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七百四十七章 如愿

  魏静萱闻言连忙抹了泪道:“奴婢该死,请娘娘恕罪。”

  待她依言退下后,愉妃有些感慨地道:“臣妾都不记得有多久没这样与皇上坐在一起用膳了。”

  弘历抿了一口梅子酒,轻笑道:“你忘了除夕家宴吗?”

  愉妃替他斟满酒盏,道:“臣妾怎么会忘了,不过那时有许多人,今儿个却只有臣妾与皇上两人。”顿一顿,她又道:“皇上您多喝一些,等今年梅子采摘之时,臣妾再多酿一些,这样您何时想喝了,臣妾就何时给您送来。”说到此处,她叹了口气,道:“臣妾记得,皇后娘娘生前,也颇喜欢梅子酒,可惜……她喝不到了。”

  听到明玉的名字,弘历胸口发闷,端起刚刚斟满的酒盏一口喝尽,喃喃道:“皇后……她没有福气!”

  愉妃悄悄瞅了他一眼,一边斟酒一边道:“若是当初皇后娘娘能够想开一些,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每每想起,都令人唏嘘得很。”

  &nb( .;弘历没有说话,只是一杯接一杯的喝着,直至喝得醉意朦胧,愉妃见差不多了,拦住还想继续灌酒的弘历道:“皇上,您别喝了,再喝下去会醉的。”

  “朕没事。”弘历挣开她的手,喝尽杯中的酒,想要再倒之时,却发现坛中已经没了酒,醉薰薰地对四喜道:“去,再去拿酒来。”

  “酒都让皇上喝尽了,您让喜公公再去何处拿。”这般说着,愉妃道:“臣妾扶您去内殿歇一会儿吧。”

  弘历睁着通红的双眼,含糊地道:“不用,朕要继续喝。”

  见他不肯走,愉妃只得道:“这样吧,臣妾去内殿陪您喝好不好?”

  “好。”弘历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愉妃赶紧上前扶住,与四喜等一起搀着他进了内殿,待得替其脱了靴子躺下后,愉妃对四喜道:“你下去吧,这里有本宫侍候着就行了。”

  四喜恭敬地道:“娘娘也喝了不少酒,不如回去歇着吧,奴才会侍候皇上。”

  愉妃笑意微冷地道:“怎么了,不放心本宫吗?”

  四喜赶紧道:“奴才万万没有此意,是怕辛苦了娘娘,还望……”

  愉妃打断他的话道:“行了,本宫没事,你下去吧。”

  见她坚持,四喜只得退下,待得殿门关起,只剩下她与魏静萱后,愉妃走到床榻前,望着弘历英挺的面容,忍不住俯下身,轻蹭着弘历的脸颊,六年了,整整六年了,她一直独守空房,眼睁睁看着弘历翻他人的绿头牌,而她,永远都只能遥望养心殿。六年……任是十六年,二十六年,弘历都不会再临幸她。

  所有这一切,都是拜那拉瑕月所赐,这个仇,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所以,哪怕要她亲手扶持别人爬上龙床,也再所不惜。

  想到此处,她在醉酒呢喃的弘历耳边道:“皇上,您想不想皇后啊?”

  “皇后……”弘历喃喃重复着这两个字,忽地一把抓住愉妃的手道:“好想,朕好想你,皇后,你不要走,不要走!”

  “皇上,您认错人了,皇后在那边呢。”弘历睁着醉眼顺着愉妃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一个人影,他看了一眼后摇头道:“不是,她不是皇后。”

  “不是?”愉妃扶起他道:“皇上您看清楚,她真的不是皇后吗?臣妾明明看着就是。”说罢,她朝魏静萱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地上前一步,依着愉妃之前教的话道:“皇上,您不认识臣妾了吗,臣妾是明玉,您的结发妻子啊!”

  “明玉……”弘历用力晃了晃脑袋,睁大了眼睛想要看得清楚一些,人影由清楚变得模糊,当模糊变得清楚之时,他竟然真的看到了明玉,颤声道:“明玉,真的是你,你回来了?!”

  魏静萱暗自一喜,上前道:“是,臣妾回来看您了,皇上,臣妾好想您。”

  “朕也好想你!”这般说着,弘历挣扎着从床上起来,跌跌撞撞地来到魏静萱面前,紧紧抓着她的胳膊,含泪道:“这些日子以来,朕一直在想你,还以为此生此世,只能在梦里相见了。”说着,他将魏静萱紧紧拥在怀中,一遍遍唤着明玉之名。

  看着这一幕,愉妃心中犹如猫在抓一样,又痛又痒,她不知有多想取魏静萱而代之,可是没有用,一旦弘历再体会到那种感觉,酒醒之后,只会更加厌弃她。

  想到此处,愉妃转身走了出去,待得关了殿门后,对躬身行礼的四喜道:“皇上已经睡下了,上朝之前,你们几个不要进去叨了皇上歇息;另外,记得煮一盅醒酒茶,免得皇上醒来后头疼。”

  “奴才记下了,恭送愉妃娘娘。”在四喜的声音中,愉妃于夜色中登上等在外面的肩舆,往咸福宫行去。

  四喜并不知道,此刻内殿之中,弘历正紧紧抱着魏静萱,不停呼唤着明玉的名字,许久,他抚着“明玉”的脸颊道:“为什么要自尽,朕从来没有想过要你的性命,只是想你明白自己犯下的错;你知不知道你走了之后,朕有多痛苦。”

  魏静萱附着他的话道:“臣妾知道,但是臣妾当时真的没有颜面见皇上,您对臣妾那么好,臣妾却一次又一次的让您失望,臣妾……真的很内疚。”

  弘历哽咽地道:“不管你犯什么样的错,朕都会原谅你,偏偏……你选择了一条死路,让朕与你从此阴阳相隔。明玉,你怎么忍心!”

  魏静萱依着他的肩膀道:“皇上的痛苦臣妾都看到了,臣妾也很后悔,可是……”她哭泣着没有说下去,只是紧紧抱着弘历。

  再次见到“明玉”,勾起了弘历压抑在心中的情感,摸索着她的脸颊,在那张饱满如玫瑰的唇上亲吻着,那样的温柔与怜惜,就如在亲吻一个失而复得的珍宝。

  魏静萱在青楼学习之时,就曾有过肌肤之亲,对于亲吻并不陌生,然弘历的吻不同,那种温柔,令她刚一接触便陷了进去,贪婪地索取着更多……更多并不属于她的温柔。

  这一夜,罗帐之下,春意深深……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