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七百零六章 冷遇

  愉妃点一点头道:“话说回来,今日之事,对咱们而言,倒也有几分好处。”

  金氏神色一动,道:“你是说皇贵妃那边?”

  “不错,大阿哥那样大逆不道,当众顶撞斥责皇上,令皇上龙颜大怒,若非太后及时赶到,恐怕大阿哥皇子的身份都有可能被废了。”说到此处,她摇头道:“真没想到太后会在这时候过来,真是有些可惜……”

  金氏打量了她一眼,冷声道:“若太后不来,永璜固然会出事,永璋也难以脱身,甚至连累本宫,愉妃是想看到这一幕吗?”

  愉妃一怔,旋即笑道:“嘉妃想到哪里去了,你与本宫情同姐妹,本宫怎么会希望你有事呢;当时皇上若真降罪于三阿哥,本宫一定会出面替三阿哥求情,保他无事。”

  金氏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道:“经过今日之事,皇贵妃与大阿哥必然会失尽皇上宠爱。”

  愉妃似笑非笑地道:“不错,咱们劝皇上莫要---下旨废后,又劝他赐皇后一份哀荣,等的不就是这一刻吗?”

  金氏思索片刻,道:“不过她有这样多的手段,难保不会重得皇上恩宠,就如行宫那一次。”

  愉妃轻弹着卸了嫣红丹蔻的指甲,凉声道:“嘉妃有没有听说过‘趁她病,要她命’这句话?”

  金氏蹙眉道:“你是说……趁着这段时间,让皇贵妃彻底失宠,甚至是打入冷宫?”待得到愉妃肯定的答覆后,又道:“可是本宫刚才也说过,她手段众多,要对付她并不容易;再者,皇上对她虽不如皇后那般好,却也不算差,否则也不会坐到皇贵妃之位。”

  相较于金氏眉眼间的凝重,愉妃要轻松许多,淡然一笑道:“若是与人私通呢?”

  金氏很快便明白了愉妃口中的‘人’是谁,“你是说和亲王?但是那件事,皇上已经不追究了,再旧事重提,只会令皇上不快。”

  愉妃不置可否地点头道:“不错,皇上是不追究了,但并不表示心里一点都不芥蒂,只要有合适的引子,就可以将疑心最大化的引出来;到时候,皇贵妃就算有百张千张嘴,也说不清了。”

  金氏稍加思索后,颔首道:“这倒也是,不知愉妃可有计划?”

  “暂时还未有,另外,在此之前,有一个人得先行除去。”愉妃话音刚落,金氏便道:“你是说魏静萱?”

  “她整日不是在养心殿就是在坤宁宫,一时半会儿间,本宫还想不到对付她的办法。”

  金氏疑惑地道:“那愉妃指的是……”

  “苏映雪。”愉妃缓缓吐出这三个字,旋即道:“已经被废入辛者库的人,居然还如此不安份,勾结魏静萱,妄图复位,这样的人,你说该不该死?”

  被她这么一说,金氏也想起了这个隐藏在魏静萱后面的苏氏,颔首道:“不错,此人是该死,不过以她之错,皇上应该不会复她之位吧?”

  愉妃冷声道:“莫要忘了,她还有两个儿子呢,谁也不知道皇上会不会看在两位阿哥的份上,饶她以前的罪孽,所以还是早些解决得好。”说到此处,她看了金氏一眼,道:“本宫听说嘉妃身边有一个人是从辛者库出来的,或许,他能帮得上咱们的忙。”

  金氏凉声道:“想不到愉妃对本宫的事这么关心,连一个奴才的出身都查得一清二楚。”

  愉妃幽然一笑道:“本宫知道嘉妃在想什么,不过有时候,嘉妃也该出些力了,总不能什么事都本宫去做吧,你说对不对?”

  金氏心里很清楚,不管彼此说得多么好听,都是虚假,真正的目的是利用,一旦对方没有了利用价值,另一方会毫不犹豫地将之除去。

  在愉妃的注视下,金氏压下心中的不满,道:“既是这样,苏氏一事,就由本宫去办。”

  “好,那一切就劳烦嘉妃了,本宫等着听你的好消息。”说完这句话,愉妃起身离去,在其走后,金氏攥起手边的茶盏往地上狠狠掼去,以前她被贬为嫔,被愉妃压着一头倒也罢了,如今两人同为四妃,愉妃却仍处处压着她,这种感觉,实在令她反感。

  珂里叶特若莹,等着吧,我不会输给你的,永瑢更是不会输给你的永琪;终有一日,我会踩在你的头上,让你向我行礼!

  在她暗自发誓之时,愉妃亦听到了茶盏摔碎的声音,对此,她只是笑一笑,连脚步也未有停顿。

  她知道金氏不甘受她摆布,但那又如何,始终脱不出她的手掌心;与之相比,那拉瑕月、魏静萱,才是她此刻最需要除去的人。

  自那一日之后,瑕月果然不曾再见过弘历,只有明玉移棺的时候,远远看了一眼,弘历眼中的冷漠刺痛了她的心。

  她已经一退再退,弘历却始终步步紧逼,究竟……要将她逼到何样地步方才肯罢休?又或者,连一丝丝的空间都不愿给她?

  唯一令她感到欣慰的是,弘历并不曾收回她协理六宫之权,宫中一切大小事务,仍然由她打理。

  十一月,弘历赐下府邸,永璜正式开牙建府,但就如瑕月所料的那样,身为皇长子,弘历连一个贝子的身份都没有赐给他,至于差事,也只是挂了一个闲职,令永璜在背地里被人嘲笑,至于婚事,自是无休止的拖了下来,最后还是凌若看不过眼,亲自为永璜指了一位名门淑女,让弘历下旨赐婚。

  面对这一切,永璜暗自咬牙承受,一句都未在瑕月面前提过,相反,每一次入宫请安,他都笑容满面,仿佛过得很是开心。

  瑕月虽居于深宫之中,但他的事又怎会一无所知,不过既然永璜不愿让她担心,她就装着不知道,陪着永璜圆这个并不高明的谎言。

  这一日,永璜陪着瑕月用过午膳后,道:“额娘,儿臣该回去了,明儿个再来给您请安。”

  瑕月颔首道:“下月你就要成亲了,应该有许多事情要忙,不必每日入宫请安,本宫这里有阿罗他们陪着,不至于寂寞。另外……本宫有一样东西,要送给你与你的嫡福晋。”说着,她朝阿罗看了一眼,后者会意地从内殿取出一个锦盒来,打开之后,是一对羊脂白玉璧,玉色温润晶莹,通体呈凝油脂汹涌,大巧不工,仅以一道弦纹加饰其上,以突出羊脂玉浑然天成之美。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