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百九十三章 沦为笑柄

  看到她这个样子,瑕月也没办法,拍着她的手道:“好吧,本宫知道了,本宫不勉强你,若是傅恒找来,本宫自会与他说清楚。”

  “多谢主子。”停顿片刻,阿罗又道:“奴婢有些不舒服,想下去歇会儿。”

  瑕月颔首道:“去吧,本宫这里有齐宽他们侍候着就行了。”

  待得阿罗匆匆离去后,齐宽叹然道:“奴才原来以为阿罗已经没事了,没想到……她心里始终有个结在。”

  知春低声道:“阿罗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很坚强了,若换了是我,怕是连站都站不起来。”

  “只是可怜了阿罗,大好的姻缘就这么没了。”瑕月叹息不已,然一切已成事实,再难过也无用。

  是夜,因为知道弘历翻了牌子不会过来,所以瑕月早早睡下了,在睡得迷迷糊糊之时,她隐约听到有人开门,紧接着感觉到有一只手在自己脸颊上游移。

  她努力睁开眼来,看到一个黑影坐在床边,心中一惊,睡意清醒了大半,连忙挥开脸颊上的那只手,厉声道:“谁?”

  “是朕!”听到熟悉的声音,瑕月心中的慌意逐渐散去,揉一揉眼睛坐起身道:“皇上怎么这会儿过来呢?您不是翻了愉妃的牌子吗?”

  弘历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朕想你了,所以过来看看,没想着吓到你了。”

  瑕月嗔道:“是啊,皇上来了,该让齐宽他们先进来通报才是。刚才臣妾还以为是哪里不长眼的毛贼,居然进到紫禁城来撒野,差一点就要叫人来抓了。”

  “若真是这样,你就成了第一个胆敢抓当今天子的人。”这般说着,弘历更衣歇下,在彼此肌肤相触之时,瑕月忍不住问道:“皇上,您来了这里,那愉妃怎么办?”

  “朕已经让人送她回去了,你不必担心。”就在弘历说完这句话之时,外头传来鸣钟的时间,刚到亥时。

  真是奇怪,一般妃嫔侍寝,至少要等到子时才会送回去,可是弘历过来的时候,连亥时都没有,难不成愉妃惹得弘历不高兴,所以被提前送回去?按理来说,以愉妃的心思,不会犯这样的错。

  她有心想问清楚,无奈弘历已经闭上了双目,而且从他刚才的态度来看,明显不愿多谈,只得将之藏在心里。

  一夜无语,翌日在侍候弘历去上朝后,觉得困乏无力,便又睡了一会儿,再次醒来之时,天色已经大亮,唤了齐宽进来替自己梳洗,炭盆是整夜烧着的,所以起来并不觉得凉。

  待得在水银镜前坐下后,瑕月望着镜中的齐宽道:“去看过阿罗吗?她怎么样了?”

  齐宽从妆匣中挑了几枝步摇在瑕月鬓边比着,口中道:“刚才去看过,瞧着是没事,但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奴才就不知道了。”

  瑕月点头之余,想起一事来,道:“去打听一下昨夜愉妃侍寝的事,怎么不到亥时,皇上就将她送回去了。”

  知春进来时,正好听到这话,抿唇笑道:“主子,不必打听了,这件事,宫里头早就传遍了。愉妃送进养心殿还不到半个时辰,就被送出来了,然后皇上就来了咱们这里。另外,今儿个一早,还出了一件更稀奇的事儿,主子听了,定会高兴。”

  看到她神秘兮兮的样子,瑕月好笑地道:“究竟是什么事?”

  知春笑道:“五公公一早去敬事房,让那边撤下愉妃的绿头牌,以后都不许再呈到皇上面前。”

  瑕月愕然道:“竟然有这样的事?”顿一顿,她又道:“会否是谣传?”

  知春连连摇头道:“绝对不是,宫中上上下下都在传这件事,而且传这件事出来的,就是敬事房的太监。”

  齐宽思索道:“照你这么说,愉妃以后岂不是再也不能侍寝了?除非皇上去咸福宫。”

  知春睨了他一眼,道:“皇上都撤了她的绿头牌,你觉得皇上还会去吗?亏得愉妃节食这么久,才第一次侍寝就弄成这个样子。”

  瑕月蹙眉道:“知道为什么吗?”

  “这个倒是不清楚,但有人传言说是愉妃说错话惹得皇上不高兴。”知春话音刚落,齐宽便道:“这不可能啊,以愉妃的心思,怎么会将皇上触怒的那么严重呢。”

  知春摊手道:“那我就不知道了,总之外头是这样传的。”说罢,她对瑕月道:“主子,皇上昨夜歇在您这里,什么都没说吗?”

  瑕月摇头道:“没有,而且皇上看起来似乎很不愿提这件事,所以本宫也不便多问。”

  知春笑道:“不管原因是什么,看到愉妃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丑,真是解气得很,更不要说她以后都会失宠了,昨儿个才说过,没想到今天报应来了,真是活该。”

  瑕月搁下心中的疑惑,道:“好了,别说这些了,替本宫梳洗更衣吧。”

  在延禧宫议论告一段落的时候,其他地方却议论的热火朝天,妃嫔受罚从而被撤下绿头牌的事情并非没有,但从没有一个像愉妃那样,什么情况都没有,就突然撤下去,且还是永远撤下,意味着从今以后,愉妃一点侍寝的机会都没有了,漫漫几十年只能守活寡。

  但他们怎么着也想不通,愉妃是五阿哥的生母,而弘历又一向最疼爱五阿哥,怎么会如此绝情呢!

  这样的议论在咸福宫中却是禁议,没有一个人敢提,甚至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唯恐惹祸上身。

  冬梅与小全子站在暖阁的角落里,地上一片狼籍,尖锐的碎瓷片满地都是,还有茶叶、点心,全部都四散在地上。

  愉妃将手边所有能砸的东西全砸了之后,犹不解气,将椅子亦给推倒在地,冬梅二人从未见过她如此颠狂的样子,从清晨得知小五去敬事房撤下她的绿头牌后,就犹如失控一般,把他们吓得不轻,不敢过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待得愉妃终于停手之后,冬梅小心翼翼地道:“主子,您消消气,绿头牌那件事……”

  “闭嘴!”愉妃恨恨地盯着她,那目光犹如要噬人一般,吓得冬梅赶紧闭嘴,再也不敢出声。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