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五十五章 梅子

  弘历摇头道:“你自己也还难受着,不要过去了,好生在这里歇着,朕明儿个再来看你。”

  瑕月身上也确实没什么力气,逐点头答应,弘历在出了吟风阁后,对小五道:“上了御船后,立刻再去取一些青梅来。”

  小五为难地道:“启禀皇上,您之前吩咐说将所有青梅都拿去给皇贵妃娘娘,所以,这会儿……”

  被他这么一说,弘历亦想了起来,眉头为之一蹙,旋即已是展了开来,“朕刚才看到皇贵妃那里有乌梅,齐宽说是从御膳房取来的,这会儿应该还有,你去取一些来。”

  小五应了一声,去御膳房所在的船上,安禄正在命人准备晚膳,看到小五进来,连忙迎上来笑道:“五公公怎么得空过来了?”

  小五含笑道:“怎么了,咱家不能过来吗?”

  “五公公说的这是哪里话,您能过来,我高兴都来不及;不过您与喜总管都是皇上身边的人,一向无事不离左右,这会儿过来……可是皇上有事吩咐?”

  “安总管还真是一猜就中,不错,太后她老人家晕船不适,你知道皇上最是孝顺不过,这不,让咱家来取些乌梅送过去。”

  安禄搓着手讪笑道:“不瞒五公公,我这里还真没有乌梅,不过旁的梅子倒是有一些,不如您先拿些过去?”

  “没有?”小五疑惑地道:“这不可能,皇贵妃身边的齐宽之前才取去过。”

  安禄听得莫名其妙,“齐宽今日并未来过我这里,五公公会否听错了,他是从别取处来的?”

  小五当即道:“这是皇上亲口与咱家说的,怎么会有错,安总管,你弄清楚了吗?”

  这下安禄也吃不定了,道:“这样吧,五公公您先坐一会儿,我问问底下的人,看是不是有人自己带了乌梅过来。”

  小五虽然急着回去,但这会儿也没别的办法,只能耐着性子等,安禄问了一圈后,无一人说是带了乌梅。

  听完安禄所问的结果,小五一脸惊奇地道:“这可真是闹鬼了,难不成是齐宽说错了?”

  安禄无奈地道:“五公公,乌梅是当真没有,要不您先拿些其他梅子过去应应急?”

  小五叹了口气,道:“也只有这样了,你瞧瞧有几种梅子,都各给咱家一些,省得太后不喜,又来回奔波。”

  安禄当即答应,取了一包甘草梅,一包水晶梅,一包西施梅给小五,后者拿了之后,当即赶往御船,进到凌若所居的地方后,弘历正陪着凌若说话,瞧见小五进来,不悦地道:“怎么去了这么久?”

  小五赶紧答道:“回皇上的话,奴才奉您之命去取乌梅,但安禄告诉奴才,说是御膳房中并没有乌梅,无奈之下,奴才只能取了其他几种梅子过来。”

  “没有?”弘历惊讶地道:“齐宽明明与朕说去取过,怎么会没有呢?”

  “奴才也觉得奇怪,但安禄很肯定地与奴才说,齐宽今日并未去过他那里,所以奴才斗胆猜测,应该是齐宽记错了。”说罢,他将取来的三包梅子呈到凌若面前。

  弘历虽然心中奇怪,但并未追问下去,对凌若道:“皇额娘,您含一颗梅子试试,儿臣之前看皇贵妃含服之后,晕船欲呕的情况好了许多。”

  凌若点点头,取了一粒水晶梅含在口中,待得吐出梅核之后,摇头道:“哀家真是老了,以前什么样的事情没经历过,连准葛尔都去过了,如今只是稍稍一些风浪罢了,便难受得头晕欲呕,浑身无力。”

  弘历笑言道:“皇额娘哪里有老,晕船之事乃是各人体质差异,皇贵妃晕得比您还要厉害呢,难道她也老了吗?”

  凌若笑一笑,转而道:“你不必安慰哀家,算起来,哀家今年都五十七了。”说到此处,她有些感慨地道:“好快,一转眼先帝离去已经十年了,有时候想起来,一切犹如尚在昨日一般,先帝……”

  弘历知父母鹣鲽情深,怕她继续说下去会伤神,打断道:“皇阿玛最希望看到的,就是皇额娘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哀家知道。”凌若轻笑道:“你也不必那么紧张,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难道哀家还会想不开吗?再说先帝那道遗诏可还留着呢。”

  弘历笑而未语,在陪着凌若用过药后方才离开,这一夜,风浪渐渐小了下去,待得第二日,河面上已是极为平稳,几乎没有任何颠簸,令瑕月等晕船之人松了一口气,否则若是连着几日如此,非得有许多人病倒不可。

  如今是四月,天气尚不是炎热,不少人皆走出来看两岸的景色,瑕月亦在其中,昨儿个夜里睡了一夜,没有再吐,令得她精神有所好转,不再如前一日那样病恹恹的。

  知春小心翼翼地扶着她道:“主子您小心一些,别靠得太近。”

  瑕月笑看着她道:“怎么了,怕本宫摔下去吗?没瞧见都有护栏挡着吗,哪里会有事。”

  “小心一些总是没错的,而且奴婢听说一些大河里,都有河怪潜伏着,万一突然从水里冒出来,那不是坏事了吗?”

  知春话音刚落,齐宽便捂着嘴笑了起来,“知春,你是不是看多了,所以连河怪都想出来了,世上哪有这种东西。”知春不知从何时对鬼怪神话起了兴趣,最喜欢看的便是。

  知春听出他话中的取笑之意,扮了个鬼脸道:“要你多管闲事,再说你又没潜到河底去看过,怎么知道就一定没有河怪。”

  阿罗摇头道:“行了,你们两个这样争执个不停,主子还怎么赏景?都别说了。”

  这般说着,她扶瑕月来到护栏前,微风拂过脸庞,带着温热的气息,岸边可以看到有人挑着东西在行走或是妇人蹲在河边洗衣,看到浩浩荡荡的船队过来,皆是好奇地抬头观望,猜测着是哪里来的那么多船。

  正自观望之时,身后忽地传来愉妃的声音,“娘娘也在这里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