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百八十六章 训斥

  “不会的,奴婢觉得娴贵妃是在寻机会,她是一个极为理智的人,就算有丧女之痛在前,也不会冒然行事的。”

  明玉点头道:“希望真如你所言的那般,她们二人斗得越激烈越好。”

  魏静萱安慰道:“咱们这次的计划这么精密,相信不会有什么意外,还请主子耐心多等些时日。”

  明玉用力咬着唇,冷声道:“本宫明白,都等了那么多年了,也不在乎再多等几日。”

  她一心想要看瑕月与金氏互斗,两败俱伤的结局;殊不知,自己才是被推上擂台与瑕月生死相见的那个人。两败俱伤不可避免,但并非金氏……

  日复一日,不知不觉间已是入了冬,弘昼在得了阿罗的传话后,虽觉得整件事匪夷所思,但还是依照瑕月的话去查访秘香,还有监视京城之中,富察一族与金氏一族的动向。

  弘昼的心腹曾劝他不要再管瑕月之事,这样下去,难保有朝一日不会被弘历发现,但弘昼始终狠不下心,毕竟除了他之外,瑕月在宫外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帮她的人。

  他遍寻京城各大名医,寻到了数种秘香,但阿罗带入宫让瑕月闻过之后,无一种是当初在明玉身上闻到的那种;至于京中的动向,倒是查到明玉的族叔富哈察曾派人出过京城,至于做什么就不知道了。弘昼设法收买了其府中的一个下人,得知富哈察派人出京是为了捉寻蝴蝶,理由则是供小姐玩耍。

  虽说这件事令明玉与蝴蝶有了一丝联系,但太过薄弱,到时候只要明玉抵死不认,他们便没有办法,毕竟喜欢蝴蝶的人到处都是;所以最要紧的,还是要找到那种令蝴蝶发狂的秘香,那才是关键。

  看似平静的京城,暗潮涌动,弘昼在追查明玉与金氏之时,另一拨人也正盯着他,正是额尔吉图的人,愉妃从未放松过对弘昼的监视,且她早就料到,以瑕月的心思,一定会对明玉起疑,设法追查,但瑕月在宫外没有势力,所以她一定会借助弘昼之力,而这……正是她想要的。

  未几,弘昼追查长乐死因一事,遍传京城,为众人所知,引来众人猜测弘昼与瑕月的关系,就像当初灾星流言那样,传得沸沸扬扬,连宫中也有所耳闻,但奇怪的是,弘历对此一直没有什么表示,更不曾责问弘昼与瑕月,令愉妃暗自奇怪。

  春光渐盛的一日,弘历来看永琪,年不过两岁的永琪,已经开始识字,实在是少有的聪敏慧黠,令人见之喜欢。不过,庶子的身份注定了永琪不论多聪敏都无法与永琮相提并论,哪怕永琮还只是一个连路都不会走的婴孩。

  在将永琪交给奶娘带下去玩耍后,弘历笑道:“这个孩子记性可真好,朕上次教他的,竟然可以背的七七八八,比朕小时候更加了不得。”

  愉妃谦虚地道:“皇上过誉了,永璜不过是有些记性罢了,哪里能与皇上相比。”说罢,她又道:“臣妾已经命小厨房在备膳了,皇上您难得来看臣妾与永琪一趟,可一定得用过午膳再走。”自从长乐死后,弘历常去延禧宫安抚瑕月,莫说是咸福宫,就连坤宁宫也去的不多。

  弘历笑一笑道:“也好,朕记得你这里做的春笋很是不错,这时节又正是春笋上来之际,今日正好可以试一试。”

  愉妃闻言赶紧唤过宫人交待,在宫人离去后,她见弘历默然不语,轻声道:“皇上在想什么?”

  弘历回过神来,轻叹道:“若和敬还活着,如今也有半岁多了,可惜她福薄,才活了二十几天就走了,给朕与贵妃留下无尽的遗憾。”

  愉妃安慰道:“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皇上您就别再想了,臣妾前两日去给贵妃娘娘请安的时候,看她精神好了许多,应该是没事了。”说到此处,她看着弘历,欲言又止。

  弘历瞧见她这个样子,道:“怎么了,有话与朕说?”

  愉妃轻咬着饱满的红唇,道:“臣妾不知该说不该说。”

  “旦说无妨。”在弘历的示意下,愉妃小心翼翼地道:“皇上,和敬公主的死因是否有可疑?”

  弘历睨了她一眼,凉声道:“为何这么问?”

  “因为……臣妾听闻和亲王在调查和敬公主的死因,而且……”她瞅着弘历道:“是受贵妃娘娘所托,不知是否有其事?”

  弘历凉声道:“看来愉妃也听到了那些个流言,觉得娴贵妃与和亲王有私情。”

  这些话正是愉妃要说的,但听着弘历的口气,似乎有些不对,她不敢大意,小心地道:“臣妾不敢,臣妾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弘历冷笑一声道:“真是想不到,愉妃竟然也会与那些市井百姓一样,相信这些个无稽之言。”不等神色慌张的愉妃开口,他已是道:“弘昼是在调查长乐的死因,不过……并非受贵妃所托,而是朕!”

  “皇上?”愉妃愕然看着弘历,万万想不到居然会听到这么一句话,明明就是那拉瑕月,为何弘历说是自己?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自从布这个局以来,愉妃第一次遇到了困惑。

  弘历冷哼一声道:“以后,这种话不要再让朕听到,否则朕绝不轻饶。”说罢,他拂袖离去,留下浑身发软的愉妃。

  冬梅扶着险些摔倒的愉妃在椅中坐下后,道:“主子,皇上这是怎么了?”

  愉妃心乱如麻地道:“本宫也不知道,按理来说,不该如此才对,到底出了什么变数,还是……皇上当真这样维护娴贵妃,帮着她开脱。”

  小全子与冬梅皆是回答不出,只能从旁安慰着,愉妃缓过神之后,命小全子立刻出去打听,她要知道到底是怎么样的变数;可惜,这一次,什么都打听不出来。夜间,正当愉妃伤神之际,外头传来太监尖细的声音,“贵妃娘娘驾到!”

  愉妃一怔,自从长乐出事后,那拉瑕月就再未来过她这里,今日怎么突然过来了,且还是在晚上。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