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七十七章 凶多吉少

  面对弘历的斥责,二人无言以对,唯有跪下请罪,阿桂硬着头皮道:“请皇上宽心,微臣一定会尽快找到皇贵妃他们。”

  弘历冷笑道:“之前两天,你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阿桂,你告诉朕,结果是什么?”顿一顿,他面色阴寒地道:“朕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总之一定要找到皇贵妃与和亲王,哪怕……是将扬州城翻过来也再所不惜,听清楚了吗?”

  “微臣遵旨。”在兆惠二人答应后,弘历又道:“除了行宫之中必要的守卫之外,其他人全部沿河搜寻,至于扬州知府祟德……”他眸光一冷,朝四喜道:“传朕旨意,祟德身为扬州父母官,却不曾善待百姓;此次又让天地会乱党混入行宫之中行刺,令皇贵妃与和亲王失踪,罪无可恕,将之立即革职查办,知府一职,暂由同知暂代。”

  在四喜与兆惠他们下去后,弘历无力地跌坐在椅中,眉眼间有着挥之不去的愁绪……

  瑕月,你到底在何处,可知朕很担心你,还有弘昼,是否平安?

  短短几日,对于; .弘历而言,却如过了几年那么漫长,瑕月也好,弘昼也罢,都是他在意之人,这会儿一起出了事,让他怎能不担心。

  皇帝虽集天下之权于一身,但在生死福祸之事上,却依然会有一种无力感。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如弘历或是裕太妃那般担心,有些人巴不得永远都不要找到他们,尤其是瑕月。

  “啊欠!”明玉再次打了一个喷嚏,取过纪由递来的帕子擦拭着通红的鼻子,带着浓重的鼻音埋怨道:“这个周太医真是没用,接连喝了三天的药,本宫的病情还是没什么好转,头也依旧疼得很。”

  魏靖萱正好端了药进来,听得她这话,笑道:“奴婢倒觉得主子的病好了许多,想来再服用几天就没事了。”

  一闻到她手里的药味,明玉便蹙起了眉头,在勉强喝下后,赶紧含了一颗金桔在口中,待得那酸酸甜甜的味道冲淡了嘴里的苦味后,方才道:“希望如此,否则再喝下去,本宫这嘴里只能尝得出苦味了。”顿一顿,她道:“对了,那个贱人可有消息?”

  魏靖萱嘴角噙了一缕笑意道:“主子放心,奴婢打听过了,皇贵妃依旧没有消息,都已经过去三天了,想必她已经凶多吉少了。”

  明玉冷笑道:“那个贱人总在皇上面前挑拨离间,这会儿终于得了报应,当真是好得很!”

  纪由在一旁道:“没有皇贵妃从中挑拨,奴才相信主子与皇上很快就会和好如实,甚至恩爱更甚从前。”

  明玉深以为然地道:“不错,本宫与皇上会走到今日这一步,皆是拜她所赐,没有了她,一切皆会回到原位。”说到此处,她柳眉微蹙,道:“可是皇上曾说……要废本宫后位,只怕……”

  魏静萱安慰道:“奴婢相信那只是皇上的一时气话,否则哪会这么多天都不见提及,说到底,您都是皇上的结发妻子,皇上又是个顾旧情的人,不会当真那么绝情狠心的。”

  “姑姑说得正是,奴才也相信皇上不会那么做的,主子尽可放心。这不,今儿个一早皇上才遣喜公公来问过主子的病情呢,可见皇上还是很关心主子的。”

  他们的话令明玉心中一宽,言道:“希望真如你们所说的那般,否则……”

  “不会的,您别魏静萱看了一眼外面道:“主子,这几天您一直待在屋中,想必有些憋闷,奴婢看今日天气甚好,且又不是很热,不如扶您去外面走走,也好透透气。”

  “也好。”这般说着,明玉扶了魏静萱的手来到外头,正如魏静萱所言,外头并不热,尤其是风拂过之时,吹散了仅余的一丝热意。

  因为去了心头大患,明玉心情甚是不错,一边漫步于花木之中,一边与魏静萱说着话,不知不觉间便来到了位于西顺门附近,行宫除了正门之外,东西两边,各有侧门,西顺门就是其中之一。

  侍卫看到明玉过来,连忙跪下行礼,明玉随意看了一眼,正欲离开,魏静萱忽地在她耳边道:“主子,您看那个人,好生奇怪,一直在外头张望,您说会不会与那次一样,是天地会的乱党?”

  被她这么一说,明玉亦留意到在门外徘徊不去的那个人,那模样与衣着很是普通,犹如寻常的扬州百姓,但若真只是一个寻常百姓,为何要在行宫外徘徊不去,且还不时探头张望,行迹时分可疑。

  明玉微一皱眉,对尚未起身的侍卫道:“那人在外头多久了?”

  侍卫低头道:“回皇后娘娘的话,已经有好一会儿。”顿一顿,他试探地道:“可要奴才赶他走?”他们早就留意到那人,只是因为其并不曾太过靠近行宫,所以没有将之赶离。

  明玉微一点头道:“行宫附近不宜有闲杂人等逗留,立刻将他赶走。”

  侍卫应了一声,大步来到外头,那个看着老实巴交的中年人,看到侍卫出来,吓了一跳,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在听到侍卫让他离开的话语后,他迟迟不肯离去,在侍卫露出不耐之色,他赶紧道:“这位大哥,我受人之托,来这里求见一个人。”

  侍卫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惊讶地道:“你要见何人?”

  “见……”中年人嘴唇几次蠕动,最后鼓起勇气道:“我……我要见皇上。”

  他这话将侍卫吓了一跳,再次打量了他一番,随后带着警惕之色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见皇上?”

  中年人见他加重了语气,神色比之刚才更加紧张与慌乱,连连摆手,语无伦次地道:“不是我要见皇上,是有人要我来见皇上,是受人所托,不关我的事。他……他有一封信让小人呈交皇上。”

  侍卫皱了眉头道:“你且说的仔细一些,到底是什么人叫你来的?信又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有何目的?”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