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六十一章 不知

  “根本不可能!”弘历一脸冷漠地道:“从朕宠幸瑕月的那一日起,朕就告诉她,朕会给她尊荣与恩宠,但永远都不能越过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你;朕做任何事之前,都先想一想你,生怕委屈了你,但你呢?朕也好,傅恒也罢,从来都不在你的考虑范围内。<-》富察明玉,你真是一个自私到极点的人。”

  从刚才开始,弘历就一直在连名带姓地叫她,言语间透出的冷意与陌生令明玉浑身发凉,急急道:“不是,臣妾有想过,但是……这一切臣妾并不知道,臣妾怕皇上被她迷惑,忘了你我夫妻的情份,所以才会急进了一些;臣妾答应您,以后都不会了。”

  “你知道。”弘历冷冷道:“朕与你说过,在潜邸的那些年,朕一直在瑕月的胭脂中放入麝香,为了就是不让她怀孕;只凭这一点,你就应该知道,在朕心中,瑕月从来没有越过你,可是你依旧容不下她!”

  明玉哽咽地道:“臣妾知道错了,皇上,您再原谅臣妾一次,就这一次好不好?”她害怕,弘历真的会如其所言的那般,废她后位,她不要去冷宫那个鬼地方,绝对不要!

  弘历痛苦地抚着额头,一边往后退一边无力地道:“朕不知道自己还能否原谅你,朕很累!”

  明玉上前抱住他,贴着他的胸膛,急切地道:“可以的,皇上,您以前一直都肯原谅臣妾,这次定然也可以;臣妾答应您,以后一定会改过自新,绝不会再让您失望。”

  弘历强行将她拉开,痛苦地道:“朕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说罢,他步履不稳地往门口走去。

  “不要,皇上您不要走,臣妾知错了,您原谅臣妾,求您原谅臣妾!”明玉语无伦次的说着,可惜弘历没有因为她的话而有所停留,径直开门走了出去,甚至在她站立不稳跌坐在地时,也没有丝毫停留。

  魏静萱与纪由早就被此处的动静惊动赶来,因为四喜拦着,所以不敢进来,这会儿看到弘历出来,连忙屈身行礼,待得弘历走远后,两人赶紧走了进来,在看到明玉坐在地上哭泣时,吓了一大跳,连忙上前将她扶起,魏静萱又让纪由去沏了一盏茶来,随后小心翼翼地道:“主子,出什么事了?”

  明玉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落泪,泪水滴入茶盏中泛起阵阵涟漪,直至原本八分满的茶盏快要满至杯沿之时,她方才泣声道:“皇上……皇上知道长乐的事了。”

  此言一出,魏静萱与纪由均是惊骇万分,相互看了一眼后,纪由开口道:“主子,您是说蝴蝶那件事?”

  明玉一边哭泣一边点头道:“不错,皇上知道是本宫害死了长乐,所以来质问本宫。”

  魏静萱皱了眉头道:“奇怪,这件事都已经过去快有两年了,皇上怎么又突然知道了?”

  “皇上一直都不相信长乐的死是意外,所以这两年来一直在暗中追查,他查到富哈察曾去河间府买过铃兰香,又查到抓捕蝴蝶之事,所以猜出长乐是死在本宫的手里。”

  魏静萱觑了她一眼,试探地道:“那皇上可有说什么?”

  听得这句话,明玉当即搁下茶盏,抓着魏静萱的手紧张地道:“皇上说要废本宫后位;静萱,现在要怎么办,皇上会不会真的废了本宫?本宫好怕!”

  明玉抓得很紧,十个指甲几乎都掐进了魏静萱肉里,后者忍着慌忙与疼痛道:“主子您别担心,冷静一些,皇上除了说要废您后位之外,还说了什么?”

  在她的劝慰下,明玉勉强冷静了下来,断断续续的将刚才的话复述了一遍,纪由看着魏静萱,小声道:“姑姑,皇上难道真的要废主子?”

  魏静萱摇头道:“皇上虽然说得狠厉,但始终还是留了一丝余地,否则刚才就不会这么走了。”

  听得这话,明玉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庞,一脸希翼地道:“你是说,皇上还是会原谅本宫?”

  魏静萱无奈地道:“奴婢说不准,但是这个可能性还是有的,主子不必太过绝望。不过接下的时间,主子千万要当心了,万不可再触怒皇上,以免火上浇油。”

  明玉此刻已经没了主意,魏静萱说什么她就应什么,待她止了哭泣后,魏静萱扶着她到床上歇着,随后与纪由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在走到无人之处时,纪由紧张地道:“姑姑,这可怎么办啊?皇上若真怪罪下来,主子顶多就是打入冷宫,咱们可就惨了,会不会被活活杖毙啊?或者……”他瞅了一眼夜色中黑黝黝的河面,缩着脖子道:“直接扔进河里喂鱼?我还不想死,姑姑,你可一定要帮着想想办法啊!”

  “我这不是正在想吗?”魏静萱也很是心烦,不断地来回走着,过了一会儿道:“这会儿我也没什么法子,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见纪由仍是一脸不安的样子,她又道:“别太过担心了,或许什么事情都不会有,毕竟皇上那么爱重主子,应该不会苛责;若真有什么事,我也一定会想办法帮你。”

  听得这话,纪由心里总算有了些许安慰,无奈地道:“也只能这样了。”

  “行了,趁着天还没亮,回去再睡会儿吧,省得明日里没精神,我听说明儿个午后就要到杨州了。”在打发纪由离去后,魏静萱也回了住处,船上不比宫中,没那么多地儿,宫人睡得皆是通铺,在魏静萱离去的时候,其他宫人也都醒着,此刻见到魏静萱进来,连忙问她是怎么一回事,为何容悦居会有这么大的动静,且好似有人争吵一般。

  “没什么,不过是一点小事罢了,睡吧。”随口敷衍了一句,魏静萱倒头便睡,见她这样,宫人也只得无奈地睡下。

  在身边相继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后,魏静萱却是睁开了眼,盯着顶上的木板出神,今夜之事,给了她很大的冲击,纪由的担心没错,一旦弘历真决定治罪明玉,他们这些做下人的,绝对难逃一劫;就算不治罪,也不见得会放过他们,他们此刻就像风浪中的一叶扁舟,随时可能被淹没。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