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二十章 不同意

  知春无奈地道:“但是这样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实在让人一头雾水,也不知道是小心什么,难不成有人在害主子吗?”

  知春随口一语,却令瑕月与阿罗的脸色不约而同的凝重起来,沉默片刻,阿罗道:“主子,看来咱们往后要多加小心了。”

  瑕月微一点头,道:“本宫知道,也不知夏晴是如何知晓的,又为何看起来有那么多的顾虑。”

  阿罗也是满腹疑问,道:“奴婢寻机会再探探夏晴的口风。”

  夏晴的出现,犹如一颗落入湖中石子,在平静了许久的湖面上激起阵阵涟漪,而这……只是开始!

  翌日,自养心殿传出的一道旨意,在前朝后宫同时掀起轩然大波,这个旨意的内容不是其它,而是弘历要册封瑕月为皇贵妃,着礼部拟定黄道吉日行册封大典,并且铸造金册宝印。

  坤宁宫中,明玉不敢置信地盯着纪由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纪由被她盯得心里发慌,低头颤声道:“回主子的话,皇上……皇上下旨册……册封娴贵妃为皇贵妃,封号仍……”最后一个字还没来得及脱口,一个茶盏已是狠狠砸在他的脚前,吓得纪由连退了好几步!

  明玉连连摇头,喃喃道:“这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皇上怎么会突然封那个贱人为皇贵妃。”说到这里,她眸光一厉,对纪由道:“一定是你打听错了,去,立刻给本宫重新打听!”见纪由站在那里不动,她厉喝道:“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去!”

  纪由朝魏静萱投去求救的目光,这件事千真万确,不管打听多少次都不会改变,根本就是徒劳之举。

  魏静萱望着盛怒中的明玉,小心翼翼地道:“主子息怒,纪由做事一向谨慎,想必不会打听错的,这件事……”

  不等她说完,明玉已是重重一拍扶手,寒声道:“这件事不可能是真的,皇上不可能册封她为皇贵妃!”

  魏静萱叹了口气,无奈地道:“但那道旨意是从养心殿传出的,应该不会有假,皇上他真的……”

  “理由呢?”明玉厉声打断她的话道:“皇上有什么理由要突然册封她为皇贵妃?”

  魏静萱轻声道:“主子还记得和敬长公主吗?娴贵妃诞下长公主,按着规矩,可以再晋一级,只是因为长公主去世得早,所以才未来得及提这件事。这会儿……皇上必是想起这事了。”

  明玉脸色铁青地道:“你也说了,那个丫头已经死了,事情早就已经过去了,还要册封什么,皇贵妃,相当于副后,以那拉瑕月的身份,她有什么资格坐这个位置?你告诉本宫,她有什么资格?!”

  魏静萱连忙安抚道:“奴婢自然知道她不配,但是皇上……”不等魏静萱说完,明玉已是咬牙切齿地道:“皇上已经被那个妖女迷了心智,什么都不记得了,给了她贵妃的殊荣不够,还要给她皇贵妃之位,不行,本宫绝对不能让皇上这么做。”这般说着,她厉声道:“摆驾,本宫要去养心殿。”

  不一会儿,肩舆抬着明玉出现在养心殿,在宫人通禀之后,明玉扶着魏静萱的手走了进去。

  养心殿内,弘历正在写字,听到脚步声,抬头笑道:“皇后来得正巧,过来瞧瞧朕刚写的字,皇额娘总说朕的字虽气韵流畅,但还不够和顺,朕特意观摩了几位书法大家的贴子,习练数天,觉得和顺了许多。”

  明玉没有上前,径直道:“臣妾听闻皇上下旨册封娴贵妃为皇贵妃,不知是否确有其事?”

  弘历笑容一滞,旋即恢复如初,搁下笔道:“皇后来,就是为了问朕这件事?”

  明玉迎着他的目光,凝声道:“不错,臣妾想知道,究竟此事是真是假?”

  弘历轩一轩眉道:“圣旨已下,难道还会有假吗?还是说皇后觉得四喜他们胆敢假传圣旨?”

  “这么说来,是真的了?!”待得弘历点头后,明玉激动地道:“皇上难道忘了她母家的事吗?还有当初,她是如何用卑劣的手段挑拨皇上与和亲王的,您怎么可以册她为皇贵妃?!”

  “贵妃母家之事,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何必一直揪着不放呢,再说,当初要不是贵妃大义灭亲,朕也无法扳倒英格一家,凡事不可一概而论,皇后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不管怎样,娴贵妃都是罪人之后,她根本没资格居皇贵妃之位。”说到此处,她屈膝道:“臣妾恳请皇上收回成命。”

  弘历执笔沾一沾墨,一边在铺展开来的纸上写着一边道:“君无戏言,旨意已下,岂能再收回。”

  明玉急切地道:“皇上,您听臣妾一句劝,此时此刻真的不宜册封娴贵妃,还望皇上三思。”

  弘历头也不抬地道:“朕意已定,皇后不必再说了!”

  见弘历一再坚持已见,不肯收回成命,明玉又气又恼,语气生硬地道:“娴贵妃无德无能,总之臣妾绝对不同意这件事。”

  弘历停下手里的动作,眸光微凉地道:“那依皇后之见,如何才算有德有能?是如皇后一般,刁难贵妃与仪妃她们吗?”

  明玉脸色一变,眸光闪烁地道:“臣妾何曾刁难过娴贵妃她们,皇上是听何人说的?”

  弘历沉沉叹了口气,道:“皇后,你要宫中大权,朕给你;你要朕多去坤宁宫,朕也依着你;你还想要朕怎样,是否非要朕冷落瑕月,甚至将她打入冷宫才高兴?”

  “臣妾……”明玉正欲为自己辩解,弘历已是抬手道:“你先听朕把话说完。”停顿片刻,续道:“朕知道你与瑕月之间有所不愉,但不管瑕月是贵妃还是皇贵妃,她都不可能越过你,你又何必一定要与她去计较呢?再者,她为朕诞下长乐,朕晋封她的位份,这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或许在皇后看来,皇贵妃一位很重要,但是对瑕月而言,这一切根本不足以弥补她失去长乐的痛苦。”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