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二十五章 避开

  魏静萱盯了许久,几次伸手欲去拿,途中都缩了回来,眸中透着一丝恐惧,一旦她握住这个东西,就不能再回头了,但是……她身后还有路吗?

  前途未知,身后一片黑暗,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走下去,不是吗?

  想到此处,魏静萱狠一狠心,伸出颤抖的双手紧紧握住那个油纸包,眼眸之中一片阴厉狠决之色,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一定要搏一搏。

  在得了愉妃一番劝慰后,明玉的病渐渐有了起色,其实说到底,风寒只是个诱因,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心中,只要她自己散去郁气,自然就会好起来。

  不过明玉并非真的散去郁气,而是将郁气强压下来,她不想让瑕月好过,更不想因为自己与弘历置气而让瑕月有可趁之机,尤其是再过几日就是家宴了,她若因病不去,必会让刚刚受封为皇贵妃的那拉瑕月出尽风头,这种事情,她万万不允。

  十二月二十七这日,弘历来看明玉,见她精神渐好,且神色平静,不再似之前那样激动,甚是欣慰,嘱她好生歇息,以便出席家宴。

  待得明玉一一答应后,他道:“你先歇着,朕去看看永琮,好几天没见到这个孩子了。”

  明玉虽担心他又带着永琮去延禧宫,但当着弘历的面不便多说,只得点头答应,随即目送弘历出去。

  永琮看到弘历,很是高兴,抱着弘历的脖子不肯下来,弘历抚着他小小的辫子,眸中尽是宠溺之色;这个孩子就与当初的永琏一样出色,他相信,将来一定可以承继祖宗打下来的江山大业。

  正自想着,永琮瞅着他,轻声道:“皇阿玛,姨姨……”

  弘历在将他抱得更好一些后,笑道:“怎么了,想你姨娘了吗?”

  永琮连连点头,随后又咬着手指道:“糖,姨姨,糖。”

  弘历好笑地刮着永琮小小的鼻梁道:“你这个孩子,到底是想姨娘还是想吃龙须糖啊?”

  永琮嘻嘻一笑,使劲把头往弘历怀里拱,后者看到他这个调皮的样子,笑言道:“好了,别再撒娇了,皇阿玛带你去看姨娘,还有吃你最喜欢的龙须糖。”

  永琮高兴不已,两只眼睛笑成了月牙,在弘历抱着永琮离开后,嬷嬷赶紧去了内殿禀报,听得弘历果然又这样后,明玉紧咬了银牙,在咬到牙根发酸后,方才寒声道:“本宫还真是没料错,皇上嘴上说不带永琮去延禧宫,结果……”

  魏静萱安慰道:“主子息怒,其实与以前相比,皇上已经很少带七阿哥过去了,就说这个月吧,还是头一回呢,可见皇上还是记着对您的承诺。”

  明玉沉默片刻,叹了口气道:“如你所言,记得,但不再如以前那样重视,本宫能够感觉到,皇上心中的天平,正在不断偏向那拉瑕月。”说到这里,她抚着脸颊,喃喃道:“静萱,本宫是不是变得很丑?”

  魏静萱连忙道:“哪里有这回事,奴婢记得第一次看到主子的时候,觉得主子就像天上的观音菩萨,又好看又慈悲,如今也是一样,一点都没有变过。”

  她的话令明玉露出一丝笑意,轻斥道:“你这张嘴跟抹了蜜似的,越来越会哄人了。”

  魏静萱一本正经地道:“哪有这回事,奴婢说的都是真的,要不是主子,奴婢哪里还能活到今日。”顿一顿,她又道:“皇上虽然这会儿偏向娴贵妃,但您始终是正宫皇后,又有七阿哥在膝下,娴贵妃这一辈子都越不过您。”

  自从养心殿下旨之后,宫中众人都改口称瑕月为皇贵妃,但魏静萱知道明玉恨极了这个称呼,所以私下里,还是以贵妃称之,绝口不提“皇”字。

  明玉沉沉叹了口气,道:“本宫也只有这个后位与七阿哥了,皇上……”她神色黯然,不知该如何说下去,曾几何时,她一句话抵过那拉瑕月千百句,如今……却是近乎反了过来。

  “皇上最在意的人始终是皇后娘娘,否则也不会这样重视七阿哥了。”说着,宫人端了药进来,在服侍明玉喝下后,道:“主子您歇一会儿,等七阿哥回来了,奴婢再叫您。”

  从内殿出来,魏静萱迅速回到屋中,从摆放衣裳的柜子角落里翻出用布包了一层又一层的油纸包,就在手指碰触到油纸包时,脑海中再次闪过夏晴的身影。虽然这些天来并没有什么动静,但夏晴的存在就像一块大石,重重压在她的胸口,令她几乎喘不过气来,不知什么时候,这块石头就会炸开来,到时候……

  魏静萱连忙摇头,不让自己去想那些可怕的后果,但是,对夏晴的担忧并没有消失,夏晴现在不说,未必以后都不会说,在这个世上,只有死人才可以保守秘密!

  是的,只有死人!这一刻,杀意,在魏静萱心中盘旋,随即又悄悄地潜伏了下来,等待着合适的机会。

  且说弘历,他带着永琮来到延禧宫,瑕月正在暖阁中剪修知春刚摘来的梅花花枝,一进暖阁便闻到幽幽的梅花香。

  瑕月在行礼的时候,永琮便已兴奋地张开双手,嚷嚷道:“姨姨抱!姨姨抱!”

  瑕月许久未见永琮,也颇为想念,正欲伸手去接,忽地想起夏晴之前的警告,生生收回了手,捂唇咳了几声,对弘历道:“皇上,臣妾有些咳嗽,若是抱了,只怕会传染给七阿哥。”

  弘历惊讶地道:“朕昨儿个来看你,不是还好好的吗?”

  “是啊,不知是否昨夜盖少了,今儿个一早起来就咳嗽难止。”

  弘历点点头,对嚷嚷不止的永琮道:“好了,你姨娘病了,抱不了你。”

  永琮哪里听得进这些,不停地摇头,张开手执意要瑕月抱,瑕月掩着唇道:“七阿哥,姨娘虽然不能抱你,但能让齐宽去做你最喜欢的龙须糖,你想不想吃?”

  听到“龙须糖”三个字,永琮眼睛顿时为之一亮,虽然还是很想让瑕月抱,但不再嚷嚷,在弘历坐下后,乖乖的倚在他身边,之后瑕月见永琮一直盯着瓶中的梅花,逐让阿罗取下给他玩耍。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