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九十二章 内疚难安

  他看到一个人浑身湿漉漉地躺在船板上,魏静萱与纪由跪在一旁痛哭,明玉……难道真的是明玉?

  不会的,明玉不会自尽的,她不会死的,一定是别人!

  这般想着,他迈开沉重犹如锁了铁链的双腿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去,不过短短一段路罢了,他却走了许久,每一步都要停顿许久……

  走得近了,他终于看清了那张苍白如纸的脸庞,下一刻,弘历眼前一阵发黑,险些跌倒在地,四喜赶紧上前扶住,忧声道:“皇上当心龙体!”

  弘历没有理会他,缓缓蹲下身,盯着那张再熟悉的不过容颜,哆嗦地道:“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会死的?是谁发现的!”

  魏静萱睁着哭得通红的双眼,勉强止了哭声道:“奴婢也不知道,主子昨夜情绪很是不宁,哭嚷不止,很晚才睡下,奴婢刚才醒来,担心主子有事,所以过来看看,哪知进到里面,并没有看到主子的身影,反倒是窗子开着,船板上还摆放着一双鞋,奴婢认得,那是……那是主子的鞋!”说到此处,魏静萱再≡ .次痛哭起来,纪由在一旁道:“姑姑当时吓坏了,赶紧叫奴才们进去,怀疑主子已经投水,所以就让识水性沿着船下水打捞,结果……真的发现了主子,可是……可是她已经没气了!”

  “不会的,明玉不会死的,一定不会的。”这般说着,弘历双手颤抖地抱住明玉湿冷冰凉的身子,喃喃道:“明玉,不要吓朕了,快点睁开眼,你……是不想去冷宫是吗?好,朕答应你,朕不罚你去冷宫,你醒来。”

  不论他说什么做什么,明玉都始终没有睁眼,静静地闭着眼,就像以往安睡于弘历怀中那样,只是,这一次,她不会再醒来,永远永远的睡去,为她的可悲而又可笑的一生划上一个终点。

  弘历不停地在明玉耳边说着话,希望她可以听到自己的声音醒来,他虽恨极了明玉的狠毒与固执,但由始至终,他都没有想过要明玉死,哪怕是废后,打入冷宫,也只是希望明玉可以知错,不要再犯下更多的罪孽。

  魏静萱目光微微一闪,磕头泣道:“都是奴婢不好,奴婢明知道主子心情不好,还让她一个人待在屋中;若奴婢心细一些,察觉到主子有轻生的念头,从而守着主子,她就不会有机会投水,奴婢……奴婢罪该万死!”

  纪由跟着她道:“奴才也有罪,请皇上责罚!”

  弘历摇头,神色痛苦地道:“有罪的人不是你们,而是朕,是朕逼死皇后的,若昨夜朕没有与皇后说那些绝情的话,没有打她,她就不会一时想不开,投河自尽,朕……朕逼死了自己的结发妻子,朕……”他哽咽着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瑕月走到他身边,轻声道:“皇上别再自责了,谁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您这样难过,娘娘走得也不安心。”

  望着怀中没有生气的明玉,泪水自眸中落下,弘历心中充满了内疚,摇头道:“她是含恨而走,怎会安心?不错,她是做了很多错事,但终归是朕的结发妻子,朕不该那样对她的,再说她会变成这样,朕也有责任,朕……朕害了她!”

  瑕月叹道:“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人死不能复生,您再怎么难过,也无济于事,皇上还是看开一些吧。”

  弘历语气苍凉地道:“你不必安慰朕,朕心里清楚,皇后是朕一手害死的。”说罢,他长吸一口气,道:“你走吧,朕想独自静一静!”

  “皇上……”瑕月待要再说,弘历已是寒声道:“走!”

  瑕月无奈地应声退下,宫人也都各自退下,除了四喜之外,便只有魏静萱与纪由还跪在地上,不停地抹着眼泪。

  在阿罗扶着瑕月回房后,夏晴等人也都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个脸上均充斥着惊讶。

  知春第一个道:“真是想不到,皇后居然会自尽,奴婢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有死的勇气。”

  夏晴蹙眉道:“是挺意外的,按理来说,皇后知道了七阿哥那件事的真相,怎么着,也该先替七阿哥报仇,怎么一声不响就自尽了?且就如知春所言,她不像是有那种勇气的人。”

  齐宽摊手道:“再怎么想不到,这也是事实,总不至于说皇后的死是假的吧。不过这样也好,死了一了百了,她与主子的恩怨,终于是可以彻底结束了。”

  一直未曾说过话的瑕月徐徐开口道:“只怕……不是一了百了,而是再起风波。”

  齐宽一怔,连忙道:“主子为何这么说?人都已经死了,还能再起什么风波?”

  阿罗神色一动,道:“主子是不是在担心皇上?”

  知春疑惑地道:“皇上?皇上怎么了?”

  阿罗叹了口气,道:“你们是没看到皇上刚才伤心的样子,否则就会明白主子刚才那句话的意思,除了先帝驾崩之外,我再没有见过皇上这样伤心。”

  知春不以为意地道:“人突然死了,难免有些伤心,但这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过一阵子自然就好了。”

  阿罗摇头道:“坏就坏在皇上一直认为是他逼死了皇后,难过再加上内疚,皇上的心情可想而知,正如主子所言,会起风波,甚至……”

  知春等了一会儿不见她说下去,忍不住问道:“甚至什么?”

  夏晴在一旁道:“甚至皇上会收回废后的旨意。”

  知春讶然道:“这……这不会吧?金口已开,怎么还会更改呢。”

  瑕月叹然道:“金口已开,但圣旨未下,所以,这件事始终还有回旋的余地,皇上又是重情重义之人,所以……”

  知春不服气地道:“皇后罪孽深重,废后是势在必行之事,皇上岂能因为她自尽就网开一面,若是这样,未免也太儿戏了一些。”

  “情之一字,往往难以常理揣之;再说十八年夫妻,岂会一点情份都不念。”顿一顿,她道:“但本宫确实想不明白,皇后何以会自尽,若说仅仅是为了害怕冷宫幽禁之苦,怎么着也得等报了永琮的仇再说。”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