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七百二十六章 意外相见

  见苏氏站着不动,她扬眉道:“怎么了,你对本宫的决定不满吗?”

  “奴婢不敢,不过奴婢不明白,娘娘为何明知永和宫有疑,却不去追查,还是说……”她眸光轻闪,徐徐道:“娘娘根本不愿追查奴婢被人加害之事?”

  “彼此彼此,你不是也不愿告诉本宫陈英为何要这么做吗?”面对瑕月的言语,苏氏神色不自在地道:“奴婢刚才说过了,并不知晓他的动机,还是阿罗提了嘉妃,奴婢才想到可能与她有关。<-》”

  瑕月摇头道:“但本宫从你眼中看到的不是这样。”说罢,她拂一拂袖道:“既然你不愿说,本宫也不必查得太过仔细是吗?”

  苏氏没想到瑕月如此精明,连她一点点细微的神情目光变化都没有放过,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见其不语,瑕月再次笑道:“你不说话,也jiushi同意本宫的说法了?”

  苏氏定一定神,道:“奴婢虽然身在辛者库,但也知道嘉妃与皇贵妃并非一条心,若能够借此事治她的罪,对于娘娘来说,不失为一件好事。至于奴婢是否知道,又或者知道多少,根本jiushi无关要紧之事,您说对吗?”

  瑕月轻笑道:“苏映雪果然还是从前的苏映雪,一点都没有变过;不过,本宫是不喜欢嘉妃,但本宫想duifu嘉妃,并非一定得靠这件事;另外,有一件事恐怕时隔太久,你忘了……”她身子微微往前倾,道:“本宫最不喜虚言假话之人。”

  “娘娘……”苏氏欲要再言,瑕月已是先一步道:“言尽于此,你退下吧。”

  苏氏知道,一旦自己就此退出延禧宫,陈英害自己的事必然就会不了了之,就算陈英死了,金氏与愉妃也会安然无恙,jixu使出阴损之计duifu自己,她可避一次两次,却不可能避一辈子,早晚会出事,如今的魏静萱还保护不了自己。

  那拉瑕月,你够狠,但我不相信,你可以一辈子都这样狠,终有一日,你会落得与我现在一样的下场,甚至更惨!

  她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恨意,跪下道:“奴婢一时鬼迷心窍,对娘娘撒了谎,还请娘娘饶恕奴婢这一回,但奴婢也是因为没有证据,所以不敢随意言语。”

  瑕月知道这并非她的真心话,不过她并不在意,凉声道:“说吧,陈氏……又或者说嘉妃duifu你,究竟所为何事?”

  到了这步田地,苏氏已是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想要duifu臣妾的,与其说是嘉妃,倒不如说是愉妃。”

  瑕月柳眉一扬,道:“怎么这事又与愉妃扯上guānxi了?”

  苏氏抬眸道:“娘娘想必从夏晴口中知道了许多事,包括静萱与愉妃之间的事。”待得瑕月点头后,她续道:“但有一点娘娘不知,愉妃……并不是真心襄助静萱,只是将她当成一枚棋子,liyong完之后,就欲将之毁去,只是静萱去了皇上身边,她寻不到机会下手,所以便转而来duifu奴婢,当日,若非莺儿正好过来,奴婢已经死了,可惜她做了奴婢的替死鬼。”

  这件事,瑕月倒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想想也在情理之中,以愉妃的心思,不会看不出魏静萱的本质,扶持这样一个人上位,无疑是为自己埋下隐患,试问她又怎么这样做呢。

  苏氏觑了瑕月一眼,再次道:“奴婢知道,不论是愉妃还是嘉妃,都与娘娘非一条心,愉妃更是几番觊觎娘娘的高位,这一次,只要抓住陈英这条线,娘娘必能一举除去这二人。”

  瑕月微微一笑道:“这么说来,本宫还要谢谢你了?”

  “奴婢不敢。”说罢,她道:“奴婢所知之事,已经悉数告之娘娘,不知娘娘是否可以追查陈英与他背后的主谋?”

  瑕月正欲言语,殿门忽地被推了开来,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瑕月连忙起身道:“臣妾见过皇上,皇上圣安。”

  听到瑕月的话,苏氏心头大震,弘历……弘历来了?八年了,自从她被废黜之后,就再没有见过弘历,不知变了多少,他……他是否还认得自己?

  “皇贵妃免礼。”弘历扶起瑕月道:“朕下朝之后问了内务府关于永璜大婚之日的安排,觉得太过简单了一些,所以想来找你商量一番,毕竟永璜是朕的长子,大婚之事,马虎不得。”

  瑕月笑言道:“皇上现在说马虎不得,之前呢,可是连理都不愿理会。”

  “你倒是记得牢。”这般笑斥了一句后,弘历瞥见低头跪在地上的苏氏,轩眉道:“这是何人,为何跪在地上?”

  不等瑕月言语,苏氏已是声音发颤地道:“奴婢苏映雪见过皇上,恭请皇上龙体安康,万福金安!”

  “苏映雪……”弘历喃喃念了一遍,神色复杂地盯着那个低低垂着头的人影,道:“你是苏氏?”

  苏氏缓缓抬起头来,眼含泪光地道:“正是奴婢,这些年来奴婢在辛者库一直惦念着皇上,以为再没有机会见了,想不到今日有幸能够得见圣颜,实在……实在……”她jidong的不知该如何说下去,好一会儿方才哽咽地道:“看到皇上龙体康泰,奴婢就放心了。”

  倏然见到苏氏,弘历神色有一些恍惚,原本模糊的记忆,亦再次变得清晰起来,想起自己曾经还有一位姓苏的嫔妃,并曾为他诞下两位阿哥。

  良久,弘历收回目光,对瑕月道:“她为何会在这里?”

  瑕月如实道:“今晨,辛者库管事何方来见臣妾,说是辛者库中有人欲对苏氏不利,并且莺儿已经死了,臣妾觉得事情甚为严重,所以传苏氏来此一问。”

  “对她不利?”弘历拧眉道:“知道是什么人吗?”

  “据苏氏指证,是三名同在辛者库当差的太监,其中一人叫陈英,至于他为何要谋害苏氏,尚且不明。”

  弘历mo片刻,道:“仔细追查此事,定要查得水落石出,朕不想看到宫中有人暗伤他人性命。”

  瑕月依言道:“臣妾知道,臣妾定会查清此事。”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