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五十八章 难以置信

  他并不想问这句话,因为他怕听到自己无法接受的回答,但是……他身为长乐的皇阿玛,万不可让她死的不明不白。

  虽然这些话,弘历没有说出来,但弘昼与他自小一起长大,多少也猜到了几分,在心里叹了口气道:“宁二带着他在京城转了一圈,最后他认出,买铃兰香的那个人就是富哈察的心腹随从。”在瞅了一眼弘历渐趋阴沉的脸色后,续道:“另外,臣弟还曾查知,富哈察曾派人出京去捉过蝴蝶,理由则是供他女儿玩耍。恕臣弟直言,以当时的季节而言,京城虽然蝴蝶不多,但还是有,如果真是为了玩耍,大可在京城捉寻,何必离京去抓呢;除非他们要找的,是相对罕见的毒蝴蝶,可以用来杀人。”

  弘历寒声道:“你想说长乐是皇后所杀吗?皇后是什么样的,你应该很清楚,她怎么会做这种残忍的事?”

  弘昼沉默片刻,拱手道:“臣弟知道这件事令皇上很难接受,但……臣弟所言皆是事实,并无一字虚假。”

  “不会的,朕不相信会是皇后。”弘历的声音微微颤抖,他站起身来,手却不小心碰掉了一旁的琉璃镇纸,磕到地上摔坏了边角。

  弘历从罢免额尔吉图父子官职的那一夜起,就一直在担心长乐的事会与明玉扯上关系;如今,他最担心事情终于变成了现实,明玉……彻底的变了,偏执、残忍,在她身上,再也不找到自己曾经视若珍宝的善良。

  明玉是他亲自选定的皇后,从初识一直到现在,他都想要与之携手一生一世,正因为这样,他才对明玉一次又一次的忍让包容,可是明玉却变本加厉,害了一个又一个,长乐……长乐只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啊,且还是一位公主,对她根本不会有任何威胁,她却仍然生生扼杀了那个幼小的生命,且从未有过一丝悔意。

  弘历忍着晕眩之意,走到弘昼面前,轻声道:“老五,会否是那个掌柜认错了人,皇后……朕……”他不知该如何说下去,声音亦开始发起抖来。

  弘昼叹了口气,道:“臣弟也不希望这件事是真的,但宁二跟随臣弟多年,做事一向有分寸,若没有把握,他不会连夜赶来通知臣弟,真的……是皇后娘娘所为。”

  “朕不相信……朕不相信……”弘历喃喃地重复这句话,良久,他背对着弘昼,抚了一把脸道:“你先退下吧,这件事没有朕的吩咐,不许告诉任何人!”

  弘昼一怔,脱口道:“皇上,您想隐瞒这件事吗?”

  弘历没有回答他亦没有回身,只道:“退下!”

  弘昼急声道:“皇上,皇后害死了和敬长公主,而且这不是她第一次害人,您不可再姑息了!”他话音刚落,弘历倏然转身来,用一种阴寒至极的目光盯着他,“朕做事,不用任何人来教!退下!”

  弘昼沉默了一会儿,跪下道:“臣弟不敢,臣弟只是恳请皇上,还和敬长公主一个公道!”

  弘历盯着他,咬牙道:“弘昼,不要让朕再说第三遍。”

  见弘历始终不肯回答,弘昼无奈地道:“是,臣弟告退。”

  在弘昼走后,弘历拿起桌上的笔架狠狠摔在地上,上好的湖州狼毫笔摔得满地都是,之后又是奏折,很快就摔得满地狼籍,弘历却跟疯了一样,仍然在继续,四喜与小五远远站在一边,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去触霉头!

  一直等到再无东西可摔之时,弘历方才喘着粗气停手,但是胸口仍然像有刀子在割一样,不断提醒他,他选错了皇后,选错了要一辈子携手的那个人!

  弘历捧着头,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明玉……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一定要让朕失望;你明知道朕最不愿意怪责的人就是你,可是……”

  他此刻很挣扎,不知该不该将这件事公诸于众,他曾答应过皇额娘,若是明玉再犯错,必废其后位;可若是隐瞒下来,不止对长乐不公平,对瑕月更是不公平;而且明玉止不定还会害人……

  弘历将自己关在屋中整整一日,一直到夜深人静之时,方才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原本有些犯困的四喜看到这一幕顿时清醒了过来,走过来道:“皇上,您可是要歇息了?”

  弘历没有理会他,只是越过满地的狼籍往外走去,四喜与小五赶紧跟上,弘历一路来到明玉所居的容悦居,宫人正倚在柱子上打哈欠,看到有人影过来,提了灯道:“谁啊?”

  无人回答,不过宫人已是看清了来人,连忙跪下道:“奴才叩见皇上,皇上万福!”

  弘历未加以理会,径直走了进去,明玉已经歇下了,所以容悦居中只有一盏烛光还亮着,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四喜没有跟进去,关了朱红雕花门后,与小五一起守在外头。

  弘历缓步来到床榻边,也不说话,只是默然看着熟睡中的明玉,那张脸他看了十八年,本应该很熟悉了,这会儿看来却是那么的陌生,好像根本不认识一般。

  昏暗中,他缓缓开口道:“明玉……朕是那么珍惜你,那么想要与你一起走下去,为何你非要毁了咱们的夫妻之情;你恨瑕月,所以容不下与她有关的任何东西,阿罗、长乐都是这样;但你有没有想过,长乐是无辜的,而且她也是朕的女儿,她长大之后,还要唤你一声皇额娘,你怎么可以这么做?怎么可以?!”说到后面,弘历的声音忍不住高了起来,惊醒了沉睡中的明玉,当她睁开惺松的睡眼看到弘历时,惊讶不已,撑起身子道:“皇上您何时过来的?”

  她等了一会儿不见弘历回答,又见他神色凝重的样子,趿鞋下地,握了弘历的手关切地道:“皇上,您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臣妾睡梦中好象听到您在说话,但迷迷糊糊的听不清,您能否再说一遍?”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