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百九十八章 应允

  面对夏晴有些偏执的念头,阿罗与齐宽都不知说什么好,正自僵持之时,瑕月开口道:“夏晴,你觉得本宫有心放过魏静萱?”

  夏晴硬声道:“不是奴婢觉得,而是事实如此。”

  “魏静萱怂恿富察氏害了阿罗,害了长乐,也害了你,本宫对她的恨意绝对不会比你少,也不是没有出过手;但这么多年来,她一直能够死里逃生,为什么?运气只是一部分,最主要的原因是她谨慎小心,步步为营,所以才能活到今日;冒冒然出手,就算真取了魏静萱的性命,自身所付出的代价也会很大。”

  夏晴激动地道:“奴婢不在乎,只要……只要可以杀了她,奴婢什么都不在乎。”

  齐宽再次摇头道:“夏晴,你冷静一些,不错,你是可以不在乎,但主子不可以,还有,若主子出了事,那谁去对付愉妃?”

  瑕月走到夏晴身边,轻声道:“齐宽说得没错,两败俱伤是最不值的做法,她也不值得你用命去换。”

  &nbs/ .;夏晴叹了口气,带着一丝无奈道:“但是再等下去,只怕奴婢想要两败俱伤都做不到了。”

  “不会的,本宫答应你,一定会取魏静萱的性命,至于现在……”瑕月勾勒出一抹幽冷如霜的笑意,“本宫虽不能阻她去皇上身边,却可令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得不到皇上的垂幸;而这段时间,足够咱们取她性命了。”

  夏晴疑惑地道:“主子何来这个把握?”

  瑕月笑意不减地道:“她能够去皇上身边,必然与死去的富察氏脱不了关系,不过,富察氏不止能够捧她,同样也能够踩她!”

  夏晴听得莫名其妙,好一会儿方才道:“可是富察氏已经死了,怎么……还能够捧她踩她呢?”

  “你晚一些就知道了。”在瑕月话音落下后,阿罗蹙眉道:“说起富察氏,奴婢想起一件事来,最近有传言说,愉妃与嘉妃一起去请旨,希望皇上不要废后,虽然皇上没有即刻答应,但颇为意动,所以废后一事,只怕又会起波澜。”

  齐宽有些不服气地道:“虽说富察氏投水自尽了,但并不表示她犯过的错可以一笔抹消,皇上若是不废后,不止出尔反尔,还会令百官不服。”

  瑕月露出一抹苦笑道:“你错了,百官不止不会不服,还会赞同皇上的做法;毕竟在他们眼中,废后是一件极失体面的事,能不废,自然是最好的了。”

  齐宽愕然道:“哪有这样的事,为了体面二字,难道就可以昧着良心吗?”

  “不管怎样,在百官眼中,富察氏永远是对,本宫永远是错,谁让本宫有一个那样的出生;这些年若非皇上与太后护着,本宫早就已经被废入冷宫。”

  齐宽恼恨地道:“这些人真是不讲理,也不知这些年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顿一顿,他又道:“那依主子之见,皇上……会答应吗?”

  对于他这个问题,瑕月默然未语,正在这个时候,外头突然传来太监一惯的尖细声音,“皇上驾到!”

  瑕月连忙起身迎接推门走进来的弘历,后者扶住她,温言道:“皇贵妃不必多礼,坐着吧;朕今日来,是有一件事想与你商量。”

  瑕月依言落座后,切声道:“不知皇上有何事吩咐?”

  弘历沉默了一会儿,道:“此事……是关于皇后的。”

  瑕月心中一沉,该来的果然是来了,她压下心中所思,一脸茫然地道:“敢问皇上,不知是何事?”

  弘历迟疑片刻,道:“朕之前曾与你说过,要废明玉后位,但是如今明玉已经死了。说起来,她的死,朕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甚至可以说是朕逼死她的。”他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难过道:“人既已死,再追究生前的恩怨已无意义,所以……朕想要赐皇后最后一份哀荣,让她可以安安心心的走。”见瑕月垂目不语,又道:“朕知道,这样做会令你很为难,毕竟,长乐……是亲手所害,但她毕竟是朕的结发妻子,又曾为朕生下两个儿子,朕不能一点情份都不念,瑕月,朕知你最是善解人意,宽宏大度;所以,这一次,朕希望你可以同意此事。”最后一句话,弘历说得甚是心虚,杀女之恨,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消去的,若瑕月真的不同意,他也不会过多责怪,毕竟这是他强人所难了;只是,他心里会留下永远的遗憾,毕竟,他为了瑕月,亲手逼死了明玉,若是连最后一份哀荣都不能给予,明玉会恨他,他也会恨自己!

  迎着他的目光,瑕月缓缓勾起唇角,道:“臣妾正想与皇上说此事,没想到皇上先臣妾一步说了。”顿一顿,她续道:“正如皇上所言,再追究生前的恩怨已经没有意义,不管怎么说,是臣妾对不起皇后在先,她变得那样心狠手辣,臣妾多多少少有些责任;长乐的死,她已经用性命偿还的,所以,一切到此为止吧。”

  弘历怔怔地看着她,许久,带着一丝惊喜道:“这么说来,你是同意了?”

  瑕月低头一笑道:“善解人意、宽宏大度,皇上都朕臣妾带了这么大两顶帽了,臣妾又岂敢不同意。”说到此处,她话音一转,婉声道:“皇上尽管按您的想法去做吧,臣妾会永远站在您身边。”

  “好!”弘历既欢喜又感动,握了她冰凉的手放在胸口,“你对朕的情意,朕也永远会记得,绝不忘!”

  “得皇上此言,臣妾已是心满意足了。”停顿片刻,她道:“说起来,臣妾也有一件事想与皇上商量。”

  刚刚去了心中大石,弘历心情甚好,道:“你有什么事,旦说无妨。”

  “臣妾听说静萱与纪由如今去了皇上身边侍候。”待得弘历点头后,她续道:“说起来,皇后娘娘没有子嗣留下,除了皇上之外,他们就是皇后娘娘生前最亲近的人了,臣妾听阿罗说,在她家乡,若有亲近之人,为逝者净身持斋百日,逝者的往生之路,就会走得更顺一些。所以臣妾在想,不如让他们二人为皇后娘娘净身持斋,为皇后娘娘祈福往生。”所谓净身持斋,也既是清心寡欲,远离色yu,一旦弘历答应,至少在这百日之内,断了魏静萱的前路。

  【作者题外话】:晚点应该还有一章,最近虽然写的慢,但还是尽量保证五更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