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零八章 知己

  永琮这会儿已经二十个月了,会说一些简单的话,但他不会叫姨娘,每次见了瑕月,都叫姨姨,配着他又脆又嫩的声音,真是可爱得令人无法拒绝。知春经常感叹,明玉做尽糊涂事,可是她生出来的两个儿子,却都是这么乖巧可爱,也不知是积了几辈子的福,才令上天当真是厚待她。

  瑕月朝弘历行了一礼后,从他怀中接过永琮,笑言道:“想姨姨了吗?”

  永琮转着圆溜溜的眼睛,张着小小的嘴巴认真地道:“想。”

  这样说着,他却是一直往齐宽那边看,瑕月见状刮着他同样小小的鼻梁道:“你到底是想姨姨还是想吃糖啊?”

  “姨姨,糖。”永琮听懂了她的话,但还不能很好的表达自己的意思,不过这几个字已经足够令瑕月明白了,对齐宽道:“去做一些龙须糖给七阿哥吃。”

  “嗻。”齐宽朝弯了眉眼的永琮笑一笑后,退了下去,齐宽不太会做点心,但他做的龙须糖很好吃,永琮很是喜欢,所以每次他来,瑕月都会让齐宽去做龙须糖,材料都有,就是颇费功夫。

  看到永琮与瑕月亲切的样子,弘历心情平静之中带着些许温馨,他很喜欢这种感觉,再加上想补偿瑕月的丧女之痛,所以哪怕明知道明玉不喜,他也经常带永琮过来。自幼亲近,长大之后,想必也不会疏远。

  瑕月抱了永琮许久,方才让阿罗带他下去玩耍,当初为了长乐出生,延禧宫备了许多玩耍的东西,这会儿皆拿来给永琮玩耍。

  瑕月收回目光,瞧见弘历一直盯着她,疑惑地道:“皇上在看什么,是否臣妾今日妆容不整或是哪里脏了?”

  弘历拉住她想要抚脸的手,声音轻柔地道:“朕的贵妃天生貌美,就算不施脂粉甚至遭了脏物,依然美丽动人。”

  瑕月“噗哧”笑道:“皇上不愿说便罢了,又何必说这些好听的哄臣妾开心呢,臣妾早就不复十六七岁的年纪,又哪里还能如以前一样貌美。”

  听得这话,弘历仔细打量了一番,随后郑重地道:“嗯,确实是与以前不一样了。”

  虽知岁月流逝,容颜渐衰的道理,但听到这句话,瑕月心还是忍不住为之一沉,笑容亦变得有些勉强,“臣妾陋颜,还请皇上见谅。”

  听得这话,弘历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你想到何处去了,朕说不一样,是因为觉得你比朕初见你之时美的更加动人心魄!”

  瑕月回过神来,嗔道:“好啊,皇上存心欺负臣妾,亏得您还是一国之君呢,这样没正经。”

  弘历一边笑一边道:“你问问知春他们,朕何时说过一句不正经的话,是你自己胡思乱想,结果却怪到朕的头上来。”

  “臣妾……臣妾……”瑕月一时说不过弘历,又见他一直在笑,脸颊微红地道:“不与皇上说了,您要笑尽管笑个够就是了。”

  弘历笑得越发大声,连知春等宫人也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眼见瑕月双颊越来越红,弘历轻咳一声,勉强止了笑声道:“好了好了,朕不笑就是了,以后朕一定说得比刚才还要正经严肃,这总可以了吧?”说来也奇怪,在面对瑕月之时,要比面对明玉轻松许多,嬉笑之语,皆可任意为之。

  瑕月轻啐道:“皇上说什么自然就是什么,臣妾可管不了。”

  待得这番笑闹过后,弘历道:“其实朕今日来,是有一件事要与你商量。”

  瑕月柔声道:“皇上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了。”

  弘历斟酌了一番道:“之前因为皇后犯了事再加上身子不好,朕将后宫之事全部交托于你,宫中的事既多又繁,这些年来,实在是辛苦你了,也多亏了你,朕才可以放心治理国家,无需为后宫分什么心。”

  瑕月垂目道:“这些皆是臣妾该做的,皇上不必在意。”

  “朕……”明明已经想好了说辞,可临到嘴边,又有些说不出来,正如他刚才所言,这些年来,一直是瑕月在费心打理后宫,几乎未出过错,如今突然说要将执掌之权交给明玉,实在有些……

  瑕月看出他的为难,奇怪地道:“皇上想说什么?”

  弘历暗一咬牙道:“如今皇后身子好转了许多,永琮也大了一些,朕打算让皇后重掌后宫,你与仪妃从旁协助,不知贵妃意下如何?”为免瑕月对明玉有所不满,他刻意隐瞒了明玉主动要求一事,将这一切说成是他自己的意思。

  瑕月着实没想到弘历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明玉虽早就解了禁足,但弘历从未提及过这事,这几年来,除了怀着长乐那段时间之外,后宫大小事务均由她在打理,弘历从未有任何异议,这会儿……实在有些奇怪。

  虽心中极为不解,但瑕月没有多说什么,笑言道:“皇上这样疼惜臣妾,臣妾又哪里会有意见。”

  弘历一怔,道:“这么说来,你是同意了?”

  瑕月嫣然笑道:“难道臣妾刚才的话,像是不同意的样子吗?皇上垂怜,臣妾求之不得。”

  弘历原以为瑕月至少要问是何原因,哪知她竟然什么都没说就答应了,且没有一丝怨怼之意,实在大出他意料之外。也有些不合常理。

  瑕月……当真就没有一丝疑惑或是不满吗?按理来说,没有一个人被突然夺了手中之权,而无动于衷的,瑕月到底在想什么?

  这般想着,弘历凝眸盯着瑕月,许久,他收回目光,神色温柔地抚着瑕月的脸颊道:“委屈你了。”

  瑕月握住他的手,摇头笑道:“没有,臣妾一点都不委屈。”

  弘历看到了,瑕月并非不疑惑不奇怪,而是她看到了自己隐藏在话语之后的为难与犹豫,不愿让自己难做,所以什么也不问就应承了下来。

  这个女人,是全心全意在为他着想……

  这一刻,弘历目光温柔得似要化水一般,柔声道:“朕答应你,会记得今日这一切。”

  瑕月迎着他异常温柔的目光,轻言道:“有皇上这句话,莫说臣妾没受什么委屈,就算真受了,也足以补偿。”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