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一十四章 考虑

  魏静萱微微一笑,随后道:“不知娘娘传召奴婢过来,有何吩咐?”

  “本宫曾与你说过,有一个对付那拉瑕月的雏形,就在昨日夜里,总算是有了完整的计划,你可想听?”

  魏静萱一惊,旋即垂目道:“奴婢洗耳恭听。”

  愉妃将心中的计划缓缓讲述了出来,魏静萱听完之后,姣好的面容上尽是震惊之色,许久,她骇声道:“您要奴婢做不利于七阿哥之事?”

  愉妃轻吹着镶在护甲的红宝石,凉声道:“怎么,怕了?”

  魏静萱定一定神,道:“七阿哥乃是皇上的嫡长子,奴婢万万……”不等她说下去,愉妃抬手道:“静萱,不要在本宫面前说虚话,若是连这些胆子也没有,你今日也不会有资格站在这里。”

  魏静萱默然不语,愉妃等了一会儿,道:“如何,想好了吗?”

  魏静萱轻咬着银牙道:“这件事干系太大,万一皇后疑心到奴婢身上来,奴婢这条性命可就没了。”

  愉妃摇头道:“她那么信任你,又怎么会疑心是你下的手呢,就算真疑了,本宫也会设法帮你。”顿一顿,她忽地道:“静萱,你今年多大了?”

  魏静萱不知她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如实道:“回娘娘的话,奴婢今年十八。”

  “十八……也就是说过了年就十九了。”愉妃轻轻一笑道:“女子最好的年华是在二八之时,如桃花初绽,芬芳怡人,所以宫中选秀的年纪定在十三至十六岁;十八……”她摇头道:“已经算不得太好了,若是在宫外,十**岁而未嫁人的,定会遭人耻笑。若是再耽搁个几年,二十往上,就算真有机会,你觉得皇上还会看上早已过了最好年华的你吗?”

  魏静萱脸色连变,这件事她自己也知道,初入宫时才十三,那个时候是未曾长开,犹如一枚青涩的果实;但现在,却是熟透了挂在枝头,就是迟迟不见采摘之人。她知道这张容颜是自己最大的倚仗,所以一直以来都很注意,哪怕是在御茶房时,也想尽办法护理,尤其是经常要做粗活的双手,正因为如此,她虽做了不少活,双手却依旧滑嫩纤细,只掌心有几个不甚明显的茧。

  愉妃将她神色变化,一丝不漏的看在眼中,凉声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本宫答应你,只要除了那拉瑕月,本宫立刻就向皇上举荐你。”说罢,她起身走到魏静萱身边,在其耳旁幽幽道:“本宫可不是皇后,有本宫襄助,一定可以让你如愿以偿。你……想清楚了再回答本宫。”

  魏静萱低头不语,心中极其挣扎,想要拒绝,又舍不得愉妃许下的承诺,这些年来,她做了那么多,吃了那么多苦,为的是什么,还不是这条青云之路。

  良久,她抬起头道:“娘娘能否让奴婢考虑几天?毕竟您托交的事情,稍有不甚,对奴婢而言就是杀身大祸。”

  愉妃眸中掠过一丝不悦,复笑意如初,“好,不过也不能考虑的太久,本宫给你两日的时间,后天此时,本宫要听到你的答复。”

  “是。”魏静萱应了一声,离开了咸福宫,这一日,她心思恍惚,一直在想这件事,期间还不甚做错了事,明玉问起,她推说是身子不适,明玉也未疑心,嘱她下去歇着。

  回到屋中,魏静萱思来想去,还是没个决定,决定第二日去一趟辛者库,寻苏氏商量对策。

  到了辛者库,原先的宋嬷嬷已经不在了,换了一个姓何的太监掌管辛者库大小事务,魏静萱借口来取衣裳,在何公公告之衣裳未曾还未晒干,暂时还不能取后,一脸感慨地道:“我以前也在这辛者库待过,这会儿想起来,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何公公在一旁赔着笑,“想来那段日子一定苦了姑姑。”

  魏静萱笑一笑道:“都已经过去了,倒也没什么,对了,在辛者库时,苏氏与我关系尚可,她如今怎样了?”

  何公公想了一会儿问道:“姑姑可是指被皇上废去嫔位的那个苏氏?”

  “不错,就是她。”在得了魏静萱肯定的答复后,何公公道:“她这会儿应该是在舂米,我这就去把她唤来。”

  魏静萱点头之余又道:“能否寻一个清静的地方让我们说几句话?”

  对于她这个要求,何公公自然满口答应,让魏静萱去一间静室中等候,他则派人去将苏氏唤来。

  魏静萱等了没多久,便看到苏氏进来,待得屋中只剩下她们二人后,她连忙上前握了苏氏冰凉的双手切声道:“苏姐姐,我好想你啊。”

  “是吗?”苏氏冷笑一声,抽出双手道:“我还以为魏姑姑早就已经忘了我这个姐姐呢。”

  魏静萱眸光一闪,茫然道:“苏姐姐怎么说这样的话,我何曾忘过?”

  苏氏走到桌前,自顾自地倒了一杯茶,将之一口喝尽后道:“若没有忘了,为何这两年来,你一次都未来过辛者库;怎么了,攀上了高枝就懒得再理会我了吗?不过……”她打量了一眼,凉声道:“看起来,仿佛依旧只是个宫女,怎么了,皇后不肯帮你铺那条路吗?”

  她是曾经做过主子的人,宫女与主子的区别,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哪怕是最低等的答应,其衣裳装扮也非宫女可比。

  魏静萱叹了口气,道:“苏姐姐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其实这两年来,我日子过的比姐姐好不到哪里去。”

  苏氏冷笑道:“魏静萱,你说这话,不觉得好笑吗?瞧瞧你这身光鲜亮丽,可不是一般宫女能穿的。”

  “我没有骗姐姐,不错,我现在是在皇后身边侍候,但不久之前,我还在御茶房做苦差,且差一点连命没了。”

  听到魏静萱这番话,苏氏嘴角的冷笑化为惊讶,疑惑地打量着魏静萱,“御茶房?你怎么去了那里?”

  魏静萱将事情细细讲述了一遍,随后道:“若非我及时发现娴贵妃的阴谋,哪里还有命站在这里与姐姐说话。”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