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零三章 求救

  黄氏出声道:“皇后与愉妃呢?她们两个怕是会起疑心,一旦发现魏静萱是中毒而死,必不会善罢干休。”

  瑕月轻笑道:“仪妃莫要忘了,如今六宫之事由你我执掌,魏静萱一死,立刻就可以扔到乱葬岗去,皇后与愉妃不罢休又如何,查到宫外去吗?还是说再将尸体运回来,请皇上审理此事?”不等黄氏说话,她便摇头道:“在皇上心中,魏静萱就如一粒尘埃,哪怕知道她是遭人所害,只要没有实质的证据,就不会费心去追查此事;再者,皇后与愉妃要如何指证本宫,难道告诉皇上,本宫因为魏静萱谋害长乐,所以对她怀恨在心吗?”

  听得这话,黄氏安下心来,颔首道:“娘娘说的不错,她们不敢说实话,只要魏静萱一死,且尸体又运出了紫禁城,她们就无法掀起风浪来。”

  瑕月勾一勾唇,对尚站在一旁的郑九道:“照本宫的话去做吧,至于何处偏僻,你与齐宽下去商量。”待得郑九答应后,她温言道:“办好此事,本宫必不会亏待了你。”

  郑九心中一喜,连忙拍袖跪下道:“奴才一定尽心竭力,为主子办好此事。”说罢,他与齐宽一起退出了正殿,在商议好动手之处后,他回到御茶房,李富一见他来,便道:“你去哪里了,赶紧过来帮忙,喜公公那边正等着呢,若是误了,你我可吃罪不起。”

  见他着急模样,郑九不敢推脱,依言过去帮忙,待得忙完之后,已是黄昏时分,他将瑕月之前所言的话在脑海里打了个转后,去了魏静萱所在的屋子,进门之后,魏静萱果然仍躺在铺上,一旁原先盛着姜茶的碗已经空了,郑九睨了一眼后,走过去唤道:“静萱?静萱,你醒一醒?”

  捂着被子睡在那里的人动了一下,随即转过脸来,有气无力地道:“静萱刚才出去了,你寻她做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郑九大吃一惊,连忙将棉被拉开一些,好让他更仔细看清那张脸,愕然道:“兰香?怎么会是你?”

  兰香咳嗽了一阵道:“我昨日感染了风寒,原以为没什么大碍,哪知道身子越来越无力,且还不停咳嗽,实在撑不住,喝了姜茶也无用,只能进来歇一会儿;结果一躺下就觉得起不来了。”

  郑九看到她与魏静萱相似的症状,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追问道:“你喝的姜茶都是哪里来的?”

  “是静萱,她担心我受寒,所以省下姜茶给我驱寒,唉,有姜茶在,风寒应该侵不进来才是,哪知我竟然这么没用。”心思单纯的兰香只以为是自己身子积弱,感染了风寒,丝毫不知自己是受了魏静萱的算计,害她“生病”的恰恰就是那几碗姜茶。

  郑九咬牙道:“这么说来,那几碗姜茶都是你喝了?”

  兰香点头之余,又有些害怕地道:“我知道不该……咳咳……喝静萱的姜茶,但她一心留着给我,我也不好拒绝,还请……咳咳……公公见谅。”

  郑九跺一跺脚,怒道:“谁与你说这些,我问你,魏静萱去哪里了?”他原以为魏静萱就算发现有古怪,也只会倒了姜茶,哪知她竟然拿兰香来做试验,这会儿她肯定已经明白自己的病情与这姜茶有关,正如主子所言,这人心计深得很。

  兰香见郑九生气的样子,不知是怎么一回事,怯怯地道:“静萱病好了一些,所以出去做事了。”

  听得这话,郑九连忙往外奔,拦着人就问魏静萱的下落,但都是摇头不知,待得问到金玉时,她倒是有些印象,说是刚才被魏静萱撞了一下,也不说话,低着头就往外走,这会儿不知去了哪里,算算时间,差不多是在一个时辰之前。如果当时李富没有叫住他,他就可以拦住魏静萱了,就差了那么一个时辰。

  郑九生气归生气,这会儿最要紧的是要找到魏静萱,依着他的猜测,魏静萱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坤宁宫,他赶紧去到与齐宽商量的地方,齐宽还等在那里,看到他出现,连忙问道:“怎么这么久,魏静萱人呢?”

  郑九将事情说了一遍,着急地道:“师傅,你可有看到魏静萱?”

  “没有,我一直守在这里,并不曾看到她过来,而且这条路是去坤宁宫的必经之路,她没出现,就表示她并没有去坤宁宫。”

  郑九惊讶地道:“没去坤宁宫,那她会去哪里?”

  齐宽一时也想不到,只得道:“你在这里守一会儿,我将这件事告诉主子去。”

  郑九连连点头,之后紧张地道:“师傅,我让魏静萱走掉了,会不会受罚?”

  齐宽叹了口气,“这也不能怪你,应该不会有事的,若主子真要责罚,我也会替你求情的,别太担心。”

  郑九闻言安心了许多,感激地道:“多谢师傅。”

  在齐宽赶往延禧宫的时候,魏静萱跌跌撞撞的出现在咸福宫门口,御茶房到咸福宫这么一段路,她因为双腿无力,足足走了一个时辰,被寒风吹得直打哆嗦。

  “主子传你进去。”听得宫人的话,魏静萱连忙点头,迈开无力而又僵硬的双腿随其入内,她走得极慢,使得宫人几次停下等待,神色颇为不耐。

  好不容易进了暖阁,在一阵扑面而来的热气中,魏静萱也耗尽了力气,无力地跌坐在地上,连请安的力气也没有。

  愉妃看到她这个模样,惊讶地道:“怎么这样子,出什么事了?”

  魏静萱努力提了一丝力气,磕头哀求道:“娘娘,您一定要救救奴婢。”

  “救你?”愉妃搁下手中的绣棚,好奇地道:“无缘无故地怎么要本宫救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有,看你的样子,仿佛是生了病,为何不歇着,而是要跑到本宫这里来?”

  “有人要害奴婢,想要奴婢的性命。”这般说着,魏静萱将事情大致叙述了一遍,随后道:“奴婢原先只是有些怀疑,所以将郑九每日送来的姜茶悄悄给兰香喝,结果刚喝了两次,兰香就出现与奴婢相似的症状,待到了今日,更是浑身乏力,做不了事情;相反是奴婢,几日没喝之后,身上恢复了几丝力气,否则奴婢也不能来这里;娘娘,您可一定要救奴婢。”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