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一十九章 小心

  瑕月笑一笑,转而感慨地道:“本宫实在没想到皇上这次态度如此坚决,明知文武百官会反对,还执意如此。”

  知春抿着唇笑道:“是啊,可见皇上有多重视主子,指不定连皇后娘娘在皇上心中都不及主子重要呢。”

  “你这丫头。”瑕月笑斥一句道:“去准备肩舆,本宫要去慈宁宫谢太后恩典。”她心里清楚,若是凌若不同意,弘历就算心中再想,也是不会忤逆的。

  知春依言下去,不一会儿,备好了肩舆,与阿罗一起扶瑕月乘上肩舆,前往慈宁宫。

  慈宁宫檀香缭绕,凌若闭目坐在上首,拨动着手中的沉香手串,瑕月小心翼翼地上前行礼,随后道:“儿臣多谢皇额娘信任,定当不负皇额娘所望。”

  凌若看着她道:“皇帝与你说了册封之事?”

  瑕月跪下道:“是,其实儿臣无德无能,实在不敢受此厚赐。”

  凌若微一点头道:“之前皇帝与哀家说的时候,哀家也觉得很惊讶,你应该很清楚自己的出身,贵妃已是多番遭人诟病,如今再封皇贵妃,会有多大的阻力,就算哀家不说,你也应该知道。”

  瑕月垂目道:“是,儿臣曾多番推辞,但皇上心意已决,儿臣只能愧领。”

  凌若在示意她起身落座后,道:“皇帝如今对你很是信任与看重,你切莫要辜负了,知道吗?”

  瑕月连忙道:“请皇额娘放心,儿臣一定不会有负皇上所望。”

  凌若颔首道:“其实哀家也看得出来,否则也不会同意皇帝所请;不过,位愈高责愈重,你明白吗?”

  瑕月在椅中欠一欠身道:“儿臣明白,多谢皇额娘教诲。”

  凌若没有多说什么,瑕月是一个聪明人,稍加点拨就会明白,在瑕月告退之后,水秀往博山炉中加了一勺檀香,轻声道:“太后,皇上一旦下旨,前朝后宫都会有无数人反对,这样做……真的好吗?”

  凌若似笑非笑地道:“你是担心皇上压不住前朝,还是担心哀家压不住后宫?”

  水秀连忙道:“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对于娴贵妃而言,贵妃之位,已经足够高了,实在不必再加封,也可免去一些无谓的麻烦。”

  凌若唇角微勾,道:“总算她这些年不曾做错过事,又肯顾全大局,且为皇上诞下过长公主,封她一个皇贵妃倒也不过。而且,也可稍加制约皇后,免得皇后行事越来越过。”

  凌若虽然不管后宫之事,但对于宫中那些个事情,心中一清二楚,自然也知道明玉借除夕家宴刁难瑕月与黄氏一事。

  水秀点头道:“这倒也是,奴婢只是担心事情会闹大,最后难以收拾。”

  凌若微微一笑道:“机会哀家给她了,至于最后能否服众,坐稳皇贵妃的位置,就要看她自己了。”

  瑕月回到延禧宫外,意外看到一个人影在宫门处徘徊,待得走近之后,赫然发现此人竟是夏晴。

  自从夏晴知道自己利用她的手加害愉妃之后,就再也不曾来见过,想不到今日她会突然出现。

  “夏晴,你来见本宫吗?”瑕月的声音并不重,夏晴却如遭雷击,整个人都为之一震,在看到瑕月后,神色极其复杂,怔怔地站在那里连礼也忘了行。

  知春刚要斥责,瑕月已是道:“扶本宫下来。”

  知春点头,扶着瑕月从肩舆上下来,后者来到看起来心事重重的夏晴身前,道:“有事寻本宫吗?”

  夏晴咬着唇没说话,后者看她这个样子,道:“天寒地冻的,有什么话进去再说吧。”

  “不……不用了。”夏晴心里很矛盾,她虽然不喜欢瑕月当初哄骗她害人,但更不想昧着良心坐视魏静萱害人,尤其当中还涉及一个最为无辜的七阿哥,纠结数日,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到延禧宫,但思及家人安危,她实在没有勇气走进去,一直在外头徘徊,哪知竟然撞见从外头回来的瑕月,当真是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是不是有事?若是的话,你不妨说与本宫听,能帮得本宫一定帮你。”对于夏晴,瑕月颇有些内疚,正因如此,才暗中叮咛何公公,让他多照顾着一些夏晴。

  “我……”夏晴张嘴,却怎么也说不出嘴边的话,知春见状,皱了柳眉道:“有话便说,怎么总这样吞吞吐吐的,让人听着不舒服。”

  正自说话间,一滴冰凉的水滴落在知春颊上,她抬头看了一眼阴沉的天色,道:“主子,要下雨了呢,咱们赶紧进去吧。”

  瑕月颔首,对依旧迟疑不定的夏晴道:“先随本宫进去吧。”

  夏晴咬一咬牙,道:“不必了,你……最近多加小心!”说完这句话,她便快步离开,也不管知春在后面怎么叫她。

  知春唤了几声无果后,有些生气地道:“这个人真是奇怪,无缘无故跑来,问她什么又不说,而且从头到尾连个礼也没行,也就主子脾气好,要换了其他主子,非得治她一个无礼之罪不可。”

  瑕月没说什么,待得进到暖阁后,看向一直不曾说过话的阿罗,“在想什么?”

  阿罗欠一欠身道:“奴婢在想夏晴刚才那句话,她让主子小心,不知是指小心什么。”

  “要我说啊,她根本就是胡言乱语。”知春还在气夏晴刚才的无礼,哪里有心思去想她那些莫名其妙的话。

  “不会是胡言乱语。”阿罗摇头道:“你想想,自从五阿哥那件事后,夏晴何时出现在咱们面前过?而且主子明明说可以调她去做轻松的差事,她也不愿,宁可待在辛者库里受苦,所以她这会儿出现,还说了那么一句话,一定有原因。”

  知春想想也是,道:“要不然,我去寻她,问问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瑕月摇头道:“没用的,不论你去问什么,夏晴都不会说。”

  知春不解地道:“为什么?”

  瑕月徐徐道:“其实夏晴并没有决定要见本宫,若非那么凑巧在门口遇到了,只怕她已经离开了;那句‘小心’应该已是她所能说的极限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