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八十章 入秋

  “这是朕答应你的事,无需言谢。”弘历的话令瑕月甚是意外,“答应臣妾的事,皇上何时答应过?”

  弘历自身后拥住她道:“你忘了,去年八月,在行宫之中,朕答应过你,待得来年夏时,就捕捉在罩子中,供你玩赏。不过后来想想,小小一个罩子能容的下几只,还是这样更好一些。”

  这件事瑕月早已忘记了,没想到弘历竟然一直牢牢记在心中,一时感动不已,哽咽地道:“多谢皇上,皇上待臣妾的好,臣妾不知该如何回报才好。”

  弘历抚去她渗出眼角的泪水,温言道:“怎么说这种傻话,朕与你还需要说‘回报’二字吗?若是这样的话,那你几次帮着朕出谋划策,朕是不是也要与你道声谢?”

  瑕月破涕笑道:“皇上的谢,重逾千斤,臣妾可不敢受。”说罢,她侧一侧头道:“至多……臣妾收回刚才的话就是了。”

  “这才对。”弘历笑笑,随即道:“对了,朕已经让人捕尽了养心殿附近树上的夏蝉,今夜,你应该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瑕月惊讶地道:“皇上您怎么……”

  弘历笑一笑道:“这段时间朕虽不曾召幸你,但并不表示朕就会对你不闻不问,朕的娴贵妃!”

  瑕月刚刚压下去的感动,因为他这句话,再次冒了出来,且比刚才更加强烈,哽咽地道:“皇上的好,臣妾别无它报,唯有一世相随,永不相离。”

  “永不相离……好!”弘历似乎很是高兴,随即自身后拥住瑕月,一起欣赏这美不胜收的萤火之光。

  在宫中,从来就没有什么秘密,尤其是养心殿的一举一动,未过几日,弘历命人抓来无数萤火虫博瑕月一笑的事,是传得四下皆知。

  面对瑕月的隆宠,诸女既妒又恨,不过没有一个敢表露在面上,反而更加殷勤地往延禧宫跑,借此讨好这位贵妃娘娘。

  不过也有例外,譬如金氏,她更多的是去重华宫,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与黄氏已是极为要好,甚至可说是无话不谈。

  这日,金氏在重华宫中陪着黄氏一起绣一幅观音像,在换线的时候,金氏道:“姐姐,你最近可曾去过延禧宫?”

  黄氏随口道:“昨日刚刚去过,为何突然问这个?”她等了许久都不见金氏回答,好奇地抬起头来,却见金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道:“妹妹你怎么了,可是有事?”

  “我……”金氏吞吐片刻,摇头道:“没,没什么,我随便问问罢了,姐姐别放在心上。”

  黄氏盯着她道:“不对,你这样子分明是有事,到底怎么了?”

  金氏咬一咬唇,道:“我昨日无意中看到彤册,姐姐已经很久不曾承宠了,按理来说,姐姐与贵妃娘娘关系这般好,而贵妃娘娘又盛宠于皇上,只要她与皇上提一句,姐姐就可以承宠御前。”

  黄氏一怔,旋即有些勉强地笑道:“我道是什么,原来是这事,皇上未曾想到幸召就算了,何必非要让贵妃娘娘提及,再者,我也从不曾与贵妃面前提过这些。”

  “话不能这么说,姐姐可知,前些日子陈氏三番四次去延禧宫,结果没过几天,就被皇上翻了牌子,听说是因为贵妃娘娘在皇上面前说了她的好话。”事实上,陈氏确实经常去延禧宫,但她能够被召幸,并非瑕月之故,而是她在弘历面前为其说话。金氏身上所系的恩宠,虽不及瑕月,但终归有一些,再加上她又善于揣摩人心,几番美言之下,如愿令弘历召幸陈氏,之后又故意让人暗中散播那样的言语,至于真相如何,除了她之外,就只有弘历知晓。她相信,不会有一个人胆敢去问弘历。

  黄氏惊讶地道:“果然如此吗?”

  “姐姐若不信,大可去将彤史取来。”说到此处,她摇头道:“姐姐,看来贵妃待你不过尔尔,远不如你待她的好。”

  “哪有这回事,妹妹你莫要胡说,好了,别说这个了。”说罢,她拿起搁在一旁的绣针,继续绣观音像,然没绣了一会儿,便有一处落错了针,过了一会儿又是如此。

  金氏见状,拉住她的手道:“姐姐,你心里不舒服就别绣了。就算贵妃真不将你当成姐妹,不是还有我吗?”

  黄氏低头道:“我没事,是手里有汗,所以一时手滑落错了针,擦一下就好了。”她话音未落,金氏已是夺过她刚取在手里的手巾道:“姐姐,别绣了,我陪你去外头走走。”

  黄氏挤出一丝笑容道:“不必了,我不想出去。”

  金氏叹了口气,道:“姐姐,其实早些认清一个人的真面目,未必不是好事,至少以后不会着了她的当,就像愉妃那样。”

  黄氏沉默半晌,低声道:“贵妃与愉妃是不一样的。”

  金氏有些激动地道:“有何不一样,皆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姐姐啊,你总是这样好心,帮着别人说话,当心被害了都不知道。”

  黄氏摇头道:“贵妃不会害我的,你别多心了。”

  金氏再次叹气道:“或许姐姐你会说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在后宫之中,还是小心为上,毕竟……人心隔肚皮,好比愉妃,咱们在潜邸与她相处了数年,从未觉得她有什么,可是凭着一个五阿哥,却连跃两级,与咱们平起平坐,要说她没心计,真是连鬼都不信。至于贵妃的心计,比之愉妃,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多防着一些总是没错的!”

  面对她的关心,黄氏感激地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多谢妹妹提醒。”

  之后的日子,金氏仍然三不五时来重华宫,在与黄氏言谈之间,偶尔会提及瑕月,不着痕迹地加深着黄氏对瑕月的误会。

  金氏的耐心很足,徐徐渐进,正如她自己所言,让黄氏在不知不觉中入套,从而成为她手中的那把刀。

  四季交替,光阴匆匆,夏意仿佛还在眼前,却已经入秋,随着秋雨的落下,天气渐渐寒凉起来,不少人换上了秋衣。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