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九十五章 自谋生路

  她不敢发出响动,轻手轻脚地离开此处,回到了御船之上,纪由看到她回来,连忙道:“姑姑怎么样了,愉妃娘娘答应了吗?”待了一会儿不见魏静萱回答,他奇怪地道:“姑姑,出什么事了,怎么你满头大汗的?是不是愉妃不肯?”

  魏静萱用力咬着下唇,直至咬出深深的齿痕,方才从齿缝挤出一句话来,“愉妃……她骗了我!”

  纪由奇怪地道:“骗?骗什么?”

  魏静萱深吸一口气,颤声道:“她根本没想过扶持我,一直……一直都是在利用,等到利用够了,就意欲杀人灭口!”

  听得这话,纪由骇然失色,不敢置信地道:“姑姑,你说……愉妃娘娘要杀你?”

  魏静萱瞥了他一眼,凉声道:“不是我,而是我们!”

  “我?”纪由指着自己,愕然道:“姑姑是说,愉妃连……连我也要杀?”

  &n& {3.w}.bsp;魏静萱讽刺地看着他道:“你与我走得那么近,试问以她的小心谨慎,怎么会放过你。”

  纪由慌乱地道:“那……那现在怎么办?姑姑,要不然……我们还是赶紧逃吧,性命要紧。”

  “逃?”魏静萱冷笑道:“这里虽不是皇宫,但依旧四处有侍卫看守,我们能逃到哪里去;再者,逃出去后能做什么,沿街乞讨吗?”不等纪由回答,她已是摇头道:“我不会走的!”

  纪由急切地道:“可是不走,愉妃就会要咱们的命,我知道姑姑聪慧过人,但她是主子,咱们是奴才,如何斗得过她?再者,除了她之外,皇贵妃那边也对咱们虎视眈眈,根本就没有生路!”

  “生路不会就这么摆在你面前,得靠自己去寻。”魏静萱盯着自己已经止住了颤抖的双手,喃喃道:“我好不容易才熬到今日,甚至连……”后面的话她没有说下去,转而道:“我一定要成为人上人,一定要!”

  “可现在这个样子……”不等纪由说完,魏静萱已是冷声道:“你若害怕,尽管走就是了,我不会勉强你,来日,你也不要后悔。”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也是担心姑姑,继续下去,只会等死罢了。”纪由话音刚落,魏静萱便冷笑道:“等死?这些年来,什么样的鬼门关我没闯过,皇后、皇贵妃,都想要我的性命,结果我还不是好好活着,区区一个愉妃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纪由待要再说,魏静萱已是道:“他们商议的时间是两天后动手,所以我们至少还有两天的时间。”

  “两天……”纪由不安地在屋中走着,许久,他停下脚步道:“宫中之人,皆不愿咱们好过,所以,唯一可以庇佑咱们的就是皇上,但是姑姑说过,现在还不是合适的时机。”

  魏静萱也想到了这一点,咬牙道:“事关性命,再不合适也得搏一搏,若天不绝我,一定会给我一条生路。”

  与此同时,她也在心里发誓,来日若青云直上,必不会放过愉妃!一直以来,只有她算计别人,何曾被人算计过,更不要说是被算计得这么惨;这一次若非凑巧,她很可能连死了都不知道是何人所害。

  接下来的两日,一切皆与往常一样,魏静萱二人依旧是守在临时搭建起的灵堂之中,弘历只要得空,就会来此悼念,对着明玉的尸身说说话。

  曾经淡忘的记忆,随着明玉的死,而再次浮现在脑海中,而且清晰的就像一切都发生在昨日那般,尤其是他与明玉的初遇……

  人生……若只如初见时,该有多好,他与明玉也不会走到今日这一步,可惜……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人力无法挽回,剩下的只有后悔、内疚以及自责。

  这一日,他照例陪了明玉许久方才神色怆然地起身离开,在他身后,是紧张到极点的魏静萱与纪由,已经是第二日了,过了今天船就会靠岸,到时候,愉妃就会动手除去他们二人。

  许是坐得太久之故,弘历双腿有些发麻,一时没站稳,踉跄着险些摔倒,幸而有人及时扶住,“皇上您小心一些。”

  弘历看了一眼扶着自己的魏静萱,摇头道:“朕没事。”

  “奴婢知道主子去了,皇上您很伤心,可是不管您怎样难过,主子都不会复生,奴婢相信,主子在天之灵,更想皇上好好的活着,毕竟……她一直都是那么在意皇上。”她哽咽着道:“奴婢还记得主子生时,常说起她与皇上的往事,每一句话都透着那样深的情意,令奴婢好生感动。”

  弘历看着静静躺在寒冰之中的明玉,怆然道:“是吗?朕还以为,这些年,她对朕只剩下怨恨。”

  魏静萱摇头道:“不是的,不管您与主子有怎样的误会,主子对您始终一往情深,这一点,奴婢与纪由知道的最是清楚不过。”

  纪由连忙道:“是,被幽禁在坤宁宫的那一年多里,主子更多的是思念皇上,有时候,半夜做梦也唤着皇上的名字,那段日子主子真是过得极苦。”

  弘历眼圈微红,深吸了一口气,内疚地道:“是朕对不起皇后,若不是朕,她不会想不开。”

  魏静萱挤出两滴泪水,神色凄然地道:“主子走得这样突然,奴婢们以后也不知该怎么办?”

  “回宫之后,朕会让内务府给你们重新安排差事,无需太过担心。”弘历对魏静萱本无好感,不过在明玉死后,看到魏静萱这般伤心难过,又口口声声念着明玉的好,态度不由得起了些许的变化。

  魏静萱一脸感激地道:“奴婢叩谢皇上恩典,只是……”她神色一转,凄然道:“这世上,又哪里还能找到一个如主子那样好的人,其实,奴婢倒更想回辛者库去当差。”

  弘历有些惊讶地道:“辛者库?为何?”紫禁城中,属辛者库的差事最苦最累,没有一个宫人会自愿去那里当差。

  魏静萱低头一笑道:“奴婢本就是辛者库的人,只是蒙主子恩典,所以留在身边侍候,如今主子不在了,自然该回辛者库去。”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