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二十三章 势如水火

  瑕月笑道:“好了,仪妃你不要逗他了。”说罢,她对永璜道:“去小厨房看看晚膳备好了没有。”

  永璜赶紧离去,看着他近乎落慌而逃的背影,黄氏忍不住笑道:“看不出大阿哥这么大的人了,还如此害羞,可不像他平常的样子。”

  “看着像个大人的样子,但说到底,还是个孩子,再说又常年待在宫中,少有出去的时候。”说到此处,瑕月道:“说起永璜的事,本宫倒是看中一个女子,是一位知府之女,虽门楣不高,但极富才情,且常派粥施米,可谓是德才兼备。”

  黄氏想了一会儿,询问道:“娘娘说的是伊拉里氏对不对?”

  瑕月挑眉道:“不错,仪妃也留心此女了吗?”

  黄氏依言道:“娘娘也说了她德才兼备,臣妾怎么会没留意到呢,只是担心娘娘觉得她家世过低,所以才不曾提起。”

  瑕月笑道:“本宫不是那么势利之人,娶妻求淑,再说,还有什么样的门楣可以高过帝王之家。”

  黄氏点头道:“好,那臣妾让阿玛详细打听伊拉里氏。”

  “好。”在瑕月答应之时,永璜亦走进来说是小厨房已经备好了晚膳,随时可以移步偏殿用膳。

  瑕月起身道:“走吧,咱们去用膳,随后再商议一下除夕那日的事。”

  黄氏苦笑道:“怕是不管咱们怎么商议,皇后都能挑出错来,她之前就对咱们百般不满,这会儿更是不用说了。”

  瑕月唇角微勾,凉声道:“她要挑错由着她,咱们只管做好自己的份内之事。”

  去偏殿的时候,瑕月望了一眼暗沉的天色,一如她此刻的心情……

  一如宫中众人所料,翌日一上朝,朝臣就弘历下旨册封瑕月为皇贵妃一事,连番上奏,请弘历收回成命,弘历自然不肯,令得朝中气氛很是僵硬。下朝之后,不断有奏折送入养心殿,十封之中,有九封是劝谏的,弘历对此皆是留中不发,但他这一态度,令第二天朝堂上的气氛更加僵硬,甚至可说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比之当初灾星一事时,不逞多让。

  在下朝之后,允礼与弘昼皆留了下来,弘历在内殿坐下后,冷声道:“十七叔,老五,你们也想劝朕收回成命吗?”

  弘昼躬身道:“臣弟不敢,臣弟只是觉得这件事可以缓一缓,这样对皇上,对贵妃娘娘都好,册封一事,大可以等以后再议。”

  弘历不置一词,看向允礼道:“十七叔,你对此怎么看?”

  允礼斟酌一番,道:“和亲王说的甚有道理,不过经此一事,也可看出,百官与皇上并非一条心。”

  弘历凉声道:“不错,除了阿桂、傅恒、兆惠他们几个之外,剩下的人都在反对,一个个说得冠冕堂皇,但有几人是一点私心都没有的。其实朕心里清楚,他们对朕,一直说不上多尊重,觉得朕能坐上天子之位,不过是靠着皇阿玛的余荫罢了。”

  允礼垂目道:“皇上雄才大略,乃是天定之主,若非那些,先帝也不会放心将帝位交给皇上。”

  弘历微一点头,看着弘昼道:“老五,朕这次若是妥协了,以后,他们会更加得寸进尺,稍有不满,就会联合起来,如今日一样,逼朕收回成命,到时候,朕将会被他们逼得无路可走。”

  弘昼低头道:“臣弟不知这些,还请皇上恕罪,臣弟之意,只是……”

  弘历打断他的话道:“朕明白你是为了朕好,不过你不及十七叔看得那么远,以前,现在,将来,面对那些文武官员,朕都不能退,一步也不行!”

  弘昼拍袖跪下,朗声道:“不论皇上是何决定,臣弟都会誓死追随效忠皇上!”

  “朕知道,你起来吧。”待得抬手示意他起身后,弘历道:“趁着你们今日在,朕还有一事要与你们商议,之前朕驳回了南巡之请,但近日又有江南乡绅联名上书,请浙江总督转呈于朕,请朕南巡,不知十七叔与五弟是何意见?”

  这件事,弘历以前也与弘昼提过,后者思索片刻,道:“今年秋赋已经收下,各地丰收,国库较之以前充盈了许多,皇上若是想要南巡,未为不可;皇上也可借此视察钱塘江海塘工程。”

  弘历也是这个意思,颔首之余看向未曾说话的允礼,“十七叔不开口,可是不赞成朕南巡。”

  允礼坐在轮椅中欠身道:“臣不敢,再者以如今的国力,南巡一事未为不可,不过若皇上果真定下来南巡,就得早些命人准备了。”

  弘历颔首道:“既然十七叔也不反对,南巡一事就此定下,过一阵子,朕会命人准备各项事宜。”

  往后几日,百官依旧不停上奏劝谏,但弘历始终坚持已见,不论他们如何劝谏,丝毫不肯退步,君臣之间的关系越发紧张。

  十二月二十六日,弘历上朝发现有近一半的大臣不见,一问之下,方知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得了病,无法上朝;而这些生病的大臣皆是最反对弘历册封瑕月为皇贵妃的。

  弘历冷笑道:“还真是巧,一病就病了十几位,自朕登基以来,还真是头一次看到。”

  听着他的话,一位须发皆白官员站出来,正是灾星一事中百般劝谏弘历除去瑕月腹中孩子的老大臣,姓齐名允,他拱手道:“皇上,诸位大人苦心劝谏,一片忠心,还请皇上三思再三思。”

  “忠心……”弘历盯着他,似笑非笑地道:“照你这么说,朕就是听不进忠言的昏君了?”

  齐允闻言,连忙跪下道:“臣万万不敢,只恳请皇上纳忠言听劝谏,莫要行违心离德之事。”

  “贵妃伴驾十六年,一直勤勉有加,恪尽已守,处处顾全大局,朕不以为立她为皇贵妃是违心离德之事。”不等齐允开口,他又道:“贵妃身怀六甲之时,京中有流言说贵妃腹中的孩子是灾星,你们也是所谓的忠言劝谏,逼朕除去贵妃腹中的龙胎,结果呢?是灾星还是他人刻意编造出来的谣言?”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