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百三十二章 起疑

  瑕月摇头道:“不用做这么多,稍微做个几套就是了,孩子长的快,很容易穿不着,再说等他出生了再做也来得及。”

  黄氏摇头道:“还是先做一些得好,否则等出生了没衣裳穿,可不让人笑话吗?”

  “哪里会有这么夸张。”话虽如此,瑕月最终还是折回去挑选料子,随后黄氏又说了许多话,直至时近黄昏方才离去。

  待得黄氏走后,瑕月一言不发地坐在椅中,不知在想些什么,阿罗轻手轻脚地将热好的羊奶搁在瑕月手边,待要退下,瑕月回过神来,道:“什么时辰了?”

  阿罗连忙答道:“回主子的话,刚到酉时,奴婢已经命人在准备晚膳了,很快便好。”

  瑕月微一点头,再次道:“阿罗,仪妃是不是你请来了?”

  阿罗心中一跳,一脸疑惑地道:“仪妃?您是说今儿个吗?奴婢没有去请过仪妃啊。”

  瑕月盯着她的双眸,凉声道:“当真没有吗?”

  阿罗不动声色地道:“当然是真的,难道奴婢还会骗您吗?主子怎么突然这样问。”

  “本宫刚才仔细回想了一下,足足五天,本宫都未离开过延禧宫一步,每次本宫想要出去,你与知春他们几个,便说一堆的理由拦着本宫,还有刚才,本宫刚要出去,仪妃就来了,哪里会有这么巧的事。”

  阿罗勉强一笑道:“都说无巧不成书,或许……”

  “可是仪妃拿来的那几块料子,根本不适合刚出生的婴儿用,但凡刚出生的孩子,皆用素锦或细云锦,仪妃也是做额娘的人,不会不知道,所以本宫猜测,应该是她匆忙之下随意拿来的;之所以如此匆忙,只有一个原因,就是赶着来阻止本宫出去。”

  “主子想多了,仪妃娘娘无缘无故来阻止主子出去做什么。”阿罗话音未落,瑕月已是沉眸道:“还是不肯与本宫说实话吗?”

  阿罗垂目道:“奴婢说的一直都是实话,还望主子明鉴!”

  见阿罗一直与自己绕圈子,瑕月不禁有些动气,冷声道:“本宫就是因为明鉴才知道你未说实话,阿罗,本宫再问你一遍,到底说不说实话?”

  “奴婢所知的已经全部……”阿罗话未说完,瑕月便起身往外走去,她连忙拦住道:“主子,您要去哪里?”

  “既然你不愿说,本宫就只有去问其他人了,相信他们会很乐意告诉本宫。”听到这句话,阿罗等人顿时就慌了,急急摇头道:“不可以,主子您不可以出去的。”

  “为什么不可以,是太后还是皇上下旨禁了本宫的足?”说完这句话,她扫了几人一眼,冷声道:“让开!”

  “主子……”齐宽刚说了两个字,便被瑕月打断,“既然无人禁足,就给本宫让开!”

  阿罗他们哪里敢让,一起跪下道:“求主子止步!”

  瑕月没理会他们,径直越过他们往外走去,齐宽急得满头大汗,对阿罗道:“怎么办啊,主子一出去,就什么都知道了。”

  知春也是急得不行,迭声道:“是啊,阿罗,你快想个办法。”

  阿罗紧紧咬着下唇,一直咬得快出血了,方才松开,转头对已经一只脚踏出门槛的瑕月道:“主子当真想知道吗?好,奴婢说给您听,但您要答应奴婢,一定要冷静,不要太过生气,以免动了胎气!”

  瑕月收脚步,转过身道:“好,本宫答应你。”

  阿罗起身,扶瑕月去椅中坐下,垂目道:“六七日前,宫中开始流传一个谣言,谣言说……说……”她看了瑕月一眼,咬牙道:“说之所以宫中接二连三的出事,乃是因为主子腹中所怀的是灾星,若然降生,将会给大清带来大难,如今这些就是先兆。奴婢知晓后,怕主子您听了之后会动怒,所以擅作主张隐瞒此事,仪妃娘娘也同意奴婢们这样做。”

  瑕月紧紧攥着双手,面无表情地道:“若本宫没发现,你们就打算一直隐瞒下去吗?”

  阿罗涩然道:“奴婢知道不可能瞒主子一辈子,但至少等主子过了三个月,胎气稳固之后再慢慢禀明,没想到这么快便被主子发现了。”

  齐宽接过话道:“灾星之言,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定是那些嫉妒主子的人编造出来的,主子您切莫放在心上,等他们传得无趣之时,自然就会淡下去了。”

  阿罗不见她说话,紧张地道:“主子,您答应过奴婢,会冷静的,您……”

  瑕月忽地开口道:“知春,给本宫倒一杯茶来。”

  知春赶紧依言沏了一盏蜂蜜茶进来,瑕月接过去的时候,手一直在发抖,溅了好些茶水在手上,知春慌张道:“主子,您手烫红了,来,先把茶放着,奴婢取药膏来给您擦上,免得待会儿起水泡。”

  “不用了!”瑕月颤抖着将茶盏递到发白地唇边,一口接过一口地抿着,直至将整盏蜂蜜茶喝尽放才停下,深吸了一口气,道:“除了本宫,所有人都知道了是不是?”

  阿罗瞅着她,小心翼翼地道:“应该……是这样,但是皇上是否知晓,奴婢就不知道了。”

  瑕月仔细回想起这些日子,弘历看自己时的言谈举止,确实与以前有些不一样,他很可能已经听说了这件事。

  瑕月用力攥着空茶盏,指节攥得发白,“知道这个谣言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吗?”

  齐宽言道:“回主子的话,奴才一直在追查,发现……这个谣言好像……是从宫外传进来的。”

  “宫外?”瑕月意外地看着他,停顿片刻,道:“也就是说,宫外也在传这件事是吗?”不等齐宽开口,她想起一事来,道:“本宫记得前两日你曾出过宫,是否为了此事?”

  齐宽知晓隐瞒不住,如实道:“是,宫外各大酒楼茶馆,都在议论这件事。”

  知春劝慰道:“这件事定是有人在暗中捣鬼,主子怀得是龙胎,怎么可能是灾星呢,您别理会他们。正如齐宽说的那样,等他们传得无趣了,自然就没事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