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百一十章 欺骗

  瑕月在啜泣中睡去,她并不知晓,在自己睡去后,弘历缓缓睁开了眼,眼眸清明透彻,根本没有丝毫从睡梦中醒来的惺忪。

  弘历原本确是睡着了,不过这段时间常在坤宁宫过夜,因为怕压到明玉,所以很是容易惊醒,瑕月手指刚在他脸上抚过时,他便醒了,只是不曾睁开眼睛罢了,瑕月刚才的话,尽皆落入他耳中,也让他知道,原来瑕月已经知悉燕双飞的秘密。

  弘历内疚地道:“对不起,瑕月,对不起,等到朕后悔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就像你未曾想到会爱上朕一般,朕也没想到,有朝一日,朕会那样在乎你,要怪……只能怪造化弄人。”他轻轻吻去瑕月颊边的泪水,喃喃道:“不过,朕答应你,朕以后会好好待你,虽不能拥有孩子,但朕会在你身边;只要你不背弃朕,朕就不会离开你。那拉氏一族与爱新觉罗氏乃至钮祜禄氏的恩仇皆已经过去,以后,你只有一个身份,就是朕的娴贵妃。”

  说完这句话,他再次吻上瑕月的眉眼,仿佛是印下承诺,若瑕月醒着听到弘历这番心里话,一定会很开心。

  虽说还未真正拨开乌云见明月,但总算是一个极好的开始……

  相较于延禧宫的温情暖意,坤宁宫的气氛无疑有些不太好,明玉久等弘历不至,心中不快,在勉强上床歇了一会儿后,觉得胸口发闷,紧接着,觉得腹部仿佛也有些疼,明玉担心孩子有事,连忙扬声将睡在耳房的魏静萱唤了过来,后者披衣来到明玉身边,关切地道:“主子,您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明玉紧张地道:“本宫觉得很不舒服,你快些去请皇上还有太医过来。”

  魏静萱一怔,旋即道:“是龙胎有事吗?”

  明玉点头道:“之前是胸口闷,现在觉得腹部好像也有些疼,静萱,你快去。”

  魏静萱连忙点头道:“好,奴婢这就去,主子您别担心,没事的啊。”说罢,她将宫人唤进来照顾明玉,随后让纪由去太医院,自己则去了养心殿,岂料到了那边,得知弘历去了延禧宫,当即又折往延禧宫赶去。

  魏静萱走得很快,待得延禧宫出现在视线中时,她却突然停住了脚步,片刻后,她又慢慢往前挪着,来到厚重的宫门前,抬手欲要敲门,却迟迟没有落下,神色迟疑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许久,她折身离去,比来时更快,待得回到坤宁宫时,正好宋子华为明玉诊完了脉,他道:“娘娘放心,龙胎安好无恙,并没有事,至于您觉得胸闷,想是天气闷热,再加上门窗紧闭之故,往后娘娘安歇之时,稍稍开着窗子透气就好了。”

  明玉抚着微微隆起的腹部,紧张地道:“龙胎当真无事吗?可是本宫确实感觉腹部有些疼痛。”

  宋子华肯定地道:“微臣检查的很仔细,确实无恙,没有任何不稳之症,娘娘尽可宽心。”

  明玉点点头,在命宋子华下去后,看到魏静萱站在门边,当即道:“静萱,为何不见皇上?”

  魏静萱走上前,低头道:“回主子的话,奴婢……奴婢……”

  明玉见她说话吞吞吐吐的,不悦地道:“怎么了,难不成你没去养心殿?”

  魏静萱闻言急急摇头道:“不是,奴婢去了,只是……皇上并没有在养心殿,而是……去了延禧宫。”

  一听到最后三个字,明玉眉头当即皱了起来,冷声道:“娴贵妃那里?”

  魏静萱慌乱地点点头,小声道:“奴婢到了那边后,就让人进去通传,结果那宫人出来说……说……”

  明玉被她的语焉不祥弄得心烦,催促道:“宫人到底说了什么?”

  魏静萱咬着唇道:“宫人说,皇上交待无暇过来,请主子传太医诊治就是了。”

  明玉一怔,旋即否认道:“不可能,皇上一向对本宫关怀备至,知晓本宫身子不适,怎么可能不过来看望?!”

  “奴婢当时也觉得很奇怪,想要面见皇上,但那个宫人怎么也不肯让奴婢进去,奴婢又怕主子等得着急,只能先行回来。”

  明玉冷哼一声道:“本宫知道了,定是娴贵妃缠着皇上,不让皇上过来。”她越想越气,恨恨地拍着床榻道:“不必问了,皇上今日不来看本宫,也是她搞的鬼,这个女人,好生可恨!”

  魏静萱连忙安慰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咱们早就知道了,主子何必再为之动气。不过……有一件事,奴婢很担心。”

  “什么?”面对明玉的询问,魏静萱却迟迟没有说话,前者不悦地道:“静萱,你今日是怎么了,说话总是吞吞吐吐的,这里没有外人,有什么话旦说无妨。”

  “是。”魏静萱咬一咬牙道:“主子与金嫔皆身怀龙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侍候皇上,奴婢担心娴贵妃会趁这个机会,迷惑皇上,好让皇上冷落主子。”

  听得这话,明玉当即柳眉倒竖,厉喝道:“她敢!”

  魏静萱瞅了她一眼,低声道:“恕奴婢直言,以娴贵妃的为人,没有什么事情是她不敢的。再者,她对主子虽然面上客气,暗地里却一直抱有敌意,试问她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今夜……只是一个开始罢了。”

  明玉脸色难看地道:“本宫与皇上乃是结发夫妻,情意深重,岂是她所能离间的,根本就是徒劳之举。”

  “若真是徒劳,皇上今夜就不会不过来了。”魏静萱故意嘟囔了一句,在看到明玉拉下脸后,当即跪下道:“奴婢该死,奴婢不该多嘴,请主子恕罪。”

  纪由在一旁道:“主子,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防着一些好。”

  明玉冷声道:“等到明儿个见了皇上,本宫定会仔细问皇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听这话,魏静萱连忙道:“主子千万不要啊!”

  明玉疑惑地道:“不要?为什么?”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