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五十一章 忍耐

  待得阿罗扶着几乎已经无法走路的夏晴离去后,瑕月朝明玉恭身道:“娘娘宅心仁厚,相信夏晴一定会感激娘娘的恩德。”

  明玉凉声一笑,道:“行了,人已经带走了,皇贵妃也无需再说这些,本宫乏了,你跪安吧。”

  “臣妾告退!”在瑕月退出正殿的时候,庄正恰好过来,朝瑕月行了一礼后,入内道:“启禀娘娘,魏姑姑的伤口已经止血,簪子刺入之时卡在肋骨上,所以不是很严重,没有伤到内脏,只是流血过多,需要静养一阵子。”

  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瑕月微叹了口气,可惜,又让魏静萱逃过一劫;不过转而一想,又觉得理所当然,魏静萱迫于无奈,需要以自尽来取信皇后,但她又怎甘心真的死,不过是在演戏罢了;既是戏,又怎么会真的死!

  皇后……从其刚才的言语听来,分明就是相信了魏静萱的“以死明志”,从而再次偏向她。

  齐宽得了阿罗的话等在门口,远远看到瑕月过来,连忙迎上去打了个千,随即道:“主子,已经替夏晴上过药了,四十梃杖虽然不至于要了性命,但也伤筋动骨,怕是要休养一阵子才会好了。”

  瑕月颔首道:“扶本宫去看看。”

  阿罗将夏晴安置在自己屋中,从上药到换衣,夏晴一声都没有出过,哪怕阿罗问她疼不疼,也充耳未闻,整个人好似与世隔绝一般,阿罗也拿她没办法,在将纱布药瓶收拾了之后,阿罗道:“你好生趴着,我让小厨房做些东西给你吃。”

  与之前一样,什么回音也没有,阿罗摇一摇头,正欲去开房门,已是被人先一步推开,看到瑕月,阿罗关切地道:“主子,皇后有没有为难你?”

  “比起为难,皇后更不愿看到本宫。”如此自嘲了一句,瑕月道:“夏晴怎么样了,还好吗?”

  “身子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但心就……”阿罗不知该如何说下去,瑕月岂有不明白之理,道:“本宫知道了,去做你的事吧。”

  待得阿罗离去后,瑕月就着齐宽搬来的椅子坐在床榻边,对趴在床上的夏晴道:“痛吗?”

  夏晴没有说话,甚至连眼珠子也没有动一下,那双眼看起来,没有一丝生机,犹如死人的眼珠子。

  瑕月知道她心中的难过,没有动气,温言道:“你不说话,可是在怪本宫刚才掴打你?”

  听到这句话,夏晴的眼珠子微微动了一下,干涩的声音从口中逸出,“奴婢还没有糊涂到家,知道娘娘那一掌是为了奴婢好。”

  瑕月欣慰地道:“你明白就好,你死了,高兴的是魏静萱,是愉妃,所以,你一定要活着!”

  迎着她的目光,夏晴双目逐渐凝起焦点,然同一时刻,有泪水在眼眶中凝聚,哽咽道:“我真是瞎了,居然与这样的人做姐妹,死的不该是爹娘他们,而是我!我才是最该死的那个人!”

  瑕月替她拭去滑落的泪水,感慨道:“人心啊,真是世间最可怕的东西,为了达成所愿,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什么人都可以背叛!”

  夏晴泣不成声地道:“是我识人不清,是我有眼无珠,若不是我,爹娘与弟弟根本不会死,是我……是我一手将他们推向死路的,我的手上也沾着他们的血。”她用力捶一捶床榻,随后想起一事来,连忙道:“魏静萱死了吗?”

  瑕月摇头道:“庄太医说魏静萱没有伤到要害,只是失了些血,静养一阵子就没事了。”

  “老天爷真是没眼!”夏晴咬牙切齿地说着,随即又道:“不过没关系,我一定会取她的性命,不会让她继续活下去!”

  瑕月沉默了一会儿,道:“阿罗与本宫说过,你曾拿簪子刺魏静萱,你这样做,就算真让你杀了魏静萱,自己也会没命的。”

  夏晴激动地道:“只要可以杀了她,我什么都不在乎!”

  “那愉妃呢,她比魏静萱更加可恶,你就这么放过她?”瑕月的令夏晴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过了片刻方才道:“我自会想办法杀了她,一个都休想跑掉。”说到此处,她吃吃一笑道:“我知道,愉妃一直想要害你,杀了她,也算是还了你这次的救命之恩,我可不想去了阴曹地府还欠你一份情!”她努力侧转了身子,忍着扯动伤口的痛道:“你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人,但与他们相比,也算不错了。”

  瑕月静静地听着,直至她说完,方才道:“你杀了魏静萱之后,他们还会给你机会杀愉妃吗,除非你可以在同一时间杀他们二人,但很可惜,你不会分身术的;所以,你的计划注定失败!”

  夏晴咬牙道:“赢也好,败也好,我一定要试上一试,我绝不会让她们杀了人还这样好过的。”

  瑕月看了她半晌,缓缓道:“夏晴,你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怎么如今变得这样冲动与鲁莽,注定失败的计划还有执行的必要吗?”见夏晴张嘴欲言,抬手道:“本宫并不是要阻止你复仇,异地而处,换了是本宫,也不可能放下这样刻骨的仇恨!”

  夏晴听得不解,道:“那娘娘为何还要反对?”

  “本宫只是想劝你用另一种方式去报仇罢了,或许时间会久一些,但至少成功的可能性会高许多,你更不必搭上自己的性命。”不等夏晴开口,她又道:“本宫知道你不在意自己的性命,但为了那两个满手鲜血的人,赔上自己的性命,值得吗?另外,说句实话,只要你一踏出延禧宫,随时都会有性命之忧,愉妃还有死里逃生的魏静萱都不会放过你这个随时可能危害她们性命的人。”

  夏晴默然不语,良久方才低声道:“娘娘是要奴婢暂时忍了这份仇恨是吗?”

  “不错,夏晴,本宫与你也算是有缘了,不错,本宫是利用过你,但本宫并不曾妄害无辜。”说到此处,她叹了口气,低声道:“以前或许有过,所以结下了如今许多冤孽,但现在……”她摇一摇头,不再就这个话题说下去,而是道:“虽然本宫两次救你性命,但说起来,还是本宫欠你的多一些,所以本宫不想看你就这么枉死。”

  夏晴紧紧攥着双手,道:“要忍到何时?”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