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三十一章 看望

  在愉妃为此不解之时,瑕月已经来到了内殿,宋子华等太医正守在门外,看到她过来纷纷行礼。

  在命众人起身后,瑕月问道:“七阿哥的情况怎么样了,是否有好转?”

  周明华站出来道:“回娘娘的话,七阿哥的病情正处于潜伏后爆发的阶段,在这段时间是不会有任何好转的。”

  宋子华接过话道:“微臣等人开的药,只能暂时增强七阿哥的体质,让他可以对抗天花,但能否熬过,还得看他自己。微臣刚才进去看的时候,七阿哥已经开始出疹子了。”

  瑕月神色凝重地点头,转而道:“皇上呢?回去了吗?”

  “没有,皇上整夜都陪在七阿哥身边,刚刚让喜公公去取朝服了。”宋子华话音刚落,便有一道冷厉的声音传来落入众人耳中,“你来做什么?”

  瑕月转身屈膝道:“回娘娘的话,臣妾担心七阿哥,所以过来看看。”

  来者正是明玉,她在暖阁中一夜未阖亮的时候方才眯了一会儿,没过多久,便惊醒过来,赶着来看永琮,岂料刚到门口就看到她最不愿意见的那个人。

  “不劳娴贵妃担心,永琮这里有皇上与本宫照看着就行了,娴贵妃回去吧。”在别人都称瑕月为皇贵妃之时,明玉仍然称之为贵妃,可见她心中有多不愿意看到瑕月被封为皇贵妃了。

  这个时候,愉妃亦走了过来,笑言道:“娘娘,皇贵妃这么早过来,也是担心七阿哥。”

  明玉冷声道:“本宫与永琮受不起贵妃的好意,再说万一贵妃因此受了感染,本宫可过意不去,所以还是请回吧。”

  瑕月早料到明玉会是这样的态度,未说什么,正欲告退,殿门“吱呀”的一声打开了,一脸疲惫的弘历从里面走了出来,明玉一看到他,便迫不及待地问道:“皇上,永琮怎么样了,好些了没?臣妾想进去看看他。”

  弘历没有理会她,示意宫人将明玉拉开一些后,他立刻进到偏殿换下那身衣裳,并且洗净双手之后才再次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这是为了最大限度的避免天花传染。

  弘历对焦急难安的明玉道:“永琮没事,不过太医说了永琮的病情正处于爆发阶段,最是容易感染,皇后还是不要进去了。”

  明玉忧声道:“但是臣妾很担心啊,臣妾……”

  “朕知道,但你现在进去很危险,还是等永琮病情稳定一些再说吧,再者,你进去了也帮不了什么,反而会让朕多担心一个人。”

  明玉知道弘历说的在理,但她还是忍不住担心,魏静萱见状,轻声道:“主子要是真放心不下,奴婢陪您守在这里,如此一来,不管七阿哥有什么事,咱们都可以第一时间知道。”

  明玉犹豫地道:“那……永琮身边有人侍候吗?”

  “放心,朕让小五找了几个曾出过天花的人守在里面,他们会照顾好永琮的,另外,朕只要一有空,也会过来照顾他,他一定会好起来的。”

  面对弘历的劝说,明玉勉为其难地道:“那好吧,臣妾在外面守着。”

  弘历虽然担心明玉这么冷的天守在外面会受寒,但他知道,这已是明玉最大的让步了。

  愉妃轻声道:“皇上,臣妾想进去看看七阿哥,臣妾……”

  弘历摆手道:“你若是没种过痘就不要进去了,天花可不是闹着玩的。”

  “是。”愉妃本就不愿进去,不过是为了讨好弘历罢了,这会儿听到弘历拒绝,心中一松,面上却做出一副无奈之色。

  瑕月言道:“皇上,臣妾小时候曾种过痘,不会再得天花,能否让臣妾进去看看七阿哥。”

  明玉寒声道:“本宫刚才已经说过了,不敢劳烦娴贵妃。”

  “皇后。”弘历看了明玉一眼,转而对瑕月道:“既是这样,你就进去看看吧,不过出来后一定要先更衣净手。”

  “臣妾知道。”瑕月话音未落,明玉已是神色激动地道:“皇上,臣妾……”

  弘历知道她要说什么,先一步道:“皇后,皇贵妃也是担心永琮,有什么事情等永琮病好了再说。”见弘历这么说,明玉只得做罢,万般不悦地看着瑕月进去见永琮。

  瑕月一进到内殿,便看到小小的永琮躺在床上,身子不断地扭着,有宫人按着他的手,以免他去抓身上的疹子。

  永琮又疼又痒,却无法挣开宫人的手,只能不停地扭动身子,小小年纪便已经承受着寻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

  永琮看到瑕月出来,眨巴着眼睛落下泪来,哭嚷道:“姨姨,我难受!”

  一夜功夫,永琮脸上就冒出许多深红色的疹子来,想来被衣裳遮住的地方还有很多。瑕月在床边坐下,示意宫人退下,她自己则握住永琮小小的双手,道:“姨娘知道你难受,但是你不能抓,若是抓破了只会更难受。”

  永琮一边哭一边嚷着痒,昨夜里还好,从半夜开始,就开始浑身发痒,吃了药也没有用,若不是弘历与宫人轮流抓着他的手,皮肤早就被抓破了。

  瑕月看着心有不忍,道:“这样吧,姨娘帮你揉揉,这样就不会那么痒了,但你得答应姨娘,不可以去抓,知道吗?”

  永琮听懂了她的话,点头答应,在瑕月松开手后,两只小手果然没有去抓,任由瑕月替他轻揉着,虽说不能彻底解了痒,但至少可以舒服一些。

  过了一会儿,瑕月看到永琮皮肤泛起了红色,知道不能继续揉下去,逐停下手道:“好了,不能揉了,否则会破皮的。”

  瑕月手一停,那种奇痒就再次向永琮袭来,他当即就要伸手去抓,无奈手已经被宫人抓住了,只能眼泪汪汪的看着瑕月。

  瑕月叹了口气,道:“你身上的天花,只能靠你自己熬过去,姨娘帮不了什么,永琮,你是男孩子,要坚强一些,知道吗?”说完这些,瑕月正欲起身离开,眼角余光忽地瞄见永琮手腕上的一块紫色斑痕,惊讶之余,拉起永琮的衣裳,发现果然有紫色斑痕,且不止一块,当即朝宫人喝斥道:“你们怎么一回事,竟然抓得这样用力,可知弄伤了七阿哥?”

  【作者题外话】:这个月家里有些事情,所以暂时只能三更,等事情忙完了就恢复五更,请大家见谅,我一定会尽快恢复的。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