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百八十一章 和敬长公主

  “好!”弘历心知拖得越久只会令瑕月越发泥足深陷,甚至陷入其中无法自拔,所以他狠下心,再次拉着瑕月的手伸到长乐鼻翼下,厉声道:“你自己告诉朕,长乐还有没有气息,有没有?”

  “我……我……”瑕月想要抽手,却被弘历握得无法动弹,只能被迫感知着令她恐慌的事实。

  “清楚了吗?长乐死了,她已经死了,再也不会睁开,不会笑,不会哭!”不断打在脸上的秋雨令弘历可以毫无顾忌的流泪,不怕被人看见,不怕失仪。

  瑕月浑身颤抖地哀求道:“不要再说了,求求你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

  “瑕月!”弘历哑声道:“虽然长乐不在了,但你还有朕,朕会陪在你身边,就算你以后都不能再生育,也不过是回到从前那样,并没有什么。”

  瑕月尖声道:“回不去了,从长乐在臣妾腹中的那一日起,就再也回不去了啊!我现在只要长乐,只要她!”说到此处,她跪在滂沱大雨之中,仰头看着阴暗的天空,悲鸣道:“长乐只是一个刚出世的孩子,从未做过恶事,为什么要让她受这样的痛苦与折腾,若这是我的报应,就请降在我的身上,哪怕是下十八层地狱,我也愿意,只求你们把长乐还给我!求求你们!”

  不远处,阿罗等人听到瑕月的哀嚎,皆是掩嘴痛哭,哪怕是四喜与小五也跟着掉眼泪。

  “漫天神佛有灵,一定会再赐你我孩子。”弘历蹲下身,将哭的没有声音的瑕月抱在怀中,轻声道:“走吧,朕陪你回去。”

  瑕月由着他半扶半抱地回了延禧宫,在弘历的示意下,她终于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手,以为泪水已经哭干,但在那个孩子离开怀抱之时,眼泪再一次落下,低头,冰冷的双唇吻在同样冰冷的额头,那是一个额娘对女儿至真至深的爱,但是以后……再没有机会了……

  皇室之中,若有皇女幼殇,是没有封号的,但对于长乐,弘历破了例,他亲自为长乐拟定封号――和敬,以和敬长公主的身份下葬,可谓是哀荣无限,但再多的哀荣,也无法弥补瑕月心中的悲伤。

  两日两夜,暇月滴水未进,整日守在棺椁前,任谁劝说都没有用,凌若在得知此事后叹息不已,她亦是很喜欢这个长孙女,只可惜命缘浅薄,与他们只有二十几日的缘份。

  封棺之日,瑕月悲恸难耐,拦着不许众人封棺,她想要再多看长乐一眼,以后……以后她再也见不到长乐了啊!

  弘历强行将她拉开,劝说道:“贵妃,你若不想长乐走得不安心就不要再哭了,虽然她不在了,但朕与你永远都会记得有过这个女儿。”

  瑕月揪着他衣裳不停的哭泣着,这一刻,她真希望自己疯了,这样就会以为长乐还活着,不用承受这种锥心之痛。

  待得瑕月睡着后,弘历轻手轻脚地将她放在床榻上,望着睡梦中亦在抽泣的瑕月,弘历默然叹气,对阿罗等人道:“好生照顾贵妃,若贵妃有什么事,立刻来告之朕。”

  在阿罗应声之后,弘历意欲离去,看到跪在殿门外的永璜,脚步一顿,叹然道:“你还要这样跪多久?”

  “跪到姨娘肯原谅儿臣为止。”这几日来,永璜一直跪地不起,也不肯吃什么东西,嘴唇已是干裂脱皮。

  “唉,你并非存心害长乐,贵妃会明白的,起来吧。”面对弘历的言语,永璜并未起身,只道:“不得姨娘亲口原谅,儿臣是不会起来的。”

  弘历沉声道:“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倔强,如此跪下去,你的双腿还要不要?还是嫌宫里的事情还不够多?”

  永璜低头不语,弘历抚着他的头道:“朕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是这样跪着又能做什么,就算你跪穿石砖,长乐也回不来了啊。”

  “皇阿玛……”永璜眸中垂泪难止,他已经很久没哭过了,可是自从长乐出事后,他就经常落泪。

  “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孝敬贵妃,不止是你,还有长乐那一份,你也要一并帮着孝敬,知道吗?”

  永璜用力抹去眼泪,点头道:“儿臣知道,儿臣以后都会好好孝敬姨娘。”

  弘历见他听进了自己的劝,欣慰地道:“好,起来吧,下去吃些东西,否则这样软绵无力地怎么孝敬贵妃。”

  在延禧宫被愁云惨雾笼罩的时候,明玉的心情却是从未有过的好,她终于等到这一日,将那拉瑕月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悉数奉还。不过,这样还不够,她要的不仅仅是长乐的性命,还要那拉瑕月的性命,静萱说过,长乐一死,就可以开始施行下一步计划。

  明玉以为自己即将得偿所愿,殊不知,自己只是愉妃手中的一枚棋子,所做的一切,根本就是在为他人做嫁衣。

  在瑕月以泪洗面的几日,宫中开始出现一个流言,有人说,长乐的死并非意外,而是有人刻意为之,此人就是永璜,他担心自己并非瑕月亲生,长乐出世之后,会使得瑕月忽视他,所以故意捕来有毒的蝴蝶,蓄养在玻璃罩子中,就算没有之前那件事,他也会寻机会打破玻璃罩子,引那些蝴蝶加害长乐。

  无人知晓这些流言从何而来,却在一夕之间传得沸沸扬扬,后宫之中,到处在议论这件事的真假。

  愉妃亦听到了,她搁下喝了一半的参汤,轻笑道:“这个皇后还真是听话,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

  冬梅轻笑道:“皇后根本没什么能耐,却还要害人,根本就是在自寻死路;这么多年来,若非皇上一直护着皇后,并且处处包容,早就已经被赶出了中宫。”

  愉妃轻抚着指上的葵花缕金护甲,幽幽道:“她命好,不过再好的命也被她自己给磨光了,瞧着吧,很快她就会与那拉瑕月斗得你死我活,而本宫就可以坐享渔人之利!”

  冬梅屈身道:“主子神机妙算,娴贵妃根本不是您的对手。”

  愉妃神色一凉,道:“千万别轻视了她,皇后无能,这个女人可是能耐得很,继续给本宫盯紧延禧宫,本宫要知道她的一举一动。”

  “奴婢知道。”待得冬梅答应后,愉妃起身走到长窗前,抬手将之推开,外头正在淅沥沥的下着秋雨,红唇微弯,勾起一抹幽凉的笑容……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