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六十五章 提点

  愉妃瞥了魏静萱一眼,道:“魏姑姑,冬梅不懂事,你可不要与她一般计较。”

  愉妃这番言行,令魏静萱浑身发凉,颤声道:“奴婢未能除去夏晴是奴婢没用,但若非她家人骤亡,也不会闹成那样。”

  愉妃长睫一颤,倾了身子徐声道:“这么说来,你是在怪本宫了?”

  魏静萱连连摇头道:“奴婢不敢,一切皆是奴婢的错,奴婢知罪。”

  愉妃摆一摆手,凉声道:“行了,别说这些言不由衷的话;夏晴那件事,你确实是手脚不干净;不过也亏得你有些脑子,知道以死来取信皇后,没有令事情继续恶化下去,否则你可就真是万死难赎其罪了!”

  魏静萱唯唯诺诺地道:“奴婢知道,奴婢保证,一定不会再有下次。”

  愉妃唇角微勾,凉声道:“说吧,何事要本宫救你?”

  魏静==小说=anshuba=萱努力咽了口唾沫,颤声道:“皇上……皇上知道和敬长公主的事了。”

  听得这句话,愉妃脸上的轻松惬意一扫而空,紧紧盯着魏静萱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魏静萱当即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随后道:“皇上还在斟酌是否废后一事,奴婢担心……不管皇上是否废后,都不会放过奴婢等人。”说到此处,她往前爬了几步,磕头道:“娘娘,求您救奴婢一命。”

  愉妃没有理会她的话,思索片刻,道:“这件事皇上是怎么知晓的?”

  “听皇后所说,和敬长公主出事后,皇上就一直在暗中追查,这会儿终于找到了线索。”说到此处,她又紧张地道:“真是想不到,连河间府那么远的地方,皇上都会查到。”

  愉妃面色阴沉地道:“皇上有心去查,再远也未必查不到,不过本宫倒真是没想到,都快两年了,皇上居然还在查。”

  魏静萱眼巴巴地看着愉妃,哀声道:“娘娘,奴婢对您一向忠心,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愉妃起身走到她身前,弯身将忐忑不安的魏静萱扶起,温言道:“这么紧张做什么,本宫何时说过不救了?”

  魏静萱露出一抹喜色,连忙就欲跪下去谢恩,愉妃将之拦住道:“行了,不必行这些个虚礼。”随后她又笑道:“其实就算本宫不救,你也不会有事。”

  魏静萱不解地看着她,愉妃轻抚着她的脸颊道:“你忘了长乐出事的时候,你在哪里当差了?”

  魏静萱下意识地道:“奴婢在御茶……”说到一半,她会过意来,惊喜地道:“是了,奴婢当时在御茶房当差,坤宁宫的事,根本与奴婢没有关系。”

  愉妃笑一笑道:“这下你放心了吧?”

  魏静萱感激地行礼道:“多谢娘娘指点迷津,否则奴婢这会儿还急的不得了呢。”

  愉妃轻拍着她的肩膀道:“你尽管安心就是了,就算皇上真不问缘由怪责下来,本宫也会帮你说话,定会保你平安。”

  魏静萱更加感激,迭声道谢之后方才离开了西院,待得她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后,冬梅方才撇嘴道:“这个魏静萱,还真是惜命,皇上还没废呢,她就急着来求主子庇护了,且一门心思就提自己,对于皇后的安危半句都没提。”

  小全子在一旁道:“她还没得偿所愿,哪里会舍得死;至于皇后……她心里若有这个主子,就不会一再出卖皇后了。”说到此处,他看向愉妃道:“主子,您说皇上真的会废后吗?”

  愉妃沉吟片刻,摇头道:“本宫不知道,不过倒是让本宫知道了,为何皇上今日看着会心事重重,原来装着这件事。”

  冬梅拧眉想了片刻道:“皇上对皇后一向宽容,就说阿罗那件事好了,明知是皇后所为,依然极力护持,哪怕皇贵妃闹到太后面前,也护着坚决不肯废后,如今……只怕又会不了了之。”

  愉妃眼眸微眯,凉声道:“最好是这样,否则能够制约那拉瑕月的人便又少了一个,对本宫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皇后从来不是她担心的那个人,那拉瑕月才是她在意的敌手。

  小全子言道:“不过皇贵妃若是知道了,一定会不罢休,指不定会闹得比上次阿罗那件事还要大。”

  愉妃凉笑道:“皇上不提,皇后不提,她又怎么会知道,说到底,她在皇上心中的位置始终不及皇后。”

  冬梅插话道:“主子,其实您刚才根本没必要提醒魏静萱,由着她被皇上治罪得了,左右她也不是什么好货色,若是这么死了,还省了咱们的力气呢。”

  “你以为本宫不想吗?”愉妃盯着早已不见了魏静萱身影的庭院,凝声道:“狗急尚且跳墙,更不用说魏静萱了;还是说,你觉得她会慈悲的不将本宫供出来?”见冬梅不说话,她又道:“记着,这种小人万不可以明着得罪,想要她死,有的是办法,沉得住气一些,等这件事过去之后再说。”

  一场风雨,正在缓缓靠近,到底消弥于无形,还是化为暴风雨,如今还是未知之数;若真化为暴风雨,必将是弘历登基以来最激烈的一场……

  翌日清晨,弘历从宿醉中醒来,头痛欲裂,不由得发出一声细微的呻吟,下一刻,一双纤柔的手抚上他的额头,于两边轻轻揉动着,在这双手的揉动下,痛意渐渐消去。

  在弘历舒服的几乎又要睡着时,耳边传来柔缓的声音,“皇上还感觉疼吗?”

  听到这个声音,弘历惊讶地睁开眼来,盯着倒映入眼眸的那张脸道:“瑕月?你怎么会在这里?”

  瑕月默然一笑道:“臣妾昨日来看皇上,结果皇上喝得酩酊大醉,又说胡话又吐了一地,臣妾担心皇上,所以就留了一下。”说话间,她的手一直不曾停过。

  弘历看了一眼外头的天色,惊讶地道:“这么说来,你在这里陪了整整一夜?”待得瑕月点头后,他拉下一直在太阳穴上轻揉的双手,怜惜地道:“朕这里又不是没人侍候,你要是不放心,让四喜他们进来守着就是了,何必自己熬夜呢?瞧瞧,整个人看着都没精神。”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