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二十四章 法子

  这件事黄氏亦有听说,不过她未曾往这方面想,此刻听得知春言语,讽刺地笑道:“若果真如此,那就是本宫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一个心肠如此歹毒的女子身怀六甲,居然会天降祥瑞,真是……不知让人说什么好。”

  瑕月无言以对,但除此之外,她实在想不出弘历突然加封愉贵人为愉嫔的理由,正欲安慰,锦屏忽地道:“就算白鱼的祥瑞与愉嫔有关,那白鹿呢,难不成也是应在她身上?愉嫔何德何能应得起这些,要真是这样,老天可真瞎了眼。”

  她的话令瑕月心中一动,凝思良久,一缕笑意出现在唇边,道:“本宫想到法子了,只要这法子可成,愉嫔断然跃不到仪嫔你的头上。”

  黄氏好奇地道:“是何法子?”

  瑕月笑言道:“恕本宫暂时卖个关子,待得事成之后再来告诉仪嫔。”说罢,她对锦屏道:“去炖一盏燕窝来给你家主子。”

  黄氏想了半天,始终想不出瑕月口中的法子,无奈之下只得作罢,至于瑕月也未多言,在看过永琏后便离开了重华宫。

  一出了宫门,知春便急切地道:“主子,您到底想到什么法子了?还是说,您是确定愉嫔产下孩子之后必定……”她隐下“身死”二字未语,“所以才借口说有法子,好让仪嫔安心?”

  瑕月望着眼巴巴看着自己的知春,笑道:“你这丫头好奇心倒是真重,当真想知道?”

  知春急急点头,“奴婢刚才想了很久,除了这个之外,当真想不出还有什么法子可以阻止愉嫔的晋封。”

  “何需阻止愉嫔晋封,要想仪嫔不屈居于她之外,还有另一种法子,就算到时候愉嫔如本宫所料的那般,也无碍此法。”

  被她这么一说,瑕月越发好奇,追问道:“主子,到底是什么法子?奴婢怎么越听越玄乎。”

  “待会儿就知道了。”这般说着,瑕月不再多言,逶迤而行,所去之地,却非延禧宫,而是养心殿。

  知春惊讶地道:“主子,您要见皇上?”

  瑕月点一点头,往前行去,到了殿外,得知弘历正在里面召见朝臣,逐去偏殿暂候,待得小五过来相请方才过去。

  弘历今日瞧着心情甚好,在示意瑕月近前后,道:“白鹿已经运送入宫,朕正要寻你陪朕一起去观赏,没想到你就过来了。”

  瑕月笑着点头道:“臣妾长这么大,还未见过白色的鹿呢,这次托皇上之福,终于可以一开眼界了。”

  “托朕的福,为何这么说?”面对弘历的询问,瑕月再次一笑,道:“若非皇上英明仁德,上天岂会接连降下祥瑞,莫说臣妾,就是天下百姓也皆是托了皇上的福呢!”

  弘历闻言,感慨地道:“自登基以来,朕一直勤勤恳恳,不敢有所倦怠,唯恐负了皇阿玛所托,如今得上天认可,终于可以稍稍宽慰了。”

  在陪着弘历前往鹿舍的途中,瑕月温言道:“皇上晋封愉嫔的事,臣妾已经知道了,亦已经下命内务府即刻妥善准备当日的册封礼,皇上尽可放心。”待得弘历点头后,她又道:“愉嫔蒙皇上降恩,晋封为嫔,想必可以更加安心的养胎。”

  弘历颔首道:“怀孕不易,朕这样做,也是不想她心里委屈。”

  “皇上待愉嫔这样好,真叫人羡慕。”听得瑕月此言,弘历似笑非笑地道:“贵妃言下之意,可是说朕待你不好?”

  瑕月眸光温柔地道:“臣妾绝对不会这么想,因为臣妾知道,皇上给予臣妾的,远比愉嫔更多。”

  “你能明白就好。”弘历握紧她的手,边行边道:“朕应承过你,除了皇后之外,无人可以跃居你之上,这句话,永远有效。”

  瑕月停下脚步,施礼道:“皇上隆恩,臣妾感激不尽。”

  弘历笑一笑道:“好了,不说这些了,鹿舍就在前面,很快便能看到了。”

  瑕月颔首与他并肩而行,待得来到鹿舍前时,果见一头白鹿正在里面悠哉地踱步,观其色,除却眼睛与鼻子之外,浑身上下再无一丝黑色,实在稀奇得很。

  在他们观赏之时,有宫人捧了一枝赤色的灵芝给四喜,后者呈到弘历面前,恭敬地道:“皇上,这就是白鹿当时衔在嘴里的灵芝,刚才一并送到了鹿舍。”

  瑕月笑道:“白鹿为瑞,灵芝亦为瑞,如今白鹿口衔灵芝降世,实在是大瑞,恭喜皇上。”

  四喜在一旁道:“不止如此,还有白鱼伴随降世,奴才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见到祥瑞呢。”

  “皇上福泽百姓,恩庇万民,实在是天下之福。臣妾相信往后的大清,一定会风调雨顺,繁荣昌盛。”说到此处,瑕月话锋一转,道:“臣妾听说白鱼现世时,背负有幼子,正好咱们宫中愉嫔如今身孕六甲,皇上您说……会否就是应在愉贵人母子身上?”

  “哦,你也有此想法?”弘历不经意的一句话,却是令瑕月听出了端倪,“也”,看来弘历果真是这般想的,也是因此才晋珂里叶特氏的位份。

  瑕月掩下心中所思,嫣然笑道:“是啊,看来愉嫔要为皇上生一位好阿哥呢,莫说是皇上,就连臣妾想着也高兴。”

  瑕月这番话令弘历甚是高兴,连声道好,随后慨然道:“自从永琏离世后,宫里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瑕月抿唇笑道:“皇上现在就这样高兴,将来愉贵人临盆,诞下皇子,那不得更高兴吗?到时候,皇上眼中怕是只有愉嫔母子,其他的都瞧不见了。”

  弘历哈哈一笑道:“旁人朕不敢说,但贵妃……绝对在朕眼中。”如此一番笑言后,弘历道:“天降祥瑞于咱们大清,是上天对朕政绩的认可,所以朕打算免淮安府与武定府一年赋税,让百姓可以过个好年,你说可好?”

  瑕月看了一眼舍中的白鹿,道:“皇上为百姓着想,自是好的,不过……皇上若能相应免了一些贫寒之地的赋税,臣妾私以为会更好。”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