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百四十三章 如实相告

  弘历眸光微闪,神色凝重地道:“你怀疑这件事与愉妃有关,是愉妃在主使季长明行事?”

  “不敢隐瞒皇上,臣弟确实有过此念,但臣弟并无证据,所以……不敢与皇上说;不过臣弟发现,季长明这么多年来一直未成过亲,并且,就在皇上命季长明卜算完吉凶的当天夜里,他去了额尔吉图,也就是愉妃娘娘阿玛的府中。”

  弘历神色凝重地点头道:“可是愉妃……她为何要这样做,嫉妒?她与娴贵妃并无太大的过节,应该不至于如此。”

  弘昼瞅了一眼,道:“臣弟不知,但恕臣弟直言,在事情没有查明之前,谁都有可能是加害贵妃娘娘的人。”

  “朕明白。”弘历在殿中走了几步道:“你继续去查流言一事,至于季长明的事,就由顺天府的人去查吧。”

  在弘昼依言退下后,弘历独自一人待在养心殿中,耳边一直回响着弘昼刚才的话,愉妃……如果季长明与愉妃有私情的话,那么帮着愉妃陷害瑕月母子一点都不奇怪,但……此事当真是愉妃所做吗?她一个女人居然想出这样一个轰动京城的灾星流言?

  再者,宫中最近确实是很不太平,庆嫔等人一个接一个的说有邪祟撞鬼,就连明玉也几次三番出现不适,这一切并不像是作假。

  到底这件事,确实是灾星现世,还是有人故弄玄虚?思索良久,始终是没有答案,想要批改奏折又静不下心来,干脆走了出去,被迎面拂来的冷风一吹,烦燥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

  “愉妃……”弘历望着漱漱而下的细雪,慢慢唤出这两个字,下一刻,他抬步没入雪中,四喜见状,赶紧取了伞追上去,撑在弘历顶上,挡住不断落下的雪。

  弘历所去之处,不是其他地方,正是愉妃宫中,后者正抱着一岁多的永琪在说话,看到弘历过来,既惊又喜,抱着永琪迎上来行礼,随后道:“外头正下着雪,皇上怎么过来了?”

  “朕想永琪了,所以来看看。”说着他朝永琪拍手,笑道:“来,让皇阿玛抱一抱。”

  虽然一切祥瑞皆是假的,但永琪确实很聪明,还不到两岁便已经懂得许多,甚至能认几个字,甚至比当初的永琏更加聪慧,再加上他长的又像弘历,所以一直以来,甚得弘历疼爱。

  “皇阿玛!”永琪口齿清楚地唤着,然后将脑袋埋在弘历怀中撒娇,弘历怜爱地拍着他的后背,随后道:“好像又重了一些,对了,今儿个你额娘教你了什么啊?”

  永琪闻言将愉妃刚才所教的一首歌谣背了出来,虽然只有四五句,但对于一个连两岁都没有的孩子来说,已经很难得了,而且永琪背得一字不差。

  弘历轻捏着他的鼻子道:“真是乖,皇阿玛等会儿让人做你最喜欢吃的点心送来好不好?”

  “多谢皇阿玛!”永琪开心的笑着,弘历又抱了一会儿,将他交给嬷嬷带了下去。

  愉妃接过宫人端来的茶,在递给弘历时,发现他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之色,逐道:“皇上您可是有心事?”

  弘历长叹一口气,接过茶道:“最近真是不太平,事情一桩接着一桩,灾星一事还没解决,季长明便死了。”

  愉妃惊呼一声,一脸不敢置信地道:“季长明,可是钦天监的监正?他怎么死的?”

  “今日有人发现他死在上朝的途中,全身上下没有伤痕,也不曾中毒,死的极为怪异,朕问了顺天府尹,他说看着像是暴毙。”

  愉妃惊魂未定地道:“无端端的怎么会暴毙呢,这……这也太奇怪了,真的什么都查不出来吗?”

  “暂时没有。”弘历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道:“怎么了,愉妃好像对这件事特别关心?”

  愉妃轻咬着绛唇,犹豫许久道:“不瞒皇上,臣妾……认识季长明。”

  弘历不在意地笑笑道:“季长明乃是钦天监的监正,认识他也是很正常的。”

  愉妃贝齿紧咬,过了一会儿,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开口道:“不是,臣妾认识他是在入宫之前,确切来说,是在被指给皇上之前。”顿一顿,她续道:“臣妾待字闺中之时,阿玛曾为臣妾订过一门亲事,约定若是秀女落选,便与之完婚,可是后来臣妾被先帝指给了皇上,这门亲事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说罢,她又有些紧张地道:“因为皇上之前没有问,臣妾又怕说了之后,皇上会不喜,所以就没提,但臣妾不是故意隐瞒的,而且自从臣妾侍候皇上之后,就再没有与季长明往来,还请皇上明鉴。”

  弘历此来,是为了试探愉妃的态度,但他没想到,自己才刚提季长明,愉妃便将她与季长明的关系说了出来。如果灾星之事,是她一手导演的,也是她指使季长明撒谎,那么她应该极力隐瞒与季长明的关系才对,怎么会毫不隐瞒的全说出来呢,难道,是他与弘昼疑错了?

  见弘历迟迟未说话,愉妃一脸慌张地跪下道:“皇上,臣妾与季长明当真没有往来,更没有私情,求皇上相信臣妾。”

  弘历垂目看着她,凉声道:“可是季长明将近而立之年,却一直不曾成过亲,难道不是惦念着愉妃吗?”

  愉妃闻言神色越发惊慌,“臣妾自入潜邸之后,就未曾与他有过联系,不知他心中是何想法,但是臣妾很清楚自己的心思,这么多年来,臣妾心中只有皇上一人,再无第二人。”

  “是吗?”弘历微凉的声音令愉妃紧张地道:“是,臣妾不敢欺君。”

  弘历没说什么,只命她起身,随即离开了延禧宫,愉妃见状,赶紧追上去,于漫天风雪中道:“皇上,您还是不相信臣妾所言吗?”

  弘历脚步一顿,侧头道:“愉妃身子弱,回去歇着吧。”说罢,他大步离去,再没有停留之意。

  在弘历走得不见踪影后,冬梅道:“主子,赶紧进去吧,小心别受凉了。”

  愉妃此刻已经恢复了平静,进屋之后,轻声道:“冬梅,你说这样子能瞒得过皇上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