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二十五章 大封六宫

  弘历思索片刻,道:“好,就依贵妃所言,明儿个早朝,与百官共议免哪些省府的赋税。”如此说着,他又打趣道:“幸好贵妃没让朕免了全国的赋税,否则朕与你该饿肚子了。”

  瑕月“噗哧”一笑道:“哪个敢让堂堂一国之君饿肚子,至少臣妾是万万不敢的。”顿一顿,她眼眸一转,道:“臣妾想向皇上再讨一个恩典,不知皇上肯否答应。”

  弘历有些意外地看着她,道:“是何恩典,说来听听?”

  “祥瑞降世,乃是大吉之兆,普天同庆,亦该普天共受恩惠,如今百姓的恩惠有了,但宫中却未受及丝毫,未免有失公允,而且自从皇上登基那次之后,宫中就再未有大封,再加上如今宫中位份多有虚悬,所以臣妾斗胆,为嘉嫔、仪嫔、陆贵人等人请封,请望皇上应允。”随着最后一个字的落后,瑕月深深伏了下去。

  弘历恍然道:“原来是这个,你不说,朕还真是忘了,不错,该封,确实是该封。”

  听得他这么说,瑕月大喜过望,连忙道:“既是这样,臣妾就代嘉嫔、仪嫔等人谢过皇上隆恩。”

  弘历正欲点头,忽地想起一事来,道:“仪嫔位列嫔位不久,怕是不宜再封。”

  瑕月闻言,心中微急,道:“皇上,仪嫔虽然封嫔不久,但她为善良,德行贵重,在后宫之中极为难得,且又抚育着四阿哥,臣妾以为许她一个妃位并无不妥,反而可以借此让宫中众人牢记皇上最看重的是内德。”

  在她的劝言下,弘历颔首道:“好吧,就依你所言,仪嫔与嘉嫔同列四妃之位,余下的,皆晋一级,至于去年才入宫的柏氏与富察氏,不宜再晋,就赏她们双倍用例;待你拟好名册后,朕就下旨诏告六宫,至于册封礼……”

  瑕月接过话道:“皇上,不如也与愉嫔一样,与臣妾定在同一日,如若不然,就要等到年后了。”

  “如此自然最好,但如今距离册封日不过二十几日,骤然晋封这么多人,朕担心会准备不及。”

  “臣妾盘算了一下,只要抓紧一些,应该来得及,毕竟只有嫔位及以上才需要准备金册,可以省下许多功夫。”

  弘历思索片刻,颔首道:“既然你觉得可以,就定在下月十二吧,朕会让礼部加紧准备,至于内务府这块,贵妃你多督促着一些。”

  瑕月欣然答应,“臣妾遵旨。”

  如此一来,大封六宫的事情便定了下来,两日后,瑕月将拟好的名册交给弘历,看过无误之后,弘历将名册拿到慈宁宫,请示凌若,在凌若对此无异后,方才拟旨,晓谕六宫。

  晋嘉嫔金氏、仪嫔黄氏为妃,封号仍存;

  晋贵人陆氏为嫔,赐号庆,为景仁宫主位;

  晋贵人陈氏为嫔,赐号婉;为启祥宫主位;

  除以上主位之外,尚有张常在、宁常在、平常在三人,得以晋为贵人,与柏贵人、富察贵人并列;至于她们所得的封赏,虽不及几位娘娘那般隆厚,却也不浅,一时之间,众人欢愉,皆感念弘历恩德。不过,有一个人,却是不太高兴。

  愉嫔脸色铁青地道:“查清楚了吗?皇上这何无缘无故要大封六宫?”

  原本四妃之位空虚,一旦她生下孩子,就可以凭此位列四妃,除却瑕月与禁足之中的明玉之外,就属她位份最高;可大封六宫之后,黄氏与金氏二人就先一步位列四妃,就算到时候一切顺利,她也不过这二人平起平坐罢了,令她岂能不恨。

  冬梅瞅了她一眼,道:“奴婢听说这是贵妃的主意,她以天降祥瑞为由,请求皇上大封六宫,以彰皇上隆恩。”

  愉嫔恨恨地一拍扶手道:“又是她,每次都是她坏本宫的好事;天降祥瑞……与她有何关系,她凭什么借此大封六宫。”

  小全子在一旁道:“主子,依奴才看,很可能是贵妃知道您被封为六嫔,担心您将来会对她造成威胁,所以做出这些来制衡您。”

  “本宫猜着也是,这个娴贵妃,真是可恨;本宫与阿玛费尽心思才弄出这些祥瑞,她可倒好,一声不响就拿了去,还借此来制衡本宫,真是……气死本宫了!”她自入宫之后,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这次大封六宫,看着与她无碍,实际上却坏了她后面的计划,令她很是被动。

  “主子您消消气,事已至此,您再生气也无用,幸好如今四妃未满,您生下小阿哥后,还是可以登上四妃之位。”

  对于冬梅的话,愉嫔没好气地道:“登上四妃又有何用,仪嫔、嘉嫔哪一个不比本宫先封妃,到时候,本宫必定要列在他们之后。那拉瑕月,她还真是一刻都不肯让本宫好过。”

  小全子劝道:“主子,来日方长,只要小阿哥一出生,您还怕会长居于四妃之位吗?只要皇上认定小阿哥是未来的储君,一定会再封您的位份,到时候莫说是贵妃,就连皇贵妃亦不在话下。”

  小全子的话令愉嫔面色稍霁,有些不甘地道:“如今也只能暂时忍耐了,一切等孩子出世后再说。”说到此处,她冷笑一声道:“她这么喜欢利用本宫的东西来对付本宫是吗?那本宫就看着,五个月后,她还要怎么对付本宫。”

  冬梅讨好地道:“任娴贵妃如何狡诈多端,也只能赢得一时,主子才是赢到最后的那个人。”

  愉嫔冷笑一声,抚着越发圆滚的肚子道:“等着吧,终有一日,本宫要她失尽所有,连命都不存!”

  她一意容不下瑕月,心存恨意;殊不知,自己早在瑕月的算计之中,五个月后,不止是孩子降生之日,也是她性命难保之时。

  延禧宫中,黄氏一见了瑕月,便端然施礼,口中道:“臣妾多谢娘娘,娘娘之恩,臣妾不知该如何回报才好。”

  瑕月扶起她道:“无端端的,怎么说起这样的话来,仪嫔快快坐下。”

  阿罗在一旁抿唇笑道:“主子说错了呢,皇上已经下旨,该改口称仪妃才是。”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