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七百一十八章 无路可走

  他……他这是想要做什么,为何突然如此,难不成……魏静萱脑海里浮起阵阵绮念,旋即又觉得不对,就算弘历真要宠幸她,也不该在这个时候,且还是当着纪由他们的面,到底……

  她念头还未转完,游移在粉颈处的大手突然收紧,呼吸一下子变得困难起来,她惊惶地看着弘历,不知他为何要突然这样对待自己,她艰难地道:“皇上,您……您要做什么……”

  “永琮还有皇后,是否你所害?!”虽然弘历并不相信区区一个宫女有这样大的胆子,但终归是起了几分疑心。

  魏静萱被掐得几乎要喘不上气来,她不敢挣扎,只能艰难地道:“奴婢……奴婢没有!”

  弘历眸光一闪,冷声道:“你以为这样说,朕就会相信了吗?你若说实话,朕尚可饶你一条性命,说,到底是不是你与纪由?!”

  虽然弘历说可饶她性命,但魏静萱在他眼里只看到冰冷无情的杀意,可见那些根本是虚言,一旦她说了实话,必死无疑;再者,就算真的不死,青云之路也将彻底断.决,从此再无接续的可能,她将做一辈子苦役,然后操劳而死,这样的日子,比死好不到哪里去。

  这些念头,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努力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不……不是!”

  弘历面无表情地收紧手,魏静萱几乎听到自己颈骨被捏得咯咯作响的声音,努力张大了嘴巴与鼻翼,但吸入的空气少得可怜,眼前阵阵发黑,难道……她真的会死在这里?

  弘历见魏静萱被掐得脸色发紫,双眼翻白都没有改口,料想她没有撒谎,逐渐渐松开了手。

  他手一松开,魏静萱立刻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吸着气,从不知道,原来呼吸是一件如此奢侈的事情,待得缓过神来后,她心有余悸地望着弘历那张冷峻的脸庞,刚才真的好可怕,一直以为,她已经得到了弘历的信任,原来……并没有;皇帝多疑,今日,她总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皇上……”她怯怯的声音将弘历自沉思之中唤醒,眸光一转,指了尚跪在下面的纪由道:“立刻拖下去,朕不想再看到这个人!”

  魏静萱大惊失色,连忙道:“皇上,皇贵妃她……”

  弘历盯着她脖子上的指印,冷声道:“魏静萱,不管皇贵妃是对是错,都不是你能议论的,同样的话,朕不想再说第二次,听清楚了吗?”

  他可以指责瑕月,可以冷落瑕月,甚至将她打入冷宫,但……只有他可以,除了他,任何人都不许非议,因为他们没那个资格,百官不行,魏静萱自然更加不行。

  魏静萱听出他话中的怒意,不敢再触其锋芒,无奈地咽下嘴边的话,垂目道:“是,奴婢听清楚了。”稍一停顿,她又道:“奴婢不敢为纪由求情,只恳请皇上,念在奴婢与纪由相识一场的份上,让奴婢与他说几句话。”见弘历不说话,她哀然道:“皇上,难道您连这么一点点的慈悲也不肯赐予吗?”

  弘历盯了她半晌,终于点下了头,魏静萱见状赶紧磕头谢恩,旋即走到面如死灰的纪由身前,缓缓跪下哀泣道:“对不起,纪由,我……我已经尽力了,但皇上始终不肯放过你,我也没有办法。”

  纪由怔怔地看着她,忽地,他用力抓住魏静萱,迫切地道:“不会的,姑姑,你一定有办法,你救救我,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啊。”这般说着,泪水不停落下,昭示着他心中的害怕。

  “纪由,我真的尽力了。”魏静萱一边哭着一边抱住纪由,趁着这个机会,她在纪由耳边,以只有彼此能够听到的声音道:“你是我在这宫中最亲之人,我也不想你死,但皇上心向着皇贵妃,非我所能扭转,不过我答应你,我一定会除了皇贵妃与夏晴,为你报仇雪恨。”说完这些,她松开抱着纪由的手,泣声道:“纪由,我虽不能救你,但我答应你,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家人,每逢清明忌日,为你烧许多的纸钱,你安心的去吧。”

  纪由双唇不停地哆嗦,他明白魏静萱的意思,是让他不要将其抖露出来,就此死去,他……他不甘心,但是就算将魏静萱抖出来,他也一样会死,而且死的会比现在还要惨。

  除了死路之外,他……他已经无路可走了啊!

  纪由心中万般悲伤,攥着魏静萱的手,艰难地道:“记着……记着你说过的话,千万……不要忘了!”

  魏静萱用力点头道:“你放心,除非我死,否则绝对不会忘!”

  在得了她的允诺后,纪由仰头大笑道:“主子,奴才这就来陪您了!”

  “拉下去!”在弘历淡然无波的声音下,纪由被拉了下去,未过多久,四喜进来道:“主子,纪由已经被杖毙。”

  弘历漠然点头,随即翻开折子看了起来,魏静萱虽是一个冷血无情之人,但想到纪由就这么被弘历打死,亦是一阵后怕,幸好纪由听了她的劝,没有将她抖出来,否则……她此刻也成了一具尸体。

  伴君如伴虎――她终于真正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刚才真的是好险。

  弘历在批阅了几本折子后,目光忽地一转,落在战战兢兢站在旁边的魏静萱身上,后者接触到他的目光,身子一颤,这时胸口传来一阵痛意,是之前被弘历踹疼的,虽极力忍耐,仍是有些许声音从牙缝之中漏了出去。

  弘历听到声音,凉声道:“你在害怕?”

  魏静萱急忙摇头道:“没有,只是奴婢想到纪由就这么去了,所以……有些伤心。”

  “纪由他该死,至于你……”弘历收回目光,淡淡道:“好生做事,不要乱嚼舌根子,朕不会亏待了你,否则……纪由就是你的下场。”

  魏静萱赶紧道:“奴婢知道,奴婢定当引以为戒。”

  且说瑕月那边,直至回到延禧宫,阿罗方才将忍了一路的话吐了出来,“主子,皇上真这样饶过夏晴了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