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百四十八章 七窍流血

  在弘历与凌若言谈之时,他带瑕月离开紫禁城一事便传遍了后宫,众人之中,愉妃最是惊讶不过,原本她料定弘历去延禧宫是为了打掉瑕月腹中的“灾星”,哪知道竟然变成这样,奇怪,弘历要带瑕月去哪里?

  愉妃有些烦燥地道:“知道皇上带娴贵妃去哪里吗?”

  “奴才不知。”小全子话音刚落,愉妃便没好气地道:“既然不知,还不赶紧再去打听,这点小事也要本宫教你吗?”

  小全子知她心情不好,赶紧依言下去,冬梅沏了一盏热茶进来,道:“主子您别担心,娴贵妃孩子不保已成定局。”

  愉妃冷声道:“本宫也以为一切都成定局,可是现在突然闹出这么一桩事来,本宫……”她起身走了几步,道:“本宫真怕皇上心慈手软。”

  冬梅连忙道:“不会的,有那么多大臣跪地劝谏,皇上一定会以大局为重。”

  在冬梅的安慰下,愉妃心中稍定,然翌日传来的消息却令她大惊失色,弘历竟然将那拉瑕月安置在圆明园,她腹中的孩子也安然无恙。

  “皇上难道真打算不顾灾星之言,护着娴贵妃腹中的孩子?”冬梅话音未落,便看到愉妃阴冷的目光,连忙低下头。

  愉妃收回目光,阴声道:“好!真是好一个娴贵妃,居然能让皇上为她做到这一步!”

  “主子,奴才还打听到一件事,皇上今日一下早朝便出宫去了,很可能……”小全子犹豫着没有说下去,但以愉妃的心思,又怎么会不明白,“你想说皇上可能去了圆明园是吗?”

  小全子垂目不语,愉妃压下心中的怒火,道:“这件事知晓的人多吗?皇后那边怎么样?”

  小全子依言道:“如今还不多,但已经开始在宫里宫外逐渐传开了,皇后应该很快就会知晓。”

  “好!”愉妃冷声道:“本宫倒要看看,皇上到底能护那拉瑕月到几时!”

  弘历确实不在宫中,却并非去圆明园,而是来到了顺天府,与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弘昼。

  弘昼已经知道,弘历不仅没有除去瑕月腹中的孩子,还特意将她们安置到圆明园,远离那些流言蜚语,甚是欣慰。

  顺天府尹亲自将案卷呈到弘历面前,弘历看过后递给弘昼,后者仔细看了一遍,道:“与之前一样,并无进展。”

  顺天府尹听得这话,生怕弘历怪罪,连忙道:“启禀皇上,微臣已经想方设法在查了,也盘问过很多人,但始终查不到线索,更没有人害他,确实是……”不等他说出“暴毙”二字,弘历便道:“季长明的尸体在哪里,朕想看一看。”

  “回皇上的话,还在义庄摆着,不过那里乃是不祥之地,您还是不要过去了,若是您不放心,微臣让仵作再去验一次。”

  弘历不容置疑地道:“不用了,带朕去。”

  见弘历心意已决,顺天府尹只得亲自带着弘历几人踩着连夜积起来的雪,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义庄。

  天气本就寒凉,一进到义庄,更是感觉冷的吓人,在命人揭开盖在季长明身上的白布后,一张惨白阴森的脸也出现在众人视线中,因为天气寒冷的原因,虽摆放多日,但季长明尸身并未出现明显的腐烂,这也是摆放至今未曾掩埋的原因。

  弘历曾经历过福州之事,所以一具尸体对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他走到季长明的尸体边,从头到脚亲自检查了一遍,连指甲缝都没有放过,但正如案卷所言,季长明外面没有任何伤痕,更没有中毒迹象。

  弘历喃喃道:“难道真是暴毙?”

  弘昼正欲说话,目光无意间扫过季长明的尸体,惊讶地道:“咦,这是什么?”

  众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季长明耳中有一些液体,顺天府尹看过后,道:“这义庄年久失修,这两日又一直在下雪,相信是雪落在他耳中化成为了水。”

  “不对。”弘历当即道:“季长明已经死了,他的身体没有任何温度,雪落下来,只会积存,不会化去。”

  “这么说来,就不是雪了。”弘昼凑近看了一眼,发现那种液体并非如水一般透明,而是有些浑浊,他唤过负责看守义庄的人,道:“这些天,可曾有人动过这具尸体?”

  那人仔细回想了一下道:“除了府尹大人派来的仵作之外,就再没人碰过尸体了,这水是怎么来了,小人实在不知。”

  在他说话的时候,弘历走过去沾了一些液体在指尖,随后凑到鼻尖轻闻,液体还有腥臭腐烂的气味,奇怪,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在尸体耳朵里。慢着,耳朵……弘历不知想到了什么,蹲下身凑在尸体耳边仔细看着。

  弘昼见状问道:“皇上,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弘历没有回答他的话,在思索片刻后,他急切地道:“在这里生火。”

  顺天府尹愣了一下,小声道:“皇上,您若是冷的话,微臣这就陪您回府衙。此处摆放有尸体,若是生火,温度一高,气味只会比现在更加难闻。”

  弘历盯着他道:“没听到朕的话吗,立刻生火!”

  见弘历如此坚持,顺天府尹只得答应,命人拾来柴火,在季长明尸体旁边生起火来。

  时间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一点点流逝,正如顺天府尹所说,温度一高,义庄内的气味比刚才难闻许多,而且火光映照着惨白的死人脸,实在让人心里发毛。

  弘历一眨不眨地盯着季长明的尸体,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亦或者是……等什么。

  足足过了大半个时辰,在令人作呕的气味中,四喜惊呼道:“啊!怎么有血泪?!难道他是冤死的,这会儿在皇上面前鸣冤?”

  在众人的注视下,血泪从季长明紧闭的双眼中缓缓流下,一直渗入发间,未等众人说话,其鼻、口、耳中皆渗出淡红色的液体,像血但又不太像,瞧着极为渗人。

  弘昼惊声道:“七窍流血?他是被毒死的?”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