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百二十二章 夜议

  “这……”金氏犹豫地道:“那依娘娘的意思,这件事就这么不管了?”

  “自然不是。”愉妃抚一抚袖道:“金嫔,你有没有想过,有一个人,一定可以除去娴贵妃腹中那块肉。”

  “一定可以?”金氏思索半晌,摇头道:“恕臣妾愚钝,想不出娘娘口中的那个人,再说,这毕竟是犯讳的事,谁也不敢明着来,皇后也是一样。”

  “不是皇后,而是……皇上!”当这两个字从愉妃口中吐出时,金氏被吓了一大跳,好一会儿方才定下神来,旋即摇头道:“皇上固然可以,但娴贵妃怀的是龙胎,他怎么可能会除去自己的骨内,这根本就不可能。”

  愉妃睨了她一眼,道:“本宫的印象里,从来没有‘不可能’三个字,关键在于……你怎么去做!”

  金氏仔细想了一会儿,还是摇头道:“任臣妾怎么想,都不可能令皇上除去自己的孩子!”

  愉妃笑一笑,忽地道:“金嫔的阿玛是武备院卿,兄长在户部任差对不对?”

  金氏点头道:“不错,这些事娘娘不是早就知晓了吗?为何现在又问?”

  愉妃没有回答她的话,只道:“小全子,你去外面守着,别让人接近这里。”

  待得小全子出去后,金氏脸色有些难看地道:“娘娘难道连臣妾也信不过吗?”

  “金嫔多心了,只是本宫后面要说的事情,关系重大,稍有泄露就会招来灾祸,自然得加倍小心。”

  在金氏的注视下,她徐声道:“在皇上看来,娴贵妃有喜,宫中三喜临门,乃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你说对不对?”

  “不错。”金氏话音刚落,愉妃再次道:“可是……如果这个孩子不是福星,而是灾星呢,你说皇上还是高兴吗?”

  金氏听得一头雾水,想了一会儿道:“若真是这样,自然不会再高兴,可是灾星这种事……似乎有些太过虚无飘渺了。”

  “你父兄还有本宫的阿玛都在朝中任职,另外,本宫的弟弟也中了科举,虽说都不是什么大官,但若联合起来,制造一个灾星的局,应该还是勉强够了。”

  金氏悚然一惊,脱口道:“娘娘是说制造谣言?”待得愉妃点头后,她不确定地道:“这有用吗?毕竟只是谣言罢了,并非真实。”

  愉妃微一点头道:“那依金嫔所见,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

  见金氏答不出来,她又道:“只要说的人足够多,足够可信,谣言传着传着,就会变成真实。”

  金氏轻抚着高高隆起的腹部道:“话是这么说,但臣妾总觉得有些悬。再者,皇上一向极有主见,他当真会为了几句谣言就葬送自己的骨肉吗?”

  愉妃神色淡然地道:“仅仅只是这样自然不够,若是再加上钦天监监正、皇后、你、本宫、五阿哥以及其他人呢?”

  金氏不解地道:“此话从何说起?”

  “你既与本宫同坐一条船,本宫也不瞒你,钦天监监正季长明乃是本宫的人;以他的身份说出灾星二字,你说皇上是信还是不信?”

  金氏眸光一转,道:“想不到娘娘居然可以使动钦天监监正,不知季长明与娘娘是何关系?”

  愉妃打断她说了一半的话,道:“本宫与季长明什么关系,为何他会听命于本宫,这一切……本宫似乎没必要告诉金嫔吧?”

  金氏脸色一变,赶紧低头道:“臣妾一时多嘴,还望娘娘莫怪。”见愉妃没有责备,她又试探地道:“刚才娘娘说到臣妾以及皇后,难不成是让臣妾在皇后面前散播这个谣言?”

  “无需如此刻意,只要咱们一起出现不适,不就是对娴贵妃腹中那个灾星最有力的指证吗?”

  听到这里,金氏恍然大悟,急急道:“臣妾明白了,先让流言在京城流传,然后咱们出现不适,这样一来,流言自然就会在宫中传开,皇上就算想不相信也不行了。”

  “正是这个道理。”愉妃话音刚落,金氏便又想到一个问题,“臣妾与娘娘自然好说,可是皇后等人又该怎么办?”

  愉妃含了一缕浅笑在唇边,“本宫知道,皇后冬时有焚香的习惯,至于其他人……只要想,自然就可以寻到机会。”

  “娘娘是说下药?”金氏神色不定地道:“倒不是不可以,可是……一旦皇后龙胎出现问题,太医一定会追着不放的,万一查到咱们身上,那可怎么办?”她虽不想明玉诞下那个孩子,却不想将自己搭上。

  “本宫何时说过要皇后的龙胎出现问题,龙胎安稳,只是身子出现一些不大不小的毛病,太医不会太深究的。”说着,她凑在金氏耳边轻语几句,随后道:“如何?”

  金氏将她的话来回思索了几遍后,咬一咬牙道:“好,就依娘娘的意思办;但有一点,娘娘得事先想好。”

  愉妃柳眉一挑,道:“哦?是什么?”

  金氏正色道:“咱们可以依着计划行事,甚至可以让这个计划完美的一丝瑕疵也没有,但有一点是咱们算不准的,那就是皇上的心意;皇上可能会下旨打掉娴贵妃腹中的龙胎,也有可能不忍下手,如此一来,咱们的计划就白费了。”

  “不会白费的。”愉妃抚着小指上的玳瑁护甲,凉声道:“就算皇上真的不忍心,还有皇后与庆嫔她们,本宫肯定,她们一定会动手,尤其是皇后,她对娴贵妃……说一句恨之入骨也不为过,再加上这么一出事,以她的心思,根本忍不住。”

  这一夜,在纷飞的大雪中过去,翌日起来,雪还在纷纷扬扬的下着,知春捧着铜盆进来道:“这雪好大,一夜功夫,就积起了三寸厚,要是再下个一天,怕是要及膝了。”

  瑕月坐在镜前轻笑道:“哪有这么夸张,不过这雪下大一些也好。”

  “好?为什么?奴婢觉得下着雪做什么都不方便,好比刚才去打水,手冻僵了握不紧绳子,费了许多功夫才打到水,还滑了一跤,差点没掉到井里去。”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