血,难道你忘了当初魏静萱是怎么害你,皇后又是怎么责打你的吗?”

  “我没有忘!”夏晴尖声道:“从来都没有忘过!”

  瑕月盯着她,冷声道:“既是没忘,为何要助纣为虐,残害两条人命?”

  “与我无关,我什么都没有做过。”夏晴激动地否认着瑕月的话,但她心里清楚,不管如何否认,都不可能抹去曾经的事实,确实是她杀了朱用和瑾秋,自从他们死后,她就一直活在惶恐与不安之中,食不知味,睡不安寝,整夜都被恶梦纠缠。

  瑕月冷笑道:“是否无关,你心中清楚,夏晴,本宫一直以为你心存良善,原来竟然与魏静萱一样。早知如此,本宫当初绝对不会救你!”

  夏晴激动地挥手道:“不是,我没有与她一样,不是这样的!是她逼我这么做的,我不想,我不想!”

  瑕月刚才之所以将话说得尖锐刻薄,就是想逼夏晴说出实话,如今果然证明朱用二人是死在夏晴的手中。

  齐宽在一旁道:“魏静萱如何逼你?难不成,她有你的把柄?”

  夏晴深吸一口气,摇头道:“我没有把柄落在她手上,但她知道我家人的住处,魏静萱……拿他们的性命来威胁我。”说到此处,她涩涩一笑道:“说起来真是讽刺,住处还是我告诉她的,结果……她却用来威胁我杀人。”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