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二十二章 封嫔

  弘历似笑非笑地道:“若莹你这话仿佛是在怨怪朕平日里对你照顾不够。”

  愉贵人慌忙道:“皇上误会了,臣妾绝无此意,事实上,皇上对臣妾很好很好,不管朝事如何繁忙,您都会抽出空来看臣妾,可见您心中一直牵挂着臣妾与孩子,试问臣妾又怎么会心存怨怪呢?”

  看到她急切的样子,弘历轻笑道:“朕与你开玩笑呢,你倒是当起真来,往后,朕一定会多抽些时间来看你,待得十月之后,你一定要给朕生一个白白胖胖,健健康康的小阿哥。”

  “嗯,臣妾一定会的。”愉贵人认真地道:“嬷嬷说,这怀孕的事越到后面越难熬,但是为了皇上,不管多难熬,臣妾都会撑下去。”

  “好。”弘历抚着她圆润的脸颊,心中一动,道:“若莹在贵人一位上,也有四年了吧?”

  终于等来这一刻了吗?愉贵人忍着心中的激动道:“是,皇上登基之后,臣妾受封为贵人,如今一转眼已经有四年了。”

  弘历点头道:“你伴在朕身边已有好些年了,一向温顺恭敬,如今又怀了孩子,是时候晋一晋位份了。”

  愉贵人一脸惶恐地道:“臣妾无功无劳,忝居贵人之位,已是不安,如何敢再晋,万万不敢。”

  弘历不以为然地道:“你为朕孕育龙裔,这不就是一功了吗?朕明儿个便下旨册封你为愉嫔,与贵妃一道行册封礼,可好?”

  愉贵人心中自是一百个一千个愿意,面上却是再次推辞道:“为皇上孕育龙裔,本就是臣妾的份内事,实在不敢受皇上隆恩,还请皇上收回成命。”

  弘历坚决道:“君无戏言,说出口的话岂能再收回,行了,这件事就这般定了,五个月后,朕等着见朕的五阿哥。”

  愉贵人见戏做的差不多了,一脸感动地起身行礼,“臣妾愧领皇上恩典,臣妾一定会努力为皇上生一位聪明健康的五阿哥。”

  弘历欣然点头,“如此就好。”

  自从永琏离世后,他心目中就没有了储君的人选,虽说膝下还有三位阿哥,但皆不足以继承大统,所以立储一事也就拖了下来;这次祥瑞频现,且与子嗣有关,季长明又推算出应在西方,十有**就是应在愉贵人这个孩子上,若此子真是大清未来的天子,定然十分聪敏慧黠,就像以前的永琏一样。

  想到永琏,弘历心中一阵黯然,他一心希望这个嫡长子可以继承这个帝国,岂知永琏福薄,小小年纪就遭人陷害,离开了这个世间。

  翌日,晋愉贵人为愉嫔的旨意传遍后宫,延禧宫自然也听到了,知春忿忿地道:“一向都是诞下皇嗣之后才会晋封,她如今怀孕四五个月,皇上怎么就晋了她的位份,真是没有道理。”

  阿罗应着瑕月绣棚上所绣的颜色挑了一根丝线递给她,口中道:“主子,愉贵人如今成了愉嫔,若是诞下皇嗣之后再晋封,那可就位列四妃了。”

  齐宽犹豫着道:“已经晋了位份,到时候还会再晋吗?”

  瑕月稳稳地将丝线穿过针眼,道:“诞下皇嗣晋封,乃是惯例,除非是晋无可晋,譬如说像皇贵妃那样的,否则又怎么会有例外呢。”

  听得这话,齐宽紧张地道:“愉贵人对您一向虎视眈眈,若是真成了愉妃,那……那可如何是好?”

  “愉妃……”瑕月捻针穿过紧绷的锦缎,轻笑道:“那也得她有命做才行,若是死了,就算是皇贵妃也没用了。”

  齐宽想想也是,点头不语,阿罗思索片刻,道:“主子,究竟愉贵人到底会不会死,在那一刻之前,咱们谁都不知道,所以奴婢以为,还是要早做防范,别被她抢了先机。”

  知春连连点头道:“奴婢也认同阿罗的话,得赶紧劝皇上收回圣旨。”

  瑕月瞥了她一眼,道:“胡说什么呢,若是能够随意收回,那还叫圣旨吗?”

  知春也知自己的话有些荒唐,低头道:“奴婢知错了,但是……奴婢想到下月二十,愉贵人要与您一起行册封礼,这心里头就堵得慌。”

  瑕月轻笑道:“你这丫头,倒是比本宫还要着急,本宫若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你是不准备让本宫清净了对吗?”

  知春讪讪一笑道:“奴婢不敢,奴婢是替您担心,奴婢只是觉得愉贵人之患,比皇后更甚。”

  阿罗颔首道:“不错,皇后没多少心计,多是受人怂恿,否则当日在养心殿上,也不会被主子套出了话;但愉贵人不同,此人能够在潜邸中暗藏多年而不被主子发现,足见其城府之深;还有端慧太子那件事,明明是她与富察挽秀同谋,居然能让富察挽秀不惜性命保她,这等手段,实在高明。身居贵人之位时,已经如此诡计多端,一朝成为愉嫔甚至是愉妃,那还了得。”

  瑕月停下手中的动作,徐徐道:“你说的不错,但是皇上圣旨已下,愉嫔之位她是晋定了;不过本宫很是好奇,之前从未听皇上提过晋愉贵人的事,怎么一下子就下旨了。”

  齐宽道:“奴才听说昨儿个皇上歇在怡和居,愉贵人必是趁此机会,借着腹中胎儿在皇上面前撒娇讨好,哄得皇上晋她的位份。”

  瑕月当即摇头道:“不会,她若会做这样的事,早在刚怀孕的时候就做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而且这种做法,很容易令皇上反感,她应该不会做。”

  齐宽挠了挠脑袋道:“不是这个……那奴才可就想不出来了,难不成是最近淮安府与武定府出现祥瑞,皇上心情好,所以晋了愉贵人的位份?”

  齐宽随口一句话,却令瑕月留了心,“说来也怪,自本宫有记忆以来,就没听说过有什么祥瑞,怎么短短几日间,就连着出现了两宗。”

  知春忽地道:“对了,奴婢听说昨儿个钦天监监正季大人去养心殿求见过皇上,不知是否就与此事有关?”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