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一十六章 警告

  魏静萱在后宫混迹了几年,心思比夏晴要狡诈许多,岂会忽略了她眸中那丝慌意,冷笑道:“你不必在我面前耍花枪,我可以肯定就是你。”

  夏晴默然不语,良久她叹然道:“魏静萱,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收手不再害人。”

  魏静萱脸色一沉,寒声道:“我的事不用你管。”说罢,她冷冷一笑道:“这么说来,你是承认了。”

  到了这个时候,夏晴也没必要再否认,如实道:“不错,刚才我无意中经过,听到了几句话。几年未见,你还是与原来一样,尽做一些昧着良心的事。”

  魏静萱四下看了一眼,确认无人靠近她们后,方才道:“想在宫里生存,就得这样,又不是只有我一人。告诉你,那个娴贵妃所做的事情,比我更过份百倍千倍,要不是我命大,早就已经被她害死了!”说到最后一句,她的表情狰狞如恶鬼,御茶房那次下毒,令她心有余悸的同时,也恨煞了瑕月。

  “你变得真可怕。”这般说了一句后,夏晴摇头道:“我不管你们谁是谁非,你们的事也与我无关。”

  “你不管最好。”魏静萱凑近了道:“姐姐,念在姐妹一场的情份上,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千万……千万不要乱说话,否则当初我所说的话,必会一一兑现,待到那时,姐姐再后悔就来不及了。”

  夏晴死死盯着魏静萱,寒声道:“魏静萱,你不要太过份了!”

  魏静萱轻笑道:“我这人一向不喜欢过份,除非有人把我惹恼了;其实我对姐姐已经手下留情了,若换了是其他人,早就已经没命了。”

  看着她那张虚情假意地脸,夏晴冷声道:“你不是手下留情,而是没有这个能力,失去了皇后的信任,你什么都不是!皇后若是知道你与愉妃串通,要害七阿哥嫁祸娴贵妃,她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

  魏静萱被她戳中了心事,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寒声道:“怎么,你想去告密吗?如果要死,我一定会拉你的家人陪葬。”顿一顿,她续道:“莫要以为我与你开玩笑,别忘了,在我之后还有一个愉妃娘娘,她想要你家人的性命,易如反掌,再者……你觉得皇后娘娘会信你吗?她只会认为你与娴贵妃勾结,存心离间。夏晴,你不是没脑子的人,是鱼死网破,还是明哲保身,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其实那拉瑕月与你非亲非故,她是死是活,与你根本没什么关系。”

  夏晴用力咬着下唇,许久,道:“你若伤我家人一分,我要你偿命!”

  听得这话,魏静萱知道夏晴已经答应了,轻笑道:“只要你好好的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你的家人自然会安然无恙。如何?”

  夏晴深吸了一口气,无奈地道:“好,我答应你,魏静萱,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

  “放心吧。”说完这句话,魏静萱转身离去,在踏出辛者库后,她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想着来与苏氏商量,结果却出了这个岔子,真是令人懊恼。

  夏晴……希望刚才那些话能吓住她,不要胡言乱语,否则不知会闹出多大的乱子来。

  事实上,不论是皇后还是愉妃那边,她都不敢将今日之事说出去,愉妃可不是皇后,她若是知道自己来辛者库,又被人听了计划去,一定可以猜到她是来此找人商量。所以,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她不会去惊动愉妃。

  这一切,在忐忑之中过去,第二天,魏静萱去见了愉妃,答允按计划行事,这个回答早在愉妃意料之中,她很清楚魏静萱是什么样的人,一个一门心思想爬上龙床的女人,又怎么会舍得放弃这个机会呢?

  可惜啊,魏静萱注定等不到了,她太像自己,聪明,缜密,还有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狠劲;这种人,根本不会念恩,现在那些个恭敬谦逊皆是假象,一旦让她上位,有了与自己抗衡的能力,她一定会想方设法除去挡在她之前的人,自己亦不例外。

  所以,这样的人,只可利用,不可真心相待,只有皇后那个蠢人才会相信魏静萱那些个鬼话。

  这一切,瑕月并不知晓,除夕将近,一年一度的家宴自然是免不得,虽然如今后宫之事由明玉执掌,她与黄氏从旁协助,但明玉几乎将所有事都给压到了她们二人身上,而且往往她们几经辛苦,安排好了事情,呈到明玉面前,她不满意,又得重新再来过,事情反而比以前更多。

  这日从坤宁宫回来,黄氏气乎乎地道:“皇后根本是存心刁难咱们,连席位的安排也要挑刺!”

  瑕月倒是没她那么生气,随口道:“她若不挑刺,就不是皇后了,何必这么生气呢!”

  黄氏坐下道:“臣妾实在是气不过,她若觉得咱们做的不好,自己去做就是了,偏偏她自己又不做。”

  知春抿唇笑道:“皇后娘娘不是不做,而是不会,若您与我家主子摞了挑子,这家宴非得弄得一团乱不可。”

  “多嘴。”瑕月轻斥了一句道:“仪妃稍安勿燥,不过是多做几遍罢了,没什么了不得了,你若是觉得辛苦,后面的事,本宫来做就是了。”

  “臣妾不是这个意思,是……”黄氏也不知道怎么说,过了一会儿,她叹着气道:“您对皇后那么忍让,只会让她得寸进尺,越来越过份。”

  “本宫不是对皇后忍让,而是不想让皇上为难。”瑕月看着炭盆中忽明忽暗的银炭悠悠道:“皇上虽然不怎么过问后宫之事,但他心里一清二楚,皇后这样做,会令皇上对她越来越不满。”

  “皇上?”黄氏诧异地道:“娘娘是说皇上知晓皇后故意刁难咱们的事?”

  瑕月抚着小指上的玳瑁护甲,凉声道:“不错,皇上心里跟明镜似的,谁是谁非,一清二楚,之所以一直不说,是因为他对皇后的容忍还没有满,但是继续这样下去,皇后……”瑕月冷笑道:“能不能坐稳后位都是两说。”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