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七百二十三章 夜半

  魏静萱低一低头道:“不敢当,我久未见苏姐姐,今儿个得空,便把她叫出去说了几句话,当时只顾着说话,忘了知会公公,想不到竟然闹得如此严重。不知公公能否看在我的薄面上,饶了苏氏这一回?”

  何管事一怔,旋即笑道:“既然魏姑姑出面,自然可以。”虽然明玉已经过世,但魏静萱去了养心殿当差,这身份不止未低,反而更高了一些,何管事自然不敢得罪。

  “那就多谢公公卖我这个薄面了。”这般说着,魏静萱转身对苏氏道:“姐姐,我先回去了,往后得空,我再来见你,你好生保重,有什么事,尽管与何管事说,相信他不会为难你的。”

  苏氏微一点头道:“我知道了,你也赶紧回去吧。”

  魏静萱正欲离去,不知想到了什么,又回过头来道:“对了,公公,我听说莺儿死了,是真的吗?”

  “是啊,一早起来,发现她已是没了气息,身上也没什么伤痕,突然之间就暴毙了,真是可惜。”

  魏静萱叹了口气,道:“说起来,我与她也有几分交情,这次还想见见她呢,想不到……”她摇一摇头,又道:“往后,还请公公多多照顾苏姐姐,不要让她也落得与莺儿一样。”

  何管事当即道:“姑姑放心,你既开了口,咱家一定会多顾着苏氏,你尽管放心。”

  “多谢公公。”在魏静萱离去后,何管事没有再难为苏氏,只让她去将堆了半天的衣裳洗完,在苏氏打了水准备洗衣裳之时,陈英从其身前经过,苏氏从那双阴沉的眼眸中看到了浓重的杀意。看来一直未能杀了苏氏,令他心中很是不快。

  如此,一直等到夜深人静之时,苏氏洗完最后一件衣裳,准备回屋中歇息之时,看到不远处有人影闪过,心下冷笑,面上却是装着无知之色,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进了屋。

  在最后一点灯光亦熄灭之后,陈英带着两人来到窗下,将竹管里的烟雾吹入屋中,之前几次,他们刚有些动静,苏氏便立刻来开了窗子,这一次却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想来是苏氏熬了几夜,终于熬不住睡了过去。他们此次所下的迷香比之前重了一倍,苏氏应该不会再途中醒来。

  在估摸着迷香生效后,陈英命另外两人去抬了沙袋来,随后悄悄撬开门走了进去,然未走几步,耳边就传来大叫声,“救命啊!有人要害我,何公公救命啊!”

  陈英脸色大变地道:“这……这不是苏氏的声音吗?”这般说着,他赶紧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隐约看到一个人影趁着夜色跑出去,应该就是苏氏。

  “这个该死的女人!”陈英一边说着一边奔出去要将她追回来,然没跑了几步,便看到原本漆黑一片的几处屋子均点亮了灯,显然是有人听到声音起了身,他怕被人发现,不得不止了脚步,招呼另外两人赶紧离去。

  何管事睡得正香,被一阵急切的拍门声惊醒,不悦地坐起身来,道:“谁啊?大半夜的敲什么门?”

  “何公公,是我,救命啊,有人要杀我,求你救救我!”苏氏慌张至极的声音隔着门传了进来,听得何管事一怔,下一刻,赶紧披了衣裳开门,果见苏氏穿了单衣,抖抖擞擞地站在门外,一见到他开门,立刻抓了他的衣裳道:“何管事,救命啊!”

  何管事蹙眉道:“到底怎么了,谁要杀你?”

  苏氏四下看了一下,骇然道:“是……是陈英,他要杀我!”

  何管事自然知道陈英此人,道:“无缘无故的,他为什么要杀你?”

  苏氏故作茫然地道:“我……我不知道,但他刚才真的带人潜进我睡的屋中,想要杀我,他还说莺儿也是他杀的。”

  “莺儿?”何管事不敢置信地盯着苏氏,怎么也不明白,这件事怎得又和莺儿扯上关系了,正自疑惑间,苏氏又急急道:“他还下了迷香,要不是我当时还没睡,闻到香味觉得奇怪,所以打算开了门看看,这会儿指不定已经没命了。”

  虽然听着有些匪夷所思,但事关人命,何管事也不敢轻慢,赶紧叫了围过来的其中一个监工,去将陈英唤来,后者过来的时候,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在听完何管事的话后,他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指了自己道:“我要杀她?公公,这么荒诞的话,您也相信吗?”

  何公公拧眉道:“咱家也觉得奇怪,但她说得言辞凿凿,并不像是谎言。”

  “公公,我一直都在睡觉,直到您派人来唤,方才起来,您说说,我怎么可能去杀她呢。”说罢,他又一脸气愤地指着苏氏道:“我与你有何冤仇,你要这样害我?!”

  “我没有!”苏氏急切地道:“他真的想杀我,您知道莺儿是怎么死的吗,不错,她身上是没有伤痕,但不是暴毙,而是被他拿沙袋生生压死的,这一切皆是他亲口所言。”

  陈英厉喝道:“胡说,我从未说过这样的话。”

  苏氏寻思片刻,道:“公公若是不信的话,可以去我睡的通房之中查看,与我同睡一屋的人中了迷香,至今还睡着呢。”

  何管事点一点头,道:“好,咱家就与你一起过去。”

  陈英脸色微微一变,不过并未什么,一起跟了过去,到了那边,果见同一屋十几个人还在通铺上睡着,任凭他们怎么唤,都没有醒来,直至何管事命人端来几盆冷水,照着他们的头浇下去,才总算醒了过来。

  苏氏连忙道:“公公,您都看到了,我没有冤枉陈英,若不是中了迷香,他们怎么会睡得那样沉。”

  陈英连忙叫屈道:“公公,就算这些人真中了迷香,又怎么能说一定是我做的,说不定这一切都是苏氏搞的鬼,想要冤枉我。”

  苏氏气得满脸通红,怒斥道:“你……你血口喷人,贼喊捉贼!”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